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7.20

莱西市作家协会《莱西文学》编辑部

尊敬的作家、作者及文学爱好者:
为弘扬时代主旋律,繁荣莱西文化事业,莱西市作家协会主办《莱西文学》向您们约稿,期待您们惠赐佳作!
《莱西文学》为县级文学期刊,2017年改版为季刊。本刊设置小说、散文和诗歌三大栏目。小说、散文稿酬为每千字40元,诗歌为每行2元。只收莱西籍贯或者现住莱西市的作者稿件。
来稿请寄至lxwy2017@126.com同时注明通联地址微信电话等联系方式。
祝工作顺利,万事如意!


李克利的诗五首

雪夜
雪落到屋顶、树上、水面
落到庄稼撤退后的田野
落到人们逃离后的广场
落到大片大片丢弃的空旷里
覆盖了流水、枯叶和刀锋
漫天的雪花,安静而沉寂
客厅里供奉观音,我跪拜平安
跪拜健康。母亲不停地咳嗽
“呼哧呼哧”地喘,像拉风匣
这个夜晚,雪一直在落
灯也一直亮着
因为爱
因为爱,所以远离
把疼痛和苦衷压在心底
因为恨,所以亲近
暗藏一把刀,伺机报复
由恨转爱难,由爱转恨易
我的内心有矛在穿刺
我的内心有盾在遮挡
生死无常,爱情亦无常
你居住在三楼房间的灯亮了
我在路灯下注视你的窗户
我在暗处,你在明处
你看不到我喝闷酒的样子
你看不到我流眼泪的样子
夏天,雨水淹没了街道
冬天,雪花覆盖了街道
时光再久,服的药再多
都不能治愈我的相思
你是一块透明的玻璃
是我让你有了裂痕
我只能默默地期盼,你不要破碎
很快会有新的爱情缝合你的伤口
此刻,远处的山岚是安静的
此刻,脚下的草地是安静的
我把自己想成一条河,而你
是一尾鱼,在河的深处里游
春天的马蹄声
一万匹马的蹄声,踏出
唐诗宋词的韵律,建安文章的风骨
在我的北方,沿黄河溯流而上
两岸花开,两岸花落
扬起的尘土,如疲惫的风
无力与太阳一较短长
万马奔腾,像箭离弦
像子弹离开枪膛。天地之间
充满野性的贲张,蠢蠢欲动的生长
一双双眼睛被春水洗得澄澈
一张张笑脸在东风里温情脉脉
马蹄声急,马蹄声慢
撕裂了寒冬的荒芜和苍凉
河流泛滥出远古的忧伤
沉睡的生灵一个接一个惊醒
那万种风情的女子,让色彩在春天里飞
马蹄声渐远,春天年轻气盛
我却开始苍老,不再对物感怀对景抒情
无所事事的时候
一个人浇花,一个人喝茶
一个人在发黄的纸张上涂鸦
大地之殇
光秃秃的山峰是她掉光了毛发的脑袋
泪水、口水、苦水,流经她的肠胃
雾霾、粉尘,遮蔽她的眼睛
侵袭她的喉咙,她的肺
大地啊,我的母亲
我的风烛残年病患缠身的母亲
我听到她在秋风里的叹息
我的小女儿,喜欢穿凉鞋
露出涂着红指甲油的脚趾头
每次出门,都要背一个大布书包
捡塑料袋、塑料瓶、玻璃瓶
捡越来越多的愤慨和无奈
我们是孝顺的儿女
熬中草药,喷消毒液
种植春风,摊晒阳光
与蓝色为伍,与绿色依偎
我再没听到母亲疼痛的呻吟
我看到母亲皱纹里的幸福
这不是幻想,也不是假象
这一切都是真的
影子
彩虹桥上没有彩虹
岸芷汀兰是一幢幢建筑物的名字
诗意的外衣穿在高楼桥梁的身上
潴河的水一路往西,拐个弯向南
两岸有树,垂柳拂面
钢筋水泥的坚硬倒映在水里
一块小小的石子打碎了坚硬
鸭鹅凫过坚硬,游鱼穿过坚硬
变换花样取悦芳心,你不理不睬
向你真情表白,只留给我一个背影
一支火把无法烘干大面积的潮湿
