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6月,前往深圳龙岗甘坑小镇。


小镇不大,温润、亲和。自似远归的人回来了,小镇便看你一眼,然后又闭上了眼睛。你以为它都忘了,其实它什么都记得,但就是不说。它依旧默默的接纳你,无论你给它带来了什么……这样的小镇是你心灵寄托之所,轻轻的不急不躁的,岁月的沉浸越发尽染美的质感,让你欲罢不能,撩拨你激活你触景生情,万千思绪……


这么静谧温婉的小镇首先让我想到了一首歌,对,是《传奇》。



《传奇》是电视剧《李春天的春天》的片头曲及片尾曲,由李健作曲,刘兵作词,李健演唱,收录在李健2003年9月发行的专辑《似水年华》中。

2010年,王菲凭借该歌曲登上2010年中央电视台春节联欢晚会。

歌词:
只是因为在人群中多看了你一眼
再也没能忘掉你容颜
梦想着偶然能有一天再相见
从此我开始孤单思念
想你时你在天边
想你时你在眼前
想你时你在脑海
想你时你在心田
宁愿相信我们前世有约
今生的爱情故事不会再改变
宁愿用这一生等你发现
我一直在你身旁从未走远

这是一首爱情歌曲,但我的思绪是借此歌借小镇回放儿时的记忆片段。


中山门忆记 (一)


首先印入你眼帘的是甘坑小镇的城门,但此时在我脑海里已切换到南京中山门了。

南京中山门公交车站旁很早以前有个小馄饨面馆,那馄饨做的堪称一绝,用老家话说那是好吃的莫得命!记得小时候,我身体差,没食欲,见饭就怕,瘦的皮包骨。南京的夏天,那是热浪后浪推前浪,一浪高过一浪,人躺在凉席上一离开席子就将你汗湿的身影复印在凉席上,六、七十年代可不像现在家家有空调。这天一热我就更没胃口了,爸妈也急啊就变着法子让我吃饭!这不我爸就想了一招,那就是经常带我去吃馄饨,进了这家小馄饨馆看着吃客们吃的那个香啊,加上我爸的"连哄带骗”总能吃不少。吃完后回到家,我小哥趁家人不注意轻轻拽着我袖子问:又去吃馄饨了 ? 那眼神👀,用现在的话来讲大概就是“羡慕嫉妒恨”吧。以前家里孩子多,生活条件差,不可能一家人经常下馆子的。现在兄弟姐妹聚在一起时,还经常津津乐道中山门那念念难忘的馄饨……

下图是中山门老照片



中山门忆记 (二)


古镇啊古镇,斑驳的墙面,留下一年又一年的印记,檐角向上轻轻翘起,似乎是一个绝美的笑容。褪色后的红砖青瓦也倍显沧桑。古镇的神秘是让人捉摸不透的,但是它似乎忍不住了想要倾诉,它只要在那就等于在诉说那些古老而神秘的往事……


继续倒带,伴随着古镇的悠风,记忆又吹到了几十年前的南京。那时家里养了好多蚕,对,是夏蚕,确切的说是浅夏蚕,夏季养的蚕。 宋戴复古 《织妇叹》:“春蚕成丝復成绢,养得夏蚕重剥茧。” 宋邢居实《雨后出城》马上作诗:“ 紫椹饱黄鹂,人家夏蚕老。” 开始是一张纸上铺满黑麻麻的蚕籽,没过几天,蚕宝宝孵化了,刚从卵中孵化出来的蚕宝宝像一条条小蚂蚁,身上长满细毛,几天后毛即不明显。 慢慢蚕宝宝长大了,要吃桑叶了,吃桑叶后身体变成白色(也有黑色的蚕,我们称之老虎蚕),随着身体的见长,食量超大,这不家附近山上的桑树叶都被摘的花枝俏了。为了蚕宝宝吃饱肚子,我小哥就带我去中山门外(现今的中山植物园)去采桑叶。记得当时那有几棵枝叶茂密大桑树(不知现今还在否),我小哥人瘦(外号猴🐵子),嗖嗖嗖地爬到树上采摘,我在下面捡拾,一会儿功夫就采摘捡拾了满满一书包,而后我小哥背起书包像凯旋而归的战士,拉着我的小手高高兴兴把家还。走着走着快到中山门了,突然我小哥把书包挎我肩上让我背,我那时人小,身体弱,书包显得都比我人还大,再加上又累又热背不动啊!但我小哥一席话让我使出全身力气。他对我说:小妹,这中山门附近有我好些同学,他们看到这一书包桑叶就会抢走的,抢走了蚕宝宝没得吃就会饿死的,到时候蚕丝、蚕茧、蚕蛹就都没了。我说那我背人家就不抢了吗?我哥说他们看你小就不会抢了,他们不敢欺负小孩子。并让我在前面走,他远远地在后面跟着。于是乎我这个小大人第一次背负了神圣的使命,一会儿背着一会儿抱着蚕宝宝的命粮,顶着炎炎夏日终于过了中山门!



中山门记忆 (三)


浅夏律动了小镇一种极其婉约的情愫赋予郊外弯曲的河流,孩子们在河边打闹,玩耍,溅起晶莹的水珠拍打着岸边的沙土,微波粼粼的河面映照着少女桃花般双眸,惹得岸上的小伙悸动了一颗颗狂跳的心脏。突然一个4、5岁的小男孩掉进了小河,孩子吓得哇哇大哭,几个大人急忙下河把他拽上岸,水倒是不深,只是湿透了衣裤,孩子的妈训斥着儿子,越说越激动,更是责怪爷爷奶奶没看住,好在天热没冻着孩子,衣裤拧干了又穿在身上了!


