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几天,跟办公室小陈无意间从热死人的天气说到双抢。小姑娘跟我儿子几乎是同时代的人,不知道双抢为何物也不足为奇。尽管双抢离我们的生活渐行渐远,但作为我们那个年代农村长大的孩子,双抢已经深入骨髓,再也不会忘记。

每年暑假,正是双抢的忙季,既要把早稻抢收回来,又要抢在立秋前插下晚稻秧苗,以免影响下半年的收成。基本是全家老少齐上阵,无人能幸免。

家中有七亩八分地,全村地最多的就是我们家。因为地是按人口分的,我家九个人口,爷爷,奶奶,堂姐,表哥,再加我们一家五口。1982年分田到户时,我和表哥读小学五年级,大的弟弟8岁,小弟弟6岁,爷爷奶奶快80岁了,就是这样的一群人(3个正劳动力)却种着全村最多的地。你有知道我有多愤恨!但我妈很开心,她说终于可以扬眉吐气,不再听别人说闲话了。分田到户以前,常有人说我家吃闲饭的人太多。

地也是全村最好的地,非常规整,称为船田,一边沿溪,一边沿路,不愁灌溉,出入方便。唯一美中不足的就是离家很远,有好几里地。有时为了省时间,吃饭也就在地头解决了,送水、把饭送到地头通常是我的工作。乘着家人吃饭歇气的时候,到溪边摸螺丝,捉小鱼,河蚌特别多,只是没螺丝好吃。一会儿就能弄大半碗。螺丝弟弟们都很喜欢吃,老妈怕孩子多,老爸没得吃,就在里面放很多的辣椒。弟弟们左手一碗白开水,右手一根针,涮过再吃。😂我家人都辣不怕,从小就是这么练出来的!

那时的夏天也是每天37度以上,也能把人热晕,没有空调,只有风扇。为了避开中午最热的时间,老妈4点就把我和姐,老爸都叫起来去开早工。这个时候弟弟们是可以继续睡的,毕竟还太小。我迷迷糊糊地拿上廉刀,半闭着眼睛跟着往外走,感觉还睡着。开早工除了睡不醒以外,最怕的就是🐍了。靠近溪边的田,水蛇是最多的,偶尔也有毒蛇。为了脱粒的时候抱抱方便,割掉的稻谷顺手码成剁。太阳升起,失去了遮掩的蛇很喜欢钻进稻剁里,藏在里面。等到抱起稻把脱粒的时候,看到手中抓起的蛇,吓得“嗷”的一声,把蛇和稻谷扔到老远,半天不敢再去抱稻把。

  弟弟们年纪小,没耐性,通常是递稻把的活,干一会就不想干了。老妈就哄着,等卖冰棍的人来了给他们买上一根白糖棒冰,3分钱一根,有拖拉机厂出品的,也有活塞厂出品的。我们也就盼着卖棒冰的常来,一是解馋,二是可以趁机歇会儿。

有时也让弟弟们来来回回地拿一下劳动工具。我帮妈妈拉车,大弟帮老妈挑空畚箕,耐不住路远,他说腿都挑软了。大家都乐了,笑他。现在想来那个年纪,那样的小身板,那么远的路,可能是有点累的。

  以前家里有时也会种点甜瓜和香瓜,当点心吃的,但西瓜是没有种的。在双抢期间,母亲大人觉得我们辛苦,也会买点我们解解馋。一天一个瓜,也是舍不得一次性吃掉的,最多吃半个,九个人,一人一牙就没了。小弟弟每次总吃不过瘾,看到老爸吃的还剩点红的瓤,也拿过来再啃,恨不得连皮吃下去。大家都笑他,老爸老妈也每次都剩点给他啃啃。

尽管一家每天早出晚归,毕竟老的老,小的小,等7月底别人家都开始种田了,船田还是金灿灿的一片。这时候老妈就有点不淡定了,越发对我们要求高。老爸是村里的拖拉机手,别个家里割完稻,就叫他帮忙耕田,劳力越发少了,老妈就不开心。耕田是没有工资的,通常是村里的人忙完了自己家的地,然后再给我家帮工。所以最后几天,我家的地里种田的,割稻的,一字排开,那场面比生产队都要壮观。那也是我们最开心的时候了,可以偷懒不是?😂

  种田是用不到我们的,我们负责拔秧。老妈说拔1个秧给我们1分钱,随便我们自己花。弟弟们可以赚2-3毛,我可以5毛左右。可是到今天我们也没拿到这个钱,就这样一年年被老妈忽悠。

  双抢期间,还有一个顶顶讨厌的活就是晒稻草。把脱完粒的稻草捆好,挑回家,晒在后山上。晒稻草纯粹就是我们姐弟仨的事情,没人帮忙的。老妈也说承包的,满山的稻草晒掉给我们几毛钱,但承包款也一次都没兑现过。催得紧了,就说这钱都留着给你们交学费呢。😂不知道如果我们不晒的话,是不是都不用上学了。

 从小是个胖妹纸,双抢的时候也是非常痛苦的。一天到晚留的汗水太多,衣服都湿的,久而久之,咯吱窝下,大腿根全都磨破了,汗水流过,感到刺拉拉的疼,呲牙咧嘴,只能晚上用热水洗洗,敷点痱子粉。

夏天的雨说来就来,有时候躲都来不及。就在田里被淋个落汤鸡。有一次刚好生理期,身体最虚弱的时候,被暴雨淋个正着,全身起了冷胆。这毛病至今留着,碰不得冷水,一受凉就起冷胆,四肢瘙痒难耐。看天色一有不对,马上往家里赶,抢着收回晒着的稻谷。为了不让雨淋湿,曾经踉踉跄跄地挑起一百多斤重的稻谷,一步三停的把它挪回家。女汉子就是这样练成的吧。

  1992年我父母举家到湖州开饭店,我的暑假也就不用再参加双抢。婚后有两三年时间,参加过老公家的双抢,但劳动强度,土地的数量和体力都与过去不可同日而语了。2000年以后,就没再种过地,双抢也就渐行渐远了。但是这双抢的滋味让我刻骨铭心,永生难忘!在这样的苦难面前,难道学习不是一种更好的逃避吗?如果我儿有此体验,必定不会再认为学习是苦差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