一根生锈的矛穿不透盾牌
设想了很多和你重逢的场景
构思了很多和你重逢的台词
你的影子在我心中,折磨我脆弱的神经
从午后坐到傍晚,垂钓的老人收起鱼竿
影子跟随落日沉入了河底,灯未亮
我的脑海里突然蹦出两个词:随缘 认命
那一刻,我感到了久违的轻松和欢乐
雪之恋——故乡的雪(外一首)
文/崔志明
我喜欢雪静悄悄的爬上我的屋顶
我喜欢清晨起身看着故乡穿上银色披风
我喜欢寒冷时屋檐下倒悬的冰凌
我喜欢温暖时屋檐下滴答的落水声
故乡的雪,把一切坎坷、凄凉包容
故乡的雪,把一切荒芜、枯荣拥入怀中
故乡的雪,把我的一切记忆唤醒
故乡的雪,把我的一切烦恼、忧心消融
雪花像母亲的关怀,漫天飞舞着晶莹
雪花像父亲的艰辛,默默落地无声
雪花像故乡的眼睛,我在哪里它都关注着我的行程
雪花像故乡的神经,我在哪里它都通络着我的言行
春天里,我奔向繁荣
夏天里,我奔向热情
秋天里,我捕获收成
只有冬天的雪花,催促着我回家温存亲情
雪之恋,它像精灵
总让我看见我每临远行
父亲悄悄的叹息,和母亲偷偷的抹眼睛
故乡的雪,我让你见证
无论我落魄或者功成
哪怕我没了生命
我也做片雪花,随风吹回我的家中
牵情沽河
山有山的故事,海有海的传说。
我的诗歌,总是牵情大沽河。
两岸绿连着绿。身躯波挨着波。
像披着龙鳞闪烁,在我家乡坐卧。
像故乡的脊梁,挺起方圆几百公里的生息蓬勃。
草丛里蚱蜢蛐蛐抖翅鸣叫,唤起童年捕捉的快乐。
树林里鸟雀唧啾,惊动了青春的脉络。
碧波里蛙叫鱼游,惹醒了热血,喂肥了诗歌。
无山的雄伟,无海的广阔。
只有含情脉脉,让这方水土融合。
四季装点着你,把春夏秋冬的优点组合。
让任何一个日子,演绎个透彻。
为领略,我彻底靠近你
瞧瞧你的面容,眼眼饱满母亲的善良关切。
为讨教,我就此融入你
听听你的心音,声声蕴含母亲的关怀温和。
我不能像你一样,悄悄的奉献自我
无声无息的滋润着草木瓜果
我不能像你一样,默默地辛苦劳作
无怨无悔的养育着民众生活。
我只能挥舞笔墨,为你诗歌。
我只能永不停歇,为你著作。
你是母亲河,喝着你的乳汁长大,我无畏饥渴。
你是母亲河,听着你的嘱托,我勇敢面对坎坷。
你是母亲河,谢谢,谢谢。你做的一切。
永远扼住罪恶诱惑。
让美好反复重叠,为了母亲,故乡的大沽河。
即使平凡,我也要遗传您的正直快乐。
即使艰难,我也要继承您的勇敢拼搏。
在人生的篇章里,永恒着美好的段落。
柳笛·思乡(外一首)
文/牟龙先生
春来了,釆一截柳枝
做一支短短的柳笛
每每思起故乡
总要吹一曲摇蓝里的回忆
一滴绿色的雨
泪湿了已是中年的襟衣
每每思起故乡
我口中的短笛哟
总要吹一曲田埂上的芳馨
一朵朵含笑的小野花
浓密了大地金色的梦呓
每每思起故乡
我口中的短笛哟
总要吹一曲母亲熟悉的晨曦
迎着朝阳
遥望,母亲蹒跚的步履
每每思起故乡
我口中的短笛哟
便会化作点点繁星的清丽
永恒于宵宵夜空
与故乡的明月,对望
情怀
作为生命的情怀
诗歌是一种飞翔
远远地播种太阳
和还乡的雨水
在舌尖抵达的地方
与我对应成穗子的光芒
走在民歌的天空下
泪水是我无言而哭的村庄
穿过岁月的痛苦与欢乐
手背之上
是绿色的火苗
和农业的肩膀
即而飞鹰
即而出虹
言不由已的
是站在风雨中的小麦与高粱
老酒 老歌 老友
文/端木子
岁月如诗,
酝就了唐诗宋词,
璀璨绚丽,婉约豪放!