这张中山门的旧照,照片的背景是那么熟悉又那么亲切以至于对眼望去,不知不觉思绪越过千尺热浪、浩浩荡荡把自己丢进那曾经走过的岁月长廊,断然扯开一段记忆的珠帘,将那段过往从新翻阅直至走进那曾经的画卷。


那也是夏花🌸烂漫之时节,我妈带我去中山门水果市场去买桃子,因为是刚拉来的一车很新鲜的桃子,买的人多,我妈就让我在路边等她,我就乖乖的边等边看着马路上的车来车往。过了好一会儿也不见妈来找我,我就去卖桃子那去找妈妈,谁知找不见妈的踪影;水果市场旁边有个布店,我妈经常在那买布,我又赶紧跑到布店去找,还是没有。这时我不顾一切大哭起来,边哭边喊妈妈,妈妈……恨不得把五脏六肺都喊炸了!这时一位认识的阿姨告诉我妈往回家的方向走了,这时我不顾一切的就往回跑,边跑边喊妈妈,妈妈……跑的飞快,哪怕跑掉了鞋,更像后面跟只狼不快跑就没命了似的。快跑到大院门口时,老远看到了我妈正着急忙慌地往我这边来……原来我声嘶力竭的哭喊老远就让站岗的警卫听到了,就请另一位战友追上我妈问是不是你家孩子在叫您,所以我妈又回过头来迎我!此时我扑到妈妈怀里委屈的边哭边打妈妈,妈任其我打,妈说:是妈不好,忘记带你出来了,差点把你丢了。就这样一路上抱着我回了家!


因受到惊吓,晚上我就发起了高烧,爸妈抱我到门诊部打了针吃了药💊,回家后就迷迷糊糊睡着了……


后来听我爸说妈担心我整晚都没睡!再后来烧退了,再后来常常夜里睡醒时透着隐隐约约的夜光看见的是妈拿扇子扇风的剪影!



[附记]

伴随着《传奇》的歌声,我天天梦想着与您再相见,想你时你在天边,想你时你在眼前,想你时你在脑海,想你时你在心田,我就想告诉您我其实一直在你身旁从未走远!


这个你就是我的妈妈,一个平凡的不能再平凡的母亲,我和我妈妈的故事还有很多很多,在此我只想轻轻地告诉天堂里的妈妈:我是吃了你的奶长大了的您的女儿,您给予我的这辈子取之不尽,用之不竭。您就是我心❤中永不消失的传奇,我永远永远敬您,爱您 !



亲爱的朋友们,老故事先告一段落,现在随我逛小镇吧!

😜😊💤💤👀👀🚶🚶🚶🚶🚶🚶🚶


甘坑客家小镇,就是一个有点“古色古香”的旅游小镇,其实无关“客家”。整个小镇的规划建设着实下的功夫的。



状元府是原清雍正年间江西婺源刘姓的府第。2013年耗巨资迁移,殚精竭虑并匠心复原落座客家小镇的。
状元府木质结构,设前厅、中堂、后院。府内寸木皆为艺术结晶,千余木刻,美轮美奂,幅幅皆为故事,十数古诗,千古吟诵,首首蕴藏画面。多姿多彩的花草虫鱼,惟妙惟肖之百态人物,无不叹为观止,更兼市集庙会,寓言故事,神话人物,民俗风情,无以表述之画面,尽展咫尺,令人遐想。


往甘坑小镇博物馆走去



博物馆展品



它有“甘坑”门楼,有几十年前的客家老屋和它原有的炮楼,还有从闽南迁移过来的“南香楼”,从江西婺源迁移来的“状元府”,从贵州迁移来的“八角鼓楼”,还有沿水道两岸修建的“甘淳庄”一条街,还利用京九铁路沿线建设象征性的“甘坑火车站”等等。



南香楼是有120年历史的建筑也是整体迁移到甘坑小镇的。
南香楼实木结构颇具规模,整栋房屋楼中有楼,画中有画,雕梁画柱,龙凤呈祥,百鸟朝凤,花草虫鱼,神尊佛像,市井平民,无不惟妙惟肖。雕板上的神仙或使瑞兽,或执仙器,或驾祥云,或乘仙鹤,栩栩如生,生动有趣,无不体现中华民族之智慧。
南香楼兼具闽南风格和客家文化内涵的建筑,经历百年沧桑,留千年咏叹。在岁月的风雨中,斑驳了色彩,在历史的长河中,留存了艺术。它几经周折,从闽南来到了鹏城甘坑,以诱人的魅力讲述了百年往事,留给世人不尽的遐想。


甘坑火车站



甘坑小河



后记

在此鸣谢兔先生这些年来风风雨雨☔跟拍,还要经常忍受我的‘’埋怨‘’,先生没学过摄影,我还按摄影师的水平要求他,的确过分。我现在只想跟您道一声:对不起!并告诉您比起以前您已经拍的大有进步了!

感恩!!!🙏🙏🙏


摄影:兔先生

文字:游吟小岛(和声)

编辑:游吟小岛(和声)


谢谢观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