先生昨天上午单位开会,下午市内学习。时间问题,关照不回来吃午饭。

晚上回来吃晚饭时,照例拉呱一天的日常。

竟然兴奋地跟我说,中午在单位食堂用餐,吃了啥菜啥菜,吃了三块小排竟然全部带脆骨。

那种暗自里喜欢的小确幸溢于言表。

我听了后虽然当时不露声色,但内心还是较震撼的,近二十年来,先生不管是在家吃饭,还是出去,只要碰到脆骨,即使到了嘴边也会倒戈给我的。

原来他不是不喜欢吃脆骨,而是因为我喜欢,所以才成全我的。

但大条如我,一直心安理得享受这么多年,而且一直理所当然地认为先生是不喜欢吃脆骨的。

虽然我每次碰到大小鱼泡都第一时间夹给先生,但那是因为我从来没觉得鱼泡有多好吃呀。

这么多年一直隐忍自己的喜欢,迁就我的喜好。

这还是动辄对我大呼小叫,吹胡子瞪眼的先生的作风么?

二丫自小留守在家,跟随奶奶独自生活,度过了整个小学初中高中时期,全部是奶奶一日三餐伺候,事无巨细。


所以对奶奶的感情甚于父母。

天有不测风云,就在丫头高三最最紧张的备考阶段,98岁高龄的奶奶上午还好好的吃过早饭,中午便没有任何征兆地突然去世,震惊,心痛,虽说不欲绝,心碎是肯定的。

但还得强打精神不露破绽照顾丫头。

先生第一时间抢在我前面赶到娘家,婆婆妈妈的话一句没有,立即打电话给我,让我立即取点钱送回娘家,因为彼时爸爸正在翻建老房子,农村人家,小门小户,建房子是大事,经济上不一定太阔绰。

并且关照,为奶奶花的钱,就算孝敬奶奶的。

斩钉截铁。

什么叫担当,什么叫依靠,什么叫负责,什么叫果敢。先生在不到半小时的时间内作了最好的诠释。

在先生挂断电话的那一刹那。悲伤虽在,但却踏实了许多。

在关键时刻,心疼我心痛的方式原来可以这么直接,简单。

原来婚姻就是在某个特定的时间,你可以卸下所有的伪装,在彼此面前释放所有的脆弱与坚强,去踏实地安定下来。

其实先生平时是很俭省的,除了加油的小几百元,身边几乎不带钱。这么些年从来不碰自己的工资卡,从来没有自己逛过街买过哪怕一双袜子。

偶尔陪他逛逛街想要给他添一件稍微像样的衣服,犹豫良久大都数情况下总是会说:“省省吧,留着给丫头买吧”。


当然,还有很多很多让二丫小小感动的日常的瞬间的,我再八婆再嘴碎先生指不定又要怒发冲冠,大呼小叫了。

不说也罢。

嗯,别认为二丫是在秀恩爱,撒狗粮。才不是呢。

因为还真没啥狗粮好撒的呀,要让二丫痛说革命家史也是罄竹难书,满满几大箩筐的冤屈愤懑呀。


当我们还很年盛时,我们也为了抢遥控器打得不可开交,张牙舞爪,怒目相向,两败俱伤。


二丫生小丫时,在医院里住着,婆婆值班一个晚上,姐姐和老公共同陪护轮换,年少贪玩的先生在医院陪床时也曾经跑到医生朋友宿舍去打牌。

平时我们一言不合便会额上青筋毕现,互相对掐,不要说买枪,买飞机大炮坦克的心都有。

我们也曾互相猜忌吃醋蛮横争吵,无理取闹。

太多的时候时光一点都不静好,而是你推我搡,面目可憎。

相敬如宾,举案齐眉,和风细雨。那只是别人家的婚姻,或者是别人家的传说。

但是,又怎么样呢,磕磕绊绊,争争吵吵,跌跌撞撞,怄气纷争,宽容妥协,披荆斩棘,虽然争吵最最激烈时动过无数次离婚的念头。

但终究的终究,仍然一路走来到如今。

黏附着无数的日常的琐碎的日子总是变化无常,无常便也成了平常。

在这漫长的过程中,我们得睁一只眼随时努力寻找婚姻中的温情,闭一只眼自动屏蔽婚姻中的龌龊

婚姻,从来就是一件千回百转的事。

它是彼此慢慢收起任性,慢慢适应对方,慢慢感念对方的漫长而又耗时的过程。

婚姻从来没有一劳永逸的事儿,需要彼此要么成熟,要么成长。

只是,这个过程中彼此要有足够的耐心。

年少时你可以豪情万丈仗剑走天涯,而现在你却只要唇齿不语洗手做羹汤。

这就够了。

先保存此二维码,再长按——识别——关注——遇见二丫。

欢迎关注我的个人公众号。谢谢。

👏二丫陪你来唠嗑。erya6165。

我会一直等你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