岁月如歌,
道尽了酸甜苦咸,
千古绝唱,余音绕梁!
岁月如酒,
酿出了琼瑶玉浆,
弥久愈香,荡气回肠!
岁月如刀,
划伤了容颜美貌,
发苍齿摇,两鬓如霜!
岁月无情,好景有限。
倒不如,来个:
小葱面醬,老酒一壶。
吹拉弹唱,老歌一曲。
粗茶淡饭,老友一聚。
同跑同闹同笑共甘苦!
能可否?去那:
山头上,白云蓝天,
登高远眺?
夕阳里,溪流河畔,
戏水垂钓?
老树下,马扎蒲扇,
品茗闲聊?

传说(外一首)

文/雨润
在传说中的故事里
在故事中的传说里
化茧成蝶早已翩翩而去
雨中借伞依然在流传
不争的世界
依旧在纷争
知足者世界又何人
待我沉静中的钟声
渐行飘远
一个个传说
依旧
在流传的故事中
传说……
老树
沧桑刻在你伟岸的身躯上
从不在意四季的轮回
默默地追忆
曾经的往事
写满了你身上的皱纹
呀呀啼哭的你
在坎坷中成长
莎莎的绿叶不时陈述着
从前的那个小孩已经长大
强壮得躯干依然挺拔
任凭风光在鞭打
炙热与寒冷在刑法
任凭拷问中晕去
又何曾在意
寒雨将我淋醒
意志……
永远……
守望着这片热土
这片孕育了你一生的热土
在一朵桃花里生活(外两首)
文/于子菲
面朝大海,春暖花开
远古上神的十里桃林
凉凉的桃花酿
醉了多少忧伤
又成了多少美眷
总想扯一缕轻纱
让你还我一世繁华
人面桃花的芳菲
嵌入水墨里的清雅
我端坐枝头
轻啜着风花雪月
融入你的韶华
一朵桃花的故事
成了千古佳话
你是我眼底的一滴泪
用尽所有时光珍藏
那颗晶莹的过往
在蜿蜒小路的远方
再也看不见的身庞
自行车的铃声里
珍藏记忆的长廊
珍珠兰滚滚的叶片
坠入深海的蚌旁
将所有的快乐忧伤
折合一粒泪珠
在我的眼底绽放
我把诗行埋入黄昏
于万米高空坠落
总想以晶莹冰艳的姿态呈现
一股暖流的侵袭
幻化了初心的行程
以飞行的模式
坠入你的丹青
峰的叠岚,水的潺潺
鸟的鸣翠,黄昏小院里的静美
和书桌上的一壶香茗
依旧蕴出一缕缕香甜的气息
鸡鸭入笼,狗儿欢跳
廊下的菊花儿收敛了娇艳
我把诗行埋入黄昏
让时间定格
就这样千年万年
于你的丹青水墨里,长眠
月色垂 很美(外一首)
文/董芹芹
月色垂 三个字很美
格子窗外
桂花树影子如流水
月亮圆 三个字很美
格子窗外
月华如水
丹桂香 三个字很美
用桂花点上花灯
格子窗很美
年少的理想 很美
一心想走出故乡的那座石桥 那个格子窗
今夜,我划着倦舟归来
故乡披着单薄的衣裳
在十字路口迎接我 迎接星光
还有落叶,羊群和我的行囊
天上还是那个月亮
月色垂 很美
你是三月的一株绿
你是嫩芽 是蓓蕾 是初雪
是柳笛 是三月的一株绿
是我心底吟唱的一阙宋词
我在无数个你熟睡的夜晚
欢喜地端详着你
细数你的眉眼如新月
细数你眼潋上轻颤的笑意
