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立领、盘花扣,丝绸、锦缎、小开叉,款步轻移,徐徐摇出芳华。年少时看过的怀旧影片里,故事情节大都已模糊,唯有女主角身着一袭旗袍的模样,深刻于心。是该以这样方式出场的,是该将温柔与才情,得体地显露与内敛,不张扬,却于无声之处透风情。


  纤腰拢于缎中,玉腿闪于袍下。整体与局部、传统与开放,形成完美的平衡。无风自摇,摇出千姿百媚,让你目眩神迷。这,就是旗袍女子表现的外在美。


  而举手投足之间所流露的内涵,是活出来的。流年积淀的暗香,源自平凡的岁月。怕庸俗的脂粉冒犯旗袍的风雅,于是,饱读诗书,悄然以另一种方式,向它靠近。怕随意的轻佻辜负它的高贵,所以从不放纵。怕过多的哀怨误解它的含蓄,于是,努力让活着的日子,充满阳光。


  旗袍,是古典的。它在光阴里摇曳了几百年之后,穿越而来,在钟爱它的女子身上,展露着古意与新姿。从你身边走过的身影,不紧不慢、不徐不疾,如一道养眼的风景,让你忍不住停下来,看了又看。


  旗袍,是华丽的。丝绸、锦缎,或碎花棉布,得体的剪裁、紧束的腰身和流畅的线条,将一个完好的身段尽显无遗。挡不住的美啊,谁说不令人心驰神往?


  旗袍,也是安静的。它展露出你的温柔、婉约与娴静,穿上它,便退却了内心的浮躁,剩一种满足与心安。像是一段随心的爱情,在你心间舒适地存在。


  旗袍与生俱来的软腻,注定只与江南女子投缘。姑苏城内,水巷小桥、亭台楼榭,古老的藤萝、田田的莲叶,无处不入画。但是,那婷婷袅袅,手持摇扇的女子,才是最让人心头荡漾的惊鸿一瞥。


  缓缓地走在清幽小巷,撑一把油纸伞,穿一身嫣红、湖蓝或月白色旗袍的女子,是戴望舒笔下的丁香姑娘么?如若不是,怎么可以如此平仄多姿,楚楚动人!


  阳光温淡,你从土墙黑瓦的古村里走来。恬淡的笑容,给了我满心期待,期待你说出令我喜出望外的心事。


  女人如水,旗袍女子是水做的酒,也是水做的茶。酒香馥郁,茶香清纯,浓淡皆可人,值得你细细品味。


  青春袭人也好,成熟风韵也罢,旗袍女子总有几分难以掩饰的妖娆与妩媚。细细蜂腰、修长玉腿,一不小心就让你沦陷其中,信不信由你!

  文/阿曼 图/邱仰左 2017/07/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