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7.19

你知道我依然想你吗?

你离开这个世界已经有九个多月了。在这九个多月的前三个月,我几乎是每时每刻都在想念你,清晨刚睁开眼睛想到你,做事情的时候想到你,吃饭的时候想到你,晚上睡着前想着的也是你,以至于经常夜不能寐,时常半夜醒来无法入眠,而每当想起你便常常泪流满面。

这些我没跟任何人说过,哪怕是我老公,哪怕是你的父母。因为我知道他们都不能理解,不能理解我为何如此伤悲。

因为你不是我的亲人,只是我的朋友。一个平时很少联系,只是在得知你重病时才陪在你身边的朋友。

想起你三年前无意中查出胃癌和肠癌,紧接着就去外地做手术,一次做两个大手术,人也差点回不来,当你出院回来后第一次见到你,我几乎不敢相认。以前身体一直挺壮实的你看起来已经是真的弱到不能经一点风雨般轻飘飘。身边人总说我象林黛玉,可那时候的你连林黛玉都不如了,一百二十多斤的人一下子还剩八十几斤,每天随身挂着给胃排气的袋子,好心疼。打那时候起,只要有时间我都会陪你散步,陪你说话。大约半年后你的身体渐渐结实些,再后来闲着没事还能打打麻将,但不能久坐,那段时间也把我的牌瘾练出来了,好在也不是每天打,看着你的身体一天天好起来我的心里也好开心。

后来听说哥哥担心你身体里的癌细胞会复发,就建议你做化疗,本来你是不想做的,但为了不让家人担心就还是做了,几个疗程做下来,人明显的感觉萎靡不振,气色也变差,好在一直在用补养的药物,对身体的伤害尽量减到最小,休养一段时间以后,慢慢的又恢复过来了。

春天里的一个傍晚,陪你散步时,你跟我聊起自己的身体,你说:“我现在想得很开,很多事看得很淡,想起自己这两年来遭的罪,什么都不想去计较,只要一天下来身体不痛不痒,能吃能喝,我就心满意足。前段时间去复查,医生看到我还活着,都感到很诧异,他们说象我这种情况能活到现在已经是奇迹了。我得尽量养好自己的身体,不让家人担心,尽管一样的牵挂与不舍,但丈夫还年轻,没有了我他也能好好生活,而孩子已经成年,也可以独立了。可是父母年纪大了,他们承受不了这个打击,还有哥哥付出的心血,出钱出力,忙前忙后,我不能让他们失望。” 说着声音哽咽起来,说不下去了,我无语安慰,只有递过纸巾,陪你默然……

那段时间,休息时经常会找你打麻将。儿子高考完后,我打电话找你玩,你说你在医院呢,我开始倒没在意,因为你经常要去医院复查的。可是你又说已经在医院住了一个星期了,不能吃喝,只靠输营养液。我一下子定住了,这肯定不是一般小问题了!接着你发信息给我说:老妹,这次我怕是出不了医院的门,也回不了家了。我知道我的身体,能活这么久连医生都说是奇迹,我也满足了,如果可以,我宁愿现在就离开这个世界,不想每天活着遭罪,更不想让家人一天天看着我伤心。我捧着手机几乎不能读下去,我说:我不知道该怎么安慰你,我知道你心里有些事比一般人看得开,既然我们已经活过了人生最精彩的年龄,经历了人生该经历的东西,到了这不惑之年,又有什么放不下呢!所以一定要保持开朗的心情,活好属于自己的每一天,也无愧于这一生,无愧于爱你的每一位亲人,这就足够了,要知道既然来了这世上最终的路谁都是同样的走,无关乎金钱,无关乎地位,要紧的是自己内心的强大与平静!