春天来了 小鸟喊你
春光喊你 穿过树林的风喊你
我牵着绿 牵着风 牵着你
走进夏天里,和比夏天还明媚的童年里
你轻轻地蓬勃了我的年轻
你占据了我生命里全部的盈盈笑意
和所有的喜极而泣
我尚未褪尽稚嫩的翅膀坚强地为你挡风遮雨
我想牵着你的手 走过阳光 走过泥泞
一直一直
蚁族生态(组诗)
文/黄文明
1
这个春天
阳光的温暖比以前来得更晚一些
风吹着额头
有些冷
冰和水 雪和冰亦或雹
都无法选择自己的生存状态
固体的、液体的、晶体的
到处是忙忙碌碌的影子
潮起潮落中
无法用固定的词表述现在和未来
历史就是一个调皮而多变的坏孩子
2
刚刚过去的那个冬天
居住的星球感冒啦
雾霾中的叹息有些沉重
蝴蝶再也不想踏入这个轮回
蛹——毛虫——蝴蝶
是生命的炼狱
也是灵魂的蜕变
冬雪后
小山村僻静得听不到自己的声音
山槐和一些白杨的冰挂如诗如画
臃肿的麦草垛是一个个过年的馒头
重写了新春的祝福
3
春天来啦
麦苗和雪花拥抱了一冬的梦
等到成熟了
磨好的白面粉会洁白如雪
一只大鸟飞来把纸风筝叼走了
不知何时送回来
田间老农的梦
朴素而执着
蘸着夜的黑子
正好写一首寄给但丁的诗
4
日子总是被一种几何的力量压扁
一年串成十二份 房贷、车贷
每天行走在拥堵不堪的路上
辗转几个睡梦醒来
想若无其事地把快乐一点点拉长
让太阳走得慢一些
让还款的银行晚一点打烊
让蓝天白云梦中尽享
计划总没有变化快
兜里已没有多少余钱
大伯孩子的婚礼
老爸老妈自己负担的医药费
孩子的学费
总是必须掏的
买便宜一点的青菜
看廉价的泡沫电视剧
穿淘宝淘来的衣服
能喝几口小酒
再点一支烟
那时才会感觉一丝泉水般清凉的惬意
拿着微薄的薪水
创造着性价比高高的社会财富
每天早出晚归
终于混到了有车有房一族
遇到发小和一些老同学
想显摆就臭美一下
蚁族 真滴好伟大
一缕阳光从高楼大厦的空隙倾泻而下
那些火柴盒大小的空间
都市的大街小巷
到处生活着一群群快乐的蚁族
5
也许,有些事我见了也不一定说
也许,有些话我一生也不想说
也许,我想说的就是那田野里的一丛丛微笑
也许,我想说的就是那湖面上的一丝丝涟漪
也许,这些,什么都不是
——你懂的
其实,人生就是那经历春夏秋-----冬的落叶
故人(外一首)
文/心路
也是举杯送走的人
那日我只是咬紧了嘴唇
近半百的光阴筑起的堤坝
终克制住潮水
溢出来多在夜深
惊悸打开
湿漉漉的灯影
抱愧使我
开始失眠,厌食,借酒醉
开始辨不清,该用
匆匆还是缓缓
修饰流水
风声又起
看那树梢动一动
野草跟着晃一晃
尘世到尘土,就隔着
一拃风的距离
鹤山游
1
似乎海风吹的再狠一点
那些摇摇欲坠的巨石,就
会滚落而下
砸中作恶多端或是恶贯满盈
