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不入川,老不出川”。


提及四川,不由想起它的美食、美景、乃至美人。这里是吃货们的天堂,旅游度假的圣地。自古以来,享有"天府之国"的美誉。


成都,一座来了就不想离开的城市,一个休闲安逸的古都,一个盛产美女和美食的乐土,一个下了飞机就能听到麻将声的地方,一个满大街都是茶馆,活色生香的避风港。


它的闲逸、它的懒散、它的安静、它的温柔、以及它的繁华,让来过的人刻骨铭心,让身在其中的人深入骨髓。


这里,时间是慵懒的、日子是简单的、生活是风雅的、人生是和谐的。未必人人都很富有,但却是国内幸福指数最高的城市。

舌尖上的成都,麻辣的生活。


无辣不欢。在成都,妹儿的脾气麻辣,城市的空气麻辣。


有人说,不喜欢吃辣,我想说,那是你没吃过好吃的辣。


四川人爱吃,而成都人,尤其会吃。不管你来过或者没来过成都。对于成都的小吃,或多或少也有所耳闻。

钟水饺、担担面、赖汤圆、三大炮、伤心凉粉、龙抄手、老妈兔头、蛋烘糕、串串香、蹄花汤、肥肠粉、酸辣粉、钵钵鸡、油炸丸子、军屯锅魁等等,可谓琳琅满目,色味俱全。

即便隔着屏幕,光瞧着图片,仿佛都能让人馋涎欲滴,垂涎三尺。


而一到夏天,三五个朋友,甩开膀子,喝喝冰镇啤酒,吃吃路边烧烤,除了大快朵颐、大汗淋漓,别无他法。


在成都,如此美味,即便是胖子,也是一件值得原谅的事。

无茶不成都。成都人对茶的痴迷和热爱,使成都成为世界上拥有茶馆最多的城市。


可以说,茶馆是小成都,而成都,是一大茶馆。一杯茶、一桌麻将、几把竹椅、一群麻友,就可以有一个热热闹闹的生活。


跟广东人喝功夫茶不一样,四川人喝盖碗茶,喝的是氛围,不是茶本身,在乎的不是那味道,而是那种闲逸惬意的生活方式。


用网络流行语来讲,“我喝的不是茶,是热闹;打的不是麻将,是寂寞。”


盖碗茶,它分为茶盖、茶碗、茶托三部份。因而也称"三件头"。“天盖之,茶盖;地载之,茶船;人育之,茶碗。”


对于这种茶具的托捧方法也有要领,左手托茶沿,右手拇指中指提起茶盖,在碗面、碗沿上轻轻拨动,发出声响,然后将茶盖半沉入水中,由里向外慢慢滑动,这时只见绿波翻涌,翠叶沉浮,幻影游动。


饮茶时将茶碗送到嘴边,从茶碗与茶盖的缝隙中嗫茶,茶水于舌边、舌根回荡。如此分三次吞下,咕咕有声,此时口中是暗香飘动、芬芳乱窜。行家们称此招为“三吹三浪”。


续水时,一般是伙计手提一只长嘴壶,在一米之外准确地将水射于茶碗之中,这称为“仙人摆渡”。有的伙计还有绝活,能在客人身后射水,水越过客人头顶,准确地落入茶碗之中,这叫“雪花盖顶”:还有双手提壶,同时向一只茶碗中射水,叫“双龙戏珠”:更绝的是隔桌射水,即手提长嘴壶,站在桌对面,朝客人面前的茶碗中射水,准确无误,而且无水溅出,客人有惊无险,这称为“海上飞虹”。


(盖碗茶部分文字摘自印象成都)


成都,如水墨,淡雅古韵,如油画,色彩琳琅。


而成都的夜生活,素来也十分丰富。天一黑,整个城市变得蠢蠢欲动,异常活跃。


吃火锅串串的、泡酒吧听音乐的、打麻将喝茶的。直至凌晨,仍不见这城市有丝毫倦容。


夜色就像一张密不透风的大网,肆无忌惮地侵吞每一寸可达的空间,撩拨着人心深处的欲望和迷惘,在霓虹的灯光下,暧昧的慢慢释放。


讲到成都的麻将,我想起了一经典小段子。话说当年汶川大地震时,成都高楼四位太婆在打麻将,其中一个说,“为什么我感觉到楼在晃啊?”另一个起身,看了看窗外说:“没事没事,对面也晃,慌啥子嘛,等割完这盘再说!”


段子归段子,由此可见,成都人有多爱麻将。不论盛夏的天气多么酷暑难耐,仍无法阻挡成都人民打麻将的热情。空调房里打麻将还觉得不过瘾,竟玩起了水上麻将。其人数之众,玩法之多,水平之高,实属全国罕见。


一首《我是成都人》,一语概括了成都人民的普遍生活。“打点小麻将,整点麻辣烫,倒到床上看点歪录像。炒点渣渣股,拽会浪摆舞,听下评书斗一会地主。成都的日子够麻也够辣,成都这塌塌够大也够耍。千年芙蓉花成都盖碗茶,摆不尽的龙门阵神话。”

成都的美,美在市井。既大俗又大雅,既宽容又安静。这是一座乐呵呵的城市,在阳光下眯着眼懒洋洋的笑。

好好的耍,慢慢的活。

成都人怕热。一到炎炎夏日,成都的伙伴们,就喜欢走出家门,去青城山消夏、去西岭雪山吸氧、去九寨沟看水、去海螺沟看冰川、去稻城看美景、去龙门山戏猴、去碧峰峡看熊猫、去蜀南竹海避暑,可谓哪儿凉快,哪儿待着去。


有时真觉得,身在成都,是一件极幸福的事儿。节奏慢、压力小、包容性强、生活丰富。有钱可使劲花,没钱也想的开,一样的乐。

我常常在想,等以后我老了,也开一间茶室。我不需要门庭若市,我只要每天有那么一两桌客人,与我一起消磨这午后暖暖的阳光,懒懒的喝茶、翻翻线装的古书,累了,下会棋、聊会天、打会牌,在缓缓的音乐里,在清香的烟绕里,时光恍若静止。


(图片来源网络,谢谢原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