于是在那不长的两个多月的住院期间,只要有时间我每天都会去陪你,老公也说:没事多去陪陪她吧,饭我来烧。我很感动老公的理解与体贴。其实陪你也就真的是陪你而已,你不能吃喝,到后来严重时连话也不能多说,我就静静陪你坐着,因为你一直躺在床上身体会很难受,所以我每次去就帮你全身轻轻的揉揉捏捏,让你尽量舒服点,那时候的你已经瘦得只剩皮包骨头了。每次去了我都不舍得离开,因为不知道你什么时候会不会突然严重起来,每次都是老爸老妈和你再三催我离开。

看到你每每痛得浑身虚汗直冒,也不肯哼一声,我都心疼的眉头不由自主拧到一起,内心好敬佩你的坚强,想来你也是怕父母听了受不了。有时候你没精神说话,为了给你解闷,我就边给你按摩边跟老爸聊些老家的旧事、趣事。

尽管我们都想多一天再多一天再再多一天的留住你,可病魔却不允许人类触犯他的尊严!你渐渐的痛得支撑不住,开始用止痛药,接着折磨的你没法睡觉,你又不得不用安眠药才能入睡。

一天,你忽然奇怪的跟我聊起吃的话题,这么久以来,因为吃东西不能消化排泄,你基本上不吃东西,只能少量进点流食,从没兴趣提到吃的,可是那天下午你跟我说起吃的东西是那么的渴望,那么的香甜!可那些东西明明是你要忌口的,我就哄着你说那些不能吃,吃下去对你身体不好,你会受罪的。可是你说就是很想吃,哪怕只吃一点点。然后你突然说,会不会是到时候了,要盖口了!我一听你说这话立马吓了一大跳,骂你整天没事净胡思乱想,这好好的怎么会发生那种情况!你也就没再吭声。

回家的路上,我想着也有点担心,所以就想既然你那么想吃,我就买给你吃吧,反正你也吃不了多少,可是因为第二天有个家庭聚会没时间去你那儿,所以我打电话跟你说,隔一天买给你吃。等到我把你一心想吃的东西带到你病房时,你因为之前曾少量进食汤水无法排泄,正痛得在床上翻来覆去,根本就不能再碰仼何食物!眼看着你痛成那样,我们却帮不上任何忙,不能减轻你一点痛苦,我呆立在你床头不知所措。

虽然我们都想把这一天无限期的往后延长,再延长,可它还是来了,来的比我们想象的更突然!隔一天我听你的家人说你在我送吃的东西去的当天晚上就突然意识模糊,有时连人都认不出了,现在已经把你领回家了。我听了心急如焚,立刻赶往你家里。

等我亲自见到你才相信,这该诅咒的死神真的就在离你不远的上空徘徊着了,那时候你已没多少意识了,我握着你的手,你的手心潮湿又滚烫。当家人大声说我来的时候,你努力恢复着自己的意识,突然间把眼睛睁得滚圆的瞧向我,那一瞬间你的眼神是清楚的,有意识的。接着你开始不停的说话,可是因为你的大脑受神经压迫,发出来的声音根本无法分辩是在说什么,可我知道你是在跟我说话呢!

我强压住自己不在你面前掉泪,可当我恨自己为什么就是听不懂你的话时,忍不住松开你的手,急急的跑到屋外痛哭失声,老爸和哥哥他们都没有阻止我,他们是懂我的痛的,他们和我一样眼看着你一天天衰弱下去,一天天靠近死神,何尝不是比我更痛得多!

因为老爸他们坚持让我回家,不准我深更半夜留在那陪你,而我看你的床边围满了亲人,我也就不再坚持,也正因为这样,我没能见到你合眼。当第二天你的丈夫电话告知我,你已经殁了时,我不禁悲从中来。

第一次随着众人走进你的灵堂,照片中的你竟是我不太熟悉的胖胖的模样,在一片喧闹的人声和哀乐声中,我泣不成声,久久不能抑止,你的母亲如搂着你一般搂着我,反过来安慰我……