但那只是心底耸立的惊叹
来往的人都背着节日
狭路上一脸和蔼遇到
一脸谦卑
2
有钟声引路
爬山的速度,约等于
潮声退却的速度
可供休憩的礁石上,留有
海的喘息,一圈腌渍混合
数滴汗渍
在这渐次拔高,泛着
咸味的历史中
我还是鱼
3
鹿鸣需掌击
水流则脚踢
宫中无道长
香火缭绕,游人如织
假期,佳期
寻道法自然
也要饱暖之余
4
向上游,向上游
游到空气稀薄
够到了云朵就褪下了沉重
心悸腿虚
还有栏杆靠得住
且寻一平石打坐,吐纳
我已着布衣草履
笃信过眼乃浮云
唯石刻永恒
春来了(外一首)
文/史庆华
风儿透过窗帘
调皮地掀开一页日历
于是 一抹淡青的绿色
便在下一页日历上
缓缓地流淌
是谁 衔走了冬季
雪白的衣装
做成一片云
点燃了山脊的夕阳
蜗牛 爬上墙头睡了
定是在梦里拥抱了
又圆又大的月亮
不信 你看它的嘴
到现在还没有合上
毛毛虫终于
拥有了 梦寐以求的一双翅膀
迫不及待的
对着瓦蓝色的天空梳妆
春来了
太阳只轻轻地一吻
便羞红了 桃花的脸庞
世界静了
静的可以听见
小草的浅吟低唱……
那样 挺好
——写给妻子
欸 我说
等我们老了
不去什么爱琴海
也不去那同心锁桥
就在家乡 七星河旁
我们养几只羊
十只八只不嫌多
三五只也不嫌少
等 春风吹着口哨
绿了河岸的杨柳树梢
我们就坐在河边
看 羊儿悠闲地吃草
笑 我们的小狗妞妞
追着两只蝴蝶
不知疲倦的来回奔跑
其实 那样 挺好
春风的口哨 还会引来
布谷鸟的啼叫
一定会有两只布谷鸟
隔着河岸 唱着
——最浪漫的事
我也会 轻轻地哼起
那一首老情歌 熟悉的旋律
那旋律 肯定会让那一棵杨柳
妒忌 不信你看
它努力地探出河面
其实就是想炫耀自己的舞姿
形单影只 它只能
羡慕蝴蝶 羡慕我们
还有布谷鸟
其实那样 真的挺好
坐的久了 我们可以起来走走
纵是脚步蹒跚 相互搀扶就不会摔倒
欸 你快来看!
水下有一对金鲤 正在
逐着我们映在河面的银发 嬉闹

还是那个我(外一首)

文/百慕大
老了?没有!
还是有点
就是没有!
始终不承认这个别人眼中的事实
我就是没有
我还是那个我
一样的要求
一样的流程
一样的标准
一样的条件
总之什么都一样
不觉得有什么落下
反而有种坚持的悸动
奋力在做着一切
只是喝水的节奏多了
喘息的声音大了
脑子发热发昏似乎时有发生
还有就是酸疼消除的慢了
劲爆的户外
凉凉的风
却是怎么都拦不住汗流浃背
一次又一次用体温烘干衣衫
可是一次又一次的透湿了
面前的笑容到处灿烂
我也是从未停止
笑并痛苦的快乐着
这就是本源的我
无论工作、生活
无论顺时、逆境
无论阴差阳错
从来没有改变
那个被固化了在内心对待一切的态度
不离不弃
一个都不能少
面对大家
面对自我!
