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在著名的火炉之乡西安农村长大,西安火炉之乡绝非头有虚名,我从小就领略了西安盛夏的厉害。高温来袭决不是单打独奏,一热起来就是40多度,一热起来就是几十天,持续的高温能把柏油马路的沥青晒化,水泥地板上晒的玉米差一点就成爆米花了,晚上凌晨一点前根本睡不着觉,身上不停的冒汗,无论什么地方温度都是一致的,那时候没有空调,猪娃子一头钻到泥坑里,满身糊上泥浆,任你怎么唤都不起来吃食,狗娃拉长了舌头趴在地上不停地喘气,鸡不停的用翅膀撩土,把自己盖起来,整个世界似乎凝固了一般,知了热的不停地叫唤,就因为热,以至于我转业时都没有回西安,不过我还是特别喜欢西安的夏天。

  西安农村的夏天有着许多难忘的故事。偷瓜是夏天必不可少的趣事,过去的瓜是生产队集体所有,由德高望重的老爷爷看管瓜园,偷瓜要讲究策略,首先召集一帮小伙伴,兵分三路,一路佯偷,吸引老爷爷,另外两路从不同方向匍匐进入瓜园,脱了裤子,裤腿用柳条绑死,瓜一个一个装入裤腿里,这样一次每人可以偷到更多的瓜。当然,老爷爷经常设伏,搞不清在什么方向是最头痛的事,也有被抓受罚的情景。惩罚也是严厉的,脱了鞋,光脚站在晒的滚烫的沙子地里晒太阳,有时沙子里还有刺溜勾,又晒又扎,半个时辰不到,汗滴就打湿了整个地面。老爷爷心情好了,叫你到凉棚下面,教育一番,挑个熟透了的瓜让你解渴放行。
  不过偷瓜成功是常有的事,要观察老爷爷回家吃饭的时间,是最有把握的绝佳机会,老爷爷回家吃饭常常把凶猛的猎犬放在地里看守,一不注意就有被咬伤的危险。为了吓退猎犬,小伙伴们想出了奇招。首先让一位小伙伴脱了衣服裤子,双手抱膝,屁股上翘,用毛笔在屁股蛋上画出类似于怪兽的图案,退着向狗的方向前进,头向下从两腿间看过去,狗看到后不知何种怪物,一时不知所措,夹着尾巴吃了败仗一般狂叫隐退。

  其实吃瓜才是最开心的事,特别是偷来的瓜。用竹筐装了,用绳子吊上侵在50多米深的机井水里,过上个把小时取出,从瓜的屁股处用手指轻轻一掐,两手一拍,只听喳的一声,红壤西瓜裂开一张大口,瓜瓤鲜红透亮,加上一股清凉的瓜香,一口下去那感觉简直绝了,瓜水顺着肚皮流下,留下一道一道深深的印痕。也给我留下了无法磨灭的记忆。

  夏天下水洗澡是必不可少的事,在我们村外有一个人工开挖的水库,用于旱时灌溉农田,周围柳树环绕,库水清澈见底,野鱼成群,常有甲鱼在岸上晒盖,劳作的人们洗上一个清水澡是十分惬意的事。由于水库水深常有溺水事件发生,所以小孩下水洗澡是绝对禁止的事,小学生下河洗澡就有被老师拿走衣服,裸体在操场晒太阳受罚的事,我和小伙伴看着哥哥们在水中来去自如,得心应手游来游去,我们只有看衣服的份,心中好不痛快。有一次我和小伙伴商定,计划在中午(大部分人都午休)去水库玩水,那天烈日当空,骄阳似火,水库里没有一个人,静悄悄的,我和小伙伴怕被哥哥和老师们发现,迂回到庄稼地里悄悄留到水库里开始戏水。水库边上水较浅,往里就是一个向下深约3米的陡坎,水库边的柳条很长,从树的根部发出一坨一坨的,是编框的好材料,我们两手抓住岸边的柳条身体在水中轻轻浮起,两脚上下不停地打起雪白的水花,那种从未有过的快活难以言表。突然,柳条从树的根部滑落,我的身体向后一沉,失去了牵引,感觉到脚下深不见底,两脚慌忙地乱蹬,两只手不停的上下打水,大口大口地呛水,整个身体向下沉,慌乱中我抓住了一枝柳条,顺着柳条看上去,正是我的小伙伴半蹲状,屁股向后抻正紧张地用手向后拽着柳条,慢慢的我被拉了上来,至今这段下水的秘密无人知晓。