第二次走进你的灵堂,我忍不住掀开覆盖在你冰冷的房子上的一角被面,看看你的面容,看看你的装束,不是你想要的模样。顿时想起你临走前想要我买吃的,我买迟了你没吃到,你托我帮你挑选临走时穿的衣服我也没做到,你说你相信我的眼光,只要我看中的你一定会喜欢!你一心想穿一件漂亮的长大衣去天堂寻找幸福,而我却因你突然的离去而错过为你做最后一件事的机会。心里的懊悔与愧疚无以言说,只能由那泪水恣意奔流……

为你流的泪一点不比为我的父亲流的少,因为对你和对父亲临走时都有所愧疚。对你的想念甚至比对我的父亲还要多,因为那时我孱弱的身体和你生病时状态差不多,有时担心自己会不会也和你生同样的病。

你老爸和哥哥以及家里亲戚大概是把我的悲痛都看在眼里,丧礼结束时,他们都对我说,以后就把你爸妈当干爸干妈吧,没事常去看望走动。我乍一听有些怔住了,有点不知所措,后来我想,既然我失去了唯一的父亲,而他们也失去了唯一的女儿,那就让我们时常互相安慰,互相鼓励吧。后来我跟你老爸说,等你的事情过去一段时间,等我们的心情都平复些再谈我认干爸干妈的事。

那段时间我经常往二老住的地方跑,越跑越想你,每次看你老妈未语眼先红的模样,我就赶紧岔开话题,不让她因想你而落泪。你老爸是个极聪明体贴又理性的温和长者,他尽管悲痛,但从不悲观,时常劝慰我不要放太多心思在你身上,他说:爱一个人就得放一个人,爱她就要放下她,否则她在那边看到我们这样也难以安心。这段话我会永远记在心里,跟他们的相处温暖而舒服,是我喜欢的感觉。

今年春天的时候,有一天,他们来我这玩,跟他俩闲聊时老爸忽然说:你这边我们已经联系上了,还有她的另一个表妹暂时还没有联系上,她在病痛时没少麻烦你们,这个恩我们是要替她报的。我听了顿时呆住了!

我一直以为他们跟我相处是喜欢我这个人,是不舍我对你的情分,是不忍看我为你伤痛,是同时也需要我的安慰和鼓励,是需要我象你在时一样时常走动与牵挂!却从没想过他们只是想报恩!他们只是想报恩!他们对我的好只是为了报恩!

我一时激动又语不成声的哽咽起来:我这算做了什么了不起的事啊,就要你们报恩,我只是凭着我跟她的感情去做一点举手之劳的小事!怎么能要你们来报恩,我要知道你们是这种想法,我一开始就不该跟你们来往。我的一番痛诉弄得老爸老妈呆不下去,怕又惹我伤心,赶紧告辞走了。

他们走了,可我的心里却翻江倒海,五味杂陈。这是我没想过的事,所以才激动的口无遮拦弄得老爸老妈呆不下去。在这之前我刚刚做过全身检查,因为我的身体一直不是很好,尤其是肠胃,担心会也查出什么意外,好在都没什么大碍。我想如果我要认这干爸干妈就得给他们一个健康的女儿,不能让他们再承受哪怕一点伤害,如果我的状况不好,那我是不会认的。可是,现在我该怎么办呢?我还要认这个干爸干妈吗?尤其是你父母家的条件那么好,象我们这种刚步入小康生活的家庭是不能比的。当初老公就曾犹豫过,怕外人不了解情况,以为我们这是刻意巴结想得什么好处。我劝他说,只要我们身正不怕影子斜,哥哥他们尽管条件好,可是人在外地,不可能常伴左右,我们只是想尽自己一点微薄的力量去照顾和陪伴日渐衰老的他们,希望能够慰藉他们而已。

可是现在我该怎么做?如今人在天堂的你还在挂念这些吗?倘若你临走前能够意识清楚的跟我说话,你会把父母托付给我吗?你会叮嘱我时常去看望陪伴他们吗?



谨以此文献给我如此牵挂的好友:

天堂一定没有病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