简单
东方升起的太阳刚刚照耀大地
雾气缭绕的整个空间都感觉湿润
嫩草生机勃勃的拔着个子
风也跟着轻轻的摇
安静的坐在茶几旁边的木椅上
听着万物呼吸的声音
一切的是那么和谐
一切也使人感到喜悦
清心就在感悟万物融通的一瞬间
云外的天是那么的蓝
世事也没有那么的难
当我一本正经的游弋人间
却体现着,嬉皮笑脸
境界就如同一座高山
登的高才能满足望远的眼
心无旁骛的该干什么就干什么
原来真谛就在于平凡、自然
悄然端起面前的茶
入口后味蕾刚好舒展
正合适品味四溢的香浓
就是这么简单
愿一切都变得简简单单
春天如此美好(外两首)
文/ 秋也
一只小小的野兽
每到春天就会醒来
它在我的身体里拱啊拱地
拱不破稳若泰山的石头
有人在我的前世竹篮打水
爱情和水滴一起落下
褪下粉色的衣裳
春就老了
我把雨水和花瓣放进酒坛
留着天寒地冻的时候
独酌
诗人喷涌的诗句
静静地躺在向阳的山坡上
早已离开岩浆的温度
风跑来跑去踩响了春雷
石头身下的小草
像一根根导火索
在泥土里匍匐
身子一扭
就探出了鹅绿色的脑袋
路过春天
一块石头
能够等多久
一树杏花
能够笑多久
这个春天
和往年没什么不同
杏树长高了些
树下的石头
很久没有换过姿势
看不出石头
是站着还是坐着
鸟儿在杏树上筑巢、孵卵、育雏
间或将鸟粪
砸响石头的淡定
杏花春雨
演绎着风花雪月
爱情来了又去
杏树还小
羞涩的红晕醉了蜜蜂
石头点数着落英的缤纷
也点数着内心
细细的皱纹
忍着痛,生怕一呻吟
就绽放成泥土
四月将尽
四月将尽
枝头的喧闹安静了许多
蜜蜂把目光调成仰角
山寺飞檐 勾出
谁家女子
粉色的衣角
不必拒绝
每一瓣桃花的幸福
纸上行走
只需把夜色和孤独
填进每一个空缺
借着微弱的思念
我看见最后一滴蜜汁
从眼角出发
自舌尖返回了春天
大地上的事情(外二首)
文/王国防
野草的野味,消失了
树木的兄弟,解散了
湖边的白天鹅,说再也不会回来了
一夜之间
工业和城市
像一张名片,砸在我手里
发着光。暗地里却让
16岁的李小河过早怀孕
他的爱太黑。让我恨
张三。一位农民,不种地
从不断抬高的钢筋水泥上,21楼
站起来
今夜。城里的月光,饱含水分
清淡的,还不足以
构筑出一首诗
的浓度
春天。仅剩下最后的一丁点绿色
从一首诗的结尾处
仓皇逃出来
像一块残破的补丁,被一场雨
缝补在大地的伤口
小鸟
屋檐下住着一群长不大的鸟
墙头上的草籽是它们齐聚的晚餐
它们有一双能经历风雨的翅膀
它们的快乐在于
小小的,易于满足的胃
更多的时候
我们无法低下头和一只小小的鸟相比
我们个子比它大
而它的小
一直与人类无关
失足的春天
风起身了
春天 拨开草丛
探寻返乡的路
屋檐下
随着流水下沉的人们
她们是这个春天里
唯一一群不需要阳光的植物
枝头开出 含苞的花
暗藏着冒险的冲动
时间把他们挤在一起
草叶
只是轻轻一个翻身
就绿了
在春天 我像风一样
找个地方坐下来 翻翻书
查找一个个确凿的证据
尽管没有人相信
春天
是被一阵风吹走的
畅游在春天的孩子(外一首)
文/崔玉杰
舞台 宽广如沃野
驰骋不再是游弋于
刀尖上行走的战栗
飞翔 那永无止境的理想
花开 听雨
从崎岖里走出 挣扎
幸福里眠着无数的苦涩
睡去 只为醒来后那一抹淡淡的霞光
随风 折一只纸鸢
萌芽里孕育着的躁动
一生的坚持 等候一段时间
因为严冬 雪覆盖不住希望
开始 转换成另一种角色
等到夕阳西下
再随着晨曦冉冉升起
放弃的和不放弃的 一起光芒
春天 花开
允许使自己感动
而不是信手拈来的同情
那我可以忽略有一种想法吗
眼睛里充斥的惊喜
正是心灵深处的守候
栖息在冰层下的灵魂
爬上岸 向往
一次次飞翔
不想说偶尔的夭折只是另一个开始
想象成一只鸟
