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7.19

  记忆中儿时的夏天,没有空调,没有冰箱,亦没有高楼林立,车水马龙;有的只是蝉声四起,蛙叫不断,亦或是流萤一片,繁星满天。

  那个时候,一到暑假,我和弟弟就会去外婆家。外婆家在农村,门口有一个大大的院子,院子右侧是一片绿油油的稻田,前面是一块小小的草莓地,左边靠着河岸边有一颗大大的枣树。在这乡间的院落里,承载了我童年太多太多美好的回忆,现在偶然想起仍会会心一笑,回味无穷。

  明月别枝惊鹊,清风半夜鸣蝉。稻花香里说丰年,听取蛙声一片。每每看到这首诗,总觉得描绘的就是我们夜间在院子里纳凉的画面。那时舅舅舅妈刚结婚不久,舅妈的嫁妆里有一个两米左右长的凉扁(现在很少见了),这在当时的农村可以说是相当风光的,外婆引以为豪了好一阵子,逢人便夸亲家大人出手阔绰。一到傍晚,我们洗完澡,外婆就把凉扁抬到院子里,用湿毛巾来来回回擦上好几遍,然后大家就躺在上面纳凉。旁边的小桌上摆着在井水里冰过的西瓜和一大壶凉白开,渴了就爬起来吃点。外婆虽然不识字,但知道很多传说,她总是摇着芭蕉扇给我们讲牛郎织女、七仙女下凡、嫦娥奔月……我们听着听着就这样睡着了,清风徐徐,耳边不时传来稻田里的蛙声和树上的蝉鸣,一夜好梦。

  再说院子里的那棵大枣树,据外婆讲已有几十个年头了,枝繁叶茂,硕果累累。白天上午的大部分时光我们会在这树荫下度过。表姐、我和弟弟会在树下写作业、看书、下跳跳棋或五子棋;外婆会在树下摘菜或缝缝补补;邻居们也会过来家长里短的唠嗑……树下热闹非凡,斑驳的树影投到地上、桌上、人们的身上,为这炎热的夏日带来阵阵清凉。树上的沙枣又大又甜,我们每天都会用竹竿去打那些红透了的枣子解馋。等到所有的枣子都熟透了,外婆就会爬上梯子使劲的摇树枝,我们在下面捡,每每这时就像下起了一阵阵枣雨,砸的我们不亦乐乎。等到枣树上所有的枣子都砸下来了,我们的暑假也就结束了。

  有一年夏天,舅妈怀孕了。表姐、我和弟弟又一次聚到了外婆家,偶然间听到外婆说舅妈皮肤比较黑,担心生下的宝宝也会黑。对此,我们仨也忧心忡忡起来。后来表姐不知道从哪儿听说让孕妇吃蟾蜍肉,生下的宝宝皮肤就会很白。于是,我们决定为舅妈做点什么。我们先准备了一只大的石坛子放在墙角的下水口,里面装了一点水,然后就等待着大雨的到来,因为雨后的蟾蜍比较多。期期艾艾的等了好几天,终于迎来了一场倾盆大雨,我们穿上雨衣和雨靴,冒着大雨在田野里到处寻找蟾蜍。我胆子小不敢捉,就负责通风报信,表姐和弟弟负责捉了往石坛子里放。那个时候大自然还没有被污染,我记得没多久我们就捉了大半坛,用一个木板盖住了坛口。我们仨衣服都没换,就坐在客厅的门槛上,兴奋的等着舅舅回来,让他把这些蟾蜍弄给舅妈吃,那样我们就会有一个白白胖胖的的弟弟或妹妹了。也不知等了多久,舅舅终于回来了。我们激动的把舅舅拉到墙角的坛子边,告诉他我们的壮举。舅舅打开盖子,看着坛子里的蟾蜍哭笑不得,让我们赶紧把它们放了,说这个吃了不管用。我们很失望,将信将疑的把这群蟾蜍倒了出来。看着四处逃窜的蟾蜍,我们直呼白忙活半天。后来表弟出生了,跟个黑猴子似的,我们几个看了直嘟囔当初不应该相信舅舅的,应该给舅妈吃那些蟾蜍的。

  当然夏天的趣事还有很多很多,我们会在雨后跟着外婆到河边的枯树上摘木耳;在河水退潮后沿着河床捡河蚌和田螺;在夕阳西下时燃一堆稻草熏蚊子;在月上柳梢时抓萤火虫做灯笼……俱往矣,一切都只能留在记忆里了。

  物是人非,外婆已离世多年,所有的美好只存在于回忆里。如今的夏天再也找不到昔日的痕迹,家家户户都紧闭大门,在家吹着空调看电视,如出一辙且了无生趣。想想现在的孩子物质上是富足了,但精神上却是无比贫乏,再也享受不到我们儿时的乡野乐趣了。暑假都是在各种各样的培训班度过,对于花鸟虫鱼大都也是从电视上认识的,偶尔亲近自然也会被各种约束。瞬间觉得自己的童年是多么地幸福。轻罗小扇扑流萤,坐看牵牛织女星。怎一个惬意了得!

  闭上眼睛,希望自己能做个美梦,梦到自己又回到儿时外婆家的小院,躺在大大的凉扁中,看着满天繁星,听外婆讲那遥远的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