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早晚生活 • 你的专属美学生活家


诸位好,我是生活栏目编辑大谷

周一到周五午后是编辑原创专栏

周二下午茶是 • 早晚生活 •


今天,大谷想和大家一同谈谈生活中的小美好。

希望你喜欢。

世上但有诗歌,并无诗人 •


在大谷看来,并非只能在诗歌集中才能看到文字组成的美妙诗歌。日常生活中,一个普通人,甚至最无文艺气的农妇、工人,忽有所感,随口而出,常常都是极妙的诗句。

“人上了年纪,就会不断收到阎王爷的信。牙齿松落是一封,头发变白是一封,眼睛昏花、关节发痛,这些都是阎王爷的信。等信收齐了,就要去向他老人家报到了。”


我爷爷一生很少读书,识字不全,甚至连自己的名字都写不出,唯恭尝生活的百般滋味。但他的这句感慨,却是一首让我心痛的诗。

“站在深夜的阳台,把大片的黑夜迎进来,那些个在夜色里沉睡的秘密,像是亲密的拥抱着的浅淡的温暖,又像是密不透风的急促的压抑。”


这是我儿时挚友的半夜即兴写的朋友圈,但我觉得这是诗,而且好极了。

大谷每日拜读生活栏目中的投稿作品时,也常常被一些极妙的语句惊到,忍不住读了再读,觉得这些创作都是诗,且是好诗。


你们将生活的起起落落,平平淡淡亦或是惊涛骇浪就那么用笔触一个个写出来,谱成了一首关于世间百态,人情冷暖的独一无二的诗句。

即使籍籍无名,也要心存风景 •

大谷从小到大有过很多的梦想,小卖部男主人、飞行员、拥有一座冰淇淋工厂,又突然有一段时间想当个人文摄影师,记录身边那些平凡人们的一瞬间亦或是一生。而如今,我和它们隔着无数时间、两万多英尺和一个梦想的距离。


但我心中依旧认为: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表情,每个城市也一样有自己的表情,但是城市里的人们,大多平凡又美丽。

29岁的罗马尼亚摄影师Mihaela 离职之后,只身携带相机和背包,行走40多个国家地区,拍摄当地的美女,出了个叫《The Atlas of Beauty》系列作品,这些作品呈现了不同国籍、种族、地位和财富之下丰富多样的美感。今天大谷找到其中一部分,希望你喜欢。

土耳其伊斯坦布尔

一个美丽的清洁工,塔吉克斯坦首都杜尚别。

吉尔吉斯斯坦比什凯克。

几个月前在古巴哈瓦那。

拉贾斯坦邦,印度神奇的一部分,几乎每个女人都穿着五颜六色的传统服饰和众多珠宝。我在普什卡拍下了这张照片,11月。

亚马逊雨林里的姑娘。

夏河,中国。

哥伦比亚麦德林,2014年。

女孩,奥什,吉尔吉斯斯坦。2015年夏天。

缅甸仰光。

摄于中国四川的藏族妇女,身着既传统又时尚的民族服装。

土耳其伊斯坦布尔。

她邀请我走进她的家,告诉我这是她的婚礼服装。虽然他们生活在一个粗糙和孤立环境,却有令人惊讶的热情和友好。我在走廊里拍下了她,阿富汗,七月。

印度孟买街上的姑娘。

塔吉克斯坦的姑娘,七月。

印度,我遇到了这个美丽的锡克教徒的朝圣者。

摄于蒙古乌兰巴托。

塔吉克斯坦女人。

盛装的朝鲜妇女。

印度新德里。

加德满都,尼泊尔。

刚做完一个传统节目表演的姑娘,吉尔吉斯斯坦比什凯克。

智利。

中国广州。

缅甸仰光。

中国北京。

朝鲜平壤女服务员。

布加勒斯特,罗马尼亚。

加德满都,尼泊尔。

中国成都。

哥伦比亚麦德林。

奥塔瓦洛,厄瓜多尔。

布加勒斯特,罗马尼亚。

拉脱维亚。

英国牛津。

伊朗少女。

朝鲜平壤街上的女人,2015年九月。

摩尔多瓦。

克族从吉尔吉斯斯坦。


人生短短几十载中,我们听过许多话,遇到过很多人。随便在哪里,是坐着,斜靠着还是散漫趴着都可能寻到自己喜欢的面容。有时候在路上遇上一个人随意攀谈几句,也会觉得这是个有趣可爱的小镇青年。


心存风景的你是否结识过这些籍籍无名的TA们,可否前来和大谷一起分享?


而大谷相信,必有更多这样的可爱的人儿,散落江湖。虽然我们未必会相遇。


本期图片整理自摄影师Mihaela的博客与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