舞动春天

钟情水乡(组诗)

文/若 木
宁静村庄
有烟云笼罩着村庄
村庄这般宁静
石板小路蜿蜒至水边
浣衣的女子载歌载舞
嘹亮的招呼
随风飘落
噼噼啪啪敲打着船头
是啊
若不是大地春意萌动
为什么一月,竟然
拥有这般亮丽的水
放飞鱼鹰
长长的丝绦
这样的震颤人心
一船一人一篙
是我江南特有的风景
放飞鱼鹰
放飞鱼鹰
连同渔歌一起捕回
装满你用柔软和坚韧
编织的鱼篓
驶进水乡
驶进这水乡阁楼
我发现,你在沉醉
是的,你已离不开
这水这船这篙
还有远处的拱桥
拱桥上熙攘的人群
你已离不开
门前的翠绿
和连接远方的长线
是的
你已离不开这生你养你
这烟雨弥漫的湖泊
钟情水乡
为什么,你
独独钟情于这水乡
反复渲染
那拱桥
那流水
那往往来来的人群
水边古老的楼阁
是你崭新的构筑吗
迷乱中
藕鲜和菱香扑面而来
那船
分明是沉甸甸的
家的气息
任你是怎样的行人
也会迷恋这雪中的河岸
暮色中的小屋
弥漫着
家的气息
寂静中
有断裂的声音
那分明是冰凌在坠落
月色朦胧
柴门虚掩
新醅的美酒
也许已热浪滚滚
共享夜色
今晚
必定要停泊于这岸边了
必定要沉浸于这片水草
必定任无边的孤寂
随水波起伏摇曳
拉紧衣襟
藏住满怀诗意
甚至不发出一声叹息
与古树
与栖鸟
共享这茫茫夜色
等待朝霞
渔歌歇下的时候
正是渔歌孕育生长的时候
水静静的
清晨的梦徜徉其间
无人会打破这迷样的宁静
一任那小鸟
伫立船头
等待远天的那抹朝霞
你的心思
浓荫也掩盖不住
你的心思
你的心思
像门前的河宽阔流畅
所有的风景
只能是点缀
咋起的炊烟
唤醒我遥遥的记忆
这夕阳渲染的村庄
是我们共同的家园
我的城门虚掩(外一首)
文/迟秀玲
我的生命从此找不到孤独
然而这并没有什么不同
我只是学会与自己随时对话
那样,我就可以超越性别
我可以是女子也可以是男子
可以有宽阔的胸怀
也能把柔弱化为力量
你会惊喜地发现
世界给你留了一扇窗
从这里能看到别样的光明
火热的太阳和睿智的月光
都可以疗愈忧伤
一个人都是一座城
臂膀环绕的都是你的王国
蔷薇花蔓肆意爬满城墙
因此我可以一路攀援到你的心里
我们一路骑马 自由驰骋
也可以相拥静坐在窗下
看一朵花开成一首永恒的诗歌
我满心欢喜眼前的苟且
我愿意在田野里奔跑
同样可以追寻诗和远方
不为一些虚荣
只为,更远的远方
别把我的沉默当作孤傲
也别把罂粟当作虞美人疼爱
今夜我等你敲门
谦谦君子就可以长驱直入
我的城没有刀枪防卫
甚至,我的城门也是虚掩
村庄里的老槐树
老槐树在村庄里沉默着
冬闲的农人在身旁走过
冰封的河床还覆盖着残雪
飞落你肩头休憩的麻雀
呢喃每年一树花开的辉煌
你是砍伐计划中的幸存者
你默然饶恕人类的无知
泥土颜色的身躯
包容着世人的贪婪和冷落
暮色的村庄找不到城市的喧嚣
只有风在树梢唱歌
屋顶炊烟袅袅 安静和谐
飘渺着儿时的梦
一幅美妙的画 却被人群忘却
没有人再把你提起 老槐树
这个静默的角落
有一位白衣裙的女孩婷婷走过
如今她在何方
繁华的街头眼神是否清澈
有没有丢却那本一起看过的诗歌
总有人驻足仰望你的高大挺拔
在老树的皱褶里寻找你的名字
记录村庄里曾经的故事
人民心间(外一首)
文/任春芝
一首诗词承载一段历程
惊世骇俗
一首诗词呈现一种辉煌
风光无限
枪炮赢得了世界权威的主权
风风雨雨构成平平仄仄
坚贞、执着的韵脚撑起誓言
今生的韵味完美了决策的睿智和宏观
独特的个性 突兀的语言
耸起匪夷所思的情节和博见
波诡云谲般的意象
构架出跌宕起伏的高怀与意境
壮阔无穷的诗意令世人向往和仰赞
无论多少韵味深长的长句或短句
都围绕着“人民”这个词眼
每一字都扣人心弦
每一字都意尽其妙
每一字都是在谱写:为人民服务!