  要说最后悔的还是支农时干的一些荒唐事。记得在小学四年级的时候,常常由学校组织学生帮助生产队摘花生,拾棉花,这也是我们最开心最放松的时刻。由于不喜欢学习,一说摘花生大家的情绪都十分的高涨。一大早大家自备筐子,排着长长的队伍,浩浩荡荡来到离学校二三里地的村子帮助生产队摘花生,走过街道,鸡叫狗咬。每人每天摘的花生由生产队过秤,班长记录作为学校讲评的依据。为了不耽误时间,生产队备了午饭,午饭是热气腾腾的蒸红薯和一大锅连锅面。吃罢休息的时间去村里玩耍是一件十分惬意的事。常常用花生米喂鸡,用一段细线绳中间系一条一,二寸长的木棍,两头各穿一个花生米,见到街上的鸡就丢一个,鸡吃下花生米木棍却下不去,一直卡在嘴上,满街的鸡叼着木棍跑,大家都感到奇怪,不知道发生了什么。要说用花生米喂鸡是十分荒唐的事,那么,用红薯喂狗却是十分残酷的事。在这个村子有几条大黄狗经常咬伤行人,有些狗又高又大,十分凶悍。这天我们路过生产队饲养场,扒几根牛尾上的鬃毛,拿一个刚刚蒸的热红薯,用鬃毛缠在红薯里,看到经常咬人特别凶的狗丢过去。一般情况下,即便是丢的石头,狗都会上前撕咬。这时候,狗一口咬住红薯,鬃毛就会缠在牙上怎么样也甩不掉,滚烫的红薯瞬间拔掉狗满嘴的牙齿,狗嚎叫着钻进草垛中痛苦不已,再也不敢出来。我不知道那些鸡是否会吐出木棍自我救助,我不知道狗的牙齿是不是还会长出来,对狗的生活有多大的影响,本应是一种好奇心和教训一下咬人狗的想法却造成严重的后果。后来这件事被村民反映给学校,我们差一点被学校开除,现在想起来都十分后悔和后怕。

  童年的夏天上树掏麻雀窝,逮蚂蚱(又名蝈蝈),挖蝎子,割草都是我记忆中最深刻的趣事。记得上树有从树上因树枝断裂掉下来过,摔得皮青脸肿,挖蝎子(可以卖钱)曾经有蝎子钻到裤腿中,幸好没有被蜇,割草也有把蛇连同草一并抓在手上,下的魂都要掉了。不过最有趣的还是逮蚂蚱,在离我们家不远的地方,有一片槐树林(国林)叫糜子川,到现在我也不知道这个名字的来历,槐树长得郁郁葱葱,炎热的夏天,蚂蚱常常爬到树芽最嫩最高的地方咋咋地叫,声音在树林中久久回荡,听到叫声随着叫声的方向慢慢寻去,一但不叫就要停下等再叫时再接近,那种专注连出气都要闭住,生怕惊扰了它,这样走走停停,停停走走,不一会一只翠绿的蚂蚱呈现在树稍上,两只胡须高高的向上翘起,两只翅膀左右摩擦发出咋咋的声音,整个一个天使的感觉,这时伸出两手成弧状,看准慢慢接近突然发力将蚂蚱扣在手心,连同树叶一同拿下,那种俘获感令人兴奋,令人激动,然后,找一个大一点植物叶子,轻轻包了找一根草根帮上,回家放在用柳条编好的笼子里,采来南瓜花喂养,挂在院子的树上,每天都能听到这天使般的叫声。
  有一天中午,大人们在地里劳作,我和小伙伴们逮蚂蚱,这时走过来两只狗,一大一小,慢慢向我们接近,我和小伙伴开始争执,我想要那只小的因为长得特别可爱,小伙伴也想要小的,争执间突然几个劳作的大人拿着锄头扑了上去,用锄头狠狠地砸了过去,两只狗狗突然消失的无影无踪。后来听大人们讲哪里是狗啊,分明就是两只狼,如果不是发现及时后果将不堪设想。听大人们讲在那个年代,野狼十分狡猾,有时装着婴儿的啼哭引诱人们,有时把家养的猪,羊咬死,它并不吃肉只是把血吸干净,晚上人们在路上行走,它会像人一样从后面用两只爪子搭在你的背上,一般情况下人们都以为是熟人,回头看时狼会一口咬住你的脖子一命呜呼。我不知道大人们说的是真是假,也许是吓唬小孩子,防止不听话到处乱跑。从那以后我再也没有见过野狼,至今我还感觉那只小狼是多么的可爱。

  如今我已经五十多岁了,每次回到阔别的故乡,我都要去那难忘的瓜园,水库,机井旁,槐树林和附近的村庄,去寻找夏天的记忆,可物是人非,一切都变得那么彻底,那瓜园已经变成了养殖场,水库已变成臭水沟,机井已没有了往日红色的五匹机抽水的马达声,槐树林已经变成了沙漠公园,村里人员稀少,大部分人都外出打工了,留下的大部分是老弱病残孕,童年的伙伴们早已各奔东西,看瓜的老爷爷早已撒手人寰,心中不仅一阵悲凉。我难忘童年那火热的夏天,我敬仰老爷爷宽广的胸怀,我佩服小伙伴的聪明与机智,我敬重父辈们的勇敢和担当,我感激学校领导对我们的宽容和理解,我更后悔小时候的顽劣和不羁,更怀念那火一般热烈的火红年代。
  照片来自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