诗砌的那些花事
果园子堆满了雪
何人家的梨花开了
我 载酒寻访
瞬时,步入了诗砌的宫阙
不由得想起“春风且莫定,吹向玉阶飞”
低眉处
所有人世的浮华
著成一首琴歌酒赋的逾越
落花便成了是多情的下文
每一行诗句
便是那落花的缘界
笔耕青色烟雨
和嵌那纷纷拥挤的天街
踩着平仄的节奏
赴一个,诗意之约
一朵朵,一首首
惟恐芳魂留别
脱胎换骨、散满香丘
词浅情深陷在绿肥红瘦里,销魂
平安树(外一首)
文/吕传德
冬至那天
我把平安树从南间搬到北间
北间生着炉子,暖和
平安过冬的平安树
会护着我和家人都平安
那天半夜,刮风了,下雨了,
我的心被风雨揪得很疼
我想起我的父亲
此刻,他在空荡荡的野外
他在老家那块冰凉的土地里
父亲,他能冷吧
我只会把平安树搬到
离火炉近的地方
可是我的父亲
他离我很远
离火炉很远
这样寒冷的夜晚
我没有一点办法
为他取暖
平安树暖和了
它会让我和家人都平安
可父亲再冷
他也会让我们都平安
父亲,才是
我们的平安树
叶面上的文字
树木并没有返青
我却盼着瞬间就长满叶子
我站在树下往上看
能否有一片似曾相识
空气安静地睡了
我却渴望风能醒来
把那片走失的叶子送回来
让我再读叶面上的纹理
那些纹理
是密密麻麻的文字
是只有我们俩才能
读懂的故事
由读书到阅读大地(外三首)
文/顾青
由读书到阅读大地
我是什么时候开始爱上阅读大地的
我不知道
我只知道
越读书,越爱阅读大地
越阅读大地,越爱读书
读书,和阅读大地
怎么就像两回事,并到了
一回事呢
一下子,我想起了那句古语
读万卷书
行万里路
读书与行走
总是相连的
大地其实是一本,最大的书
读着读着小书
就想读大的了
就是这么回事呗
一位老人在果园里
一位老人
走动在果园里,背着手
他弯腰
看看桃花的样子
他蹲下,看看菜的长势
他站在一棵李树前
看了半天
看看是否有虫子
他抬头,看看
天空飞过的一对喜鹊
他背着手,驼着背
在果园里走走停停
和那些苍黑的树干一个颜色
仿佛成了一棵
果园里走动着的老果树
月亮只和望向它的人沟通
今夜,抬头观月亮
我望着它,它忘着我
世界还在喧闹之中,不时有车声
轰隆响过
而月亮,望着这个世界的月亮
是安静的
月亮把光,洒向每个人
而只有抬头望它的人
才能与它沟通
只有心静下来的人
才能与它沟通
只有孤独的人
才能与它沟通
因为月亮,是安静的
月亮是孤独的
我望着月亮
在紫藤架下望着
紫藤的叶子,就被月亮
镀上了银边
在石榴树下望着
一阵风轻轻拂过,如同
来自月亮
石榴树的叶子抖抖索索
仿佛与月亮产生了共鸣
在金银花下望着
金银花的花蕊纷纷伸到了
月亮前,印在月亮的脸上
金银花的香,就香
到了月亮上
我在楼台上望月
看到了整个的天空中
月亮的无限孤独
也有星星,寥寥几颗
但它们只是星星
月亮没有同类,没有
知音,在天空
偌大的天幕上
月亮的孤独
一览无余
总要有一场大风
总要有一场大风
赶着叶子们飞离大树
总要有一场大风
宣告寒冬的来临
它在做摧枯拉朽的工作
该涤荡的涤荡,该扫除的扫除
该消失的消失
该藏起的,赶紧藏入大地
对这场大风,众说不一
你可以说是肃杀——
它带来了寒冷
你也可以说成全——
成全来年的再生

责任编辑:子非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