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年易老 光阴难追

上世纪八十年代初,我在县中读书。初二时,班上来了几个插班生,南兄也就是这个时候来的。看得出来,南兄是农家子弟,比我们年纪要大,其他的情况就不了解了。
这几个插班生都是寄宿,因此和他们没有多少交集,也不太了解他们的学习和生活。有一天上晚自习我来的比较早,出乎意料的是平时比较沉默的插班生在激烈争辩,南兄说着很励志的话,有一两同学直接了当的表示,读书最大的目标就是跳出农门。我是很少听到他们讨论,对南兄的励志名言我不以为然,驳了几句。南兄有点下不了台,我转身离开教室去操场上找人玩了。
和南兄也就这样慢慢熟了。南兄如此励志,总以为他的成绩应该是很好的。一个学期下来,南兄居然是班上倒数。而且南兄和同学们关系也不太好,没有几个人和他玩。到了初三,南兄居然不见了,没有来上课。
读高二时,南兄来找我了,说是在初三补习!我也是醉了。不久,南兄又来找我,要我去他们班玩,说他现在在写诗,盛情难却,我还是去了他班上,也看了他的诗作。这时我有点懂事了,南兄分明是读书读成了老油条,又不肯回家务农。就这样,初中高中不断补习耗着时间。对于他们而言,想读书跳出农门,书又读不成。回家务农吧,实在不甘心。耗吧,耗吧。对于他们而言,其他没有,时间是有的。
我在省城读大学,大二冬天,南哥找到了我。南哥还是没有考上高中,也没有回家。直接到了少林寺,做了少林俗家弟子,因为要回家过年路过省城,就来看看我。这时的南哥,脸色红润,气色很好。我请他表演了一套少林长拳,到也打的干净利落。只是与我印象中的大侠风范,相差甚远。南哥告诉我,他不愿回农村,总是要想办法走出自己的路来。在我印象中,南哥总是对自己充满了信心,无数次的冲击,无数的想法和无数的身体力行。习武为了什么?我问南哥。南哥已经没有侠气了,或许可以给人做保安,我一师兄回西北了,他要统一西北武林!呃,我被南哥噎着了。我陪他在省城逛了几天就送他回去了。
大三冬天南哥回家过年,又来找了我,说是习武期满,要出来了。回家吧,我说。南哥把头摇的拨浪鼓似的,不回,你不知道种田人的苦。我宁愿浪迹江湖也不回去守那两亩地。南哥也没有心情在省城玩,呆了两天就回去了。
一晃十年了,再也没有见过南哥。偶尔会想,这南哥现在在干嘛?也就在这年春节,带着孩子逛街呢,有人拍我肩膀,回头看见了南哥熟悉的脸。找了地方坐下来,南哥看着我的孩子,笑笑,我才刚刚结婚呢他说,我比你大了四五岁。不会吧,我说。嗨,我来你班时就已经初中毕业了。一比年纪,南哥比我大了四岁。你孩子都这么大了。四岁了,我说,我都三十二了。南哥笑笑,我三十六了,才刚刚结婚呢。嫂子呢,没来县城?我想当然地问。我在县城租房了,以后我的孩子要在县城读书。我现在在各名山跑跑,卖点香火,一年也有几万块钱收入。就是辛苦,一年到头难得回来。跑江湖了都,我笑了。各自留了联系方式,我带着孩子走了,孩子问我,这是叔叔还是大伯啊?你应该叫大伯,我说,他是爸爸的好朋友,好多年没见了。既然是好朋友怎么会好多年不见了?孩子突然发问。是啊,我也问自己,为什么呢?
虽然有了联系方式,第二年我按他给我的手机联系他,却被告知该号已停机。春节想去找找他聊天吧,不知道他租房在哪里。转眼又是十来年了,再见他已是两个孩子的父亲,我的孩子上大学,他的孩子一个小学毕业,一个刚刚读小学。问他最近如何,南哥还是租房住着,继续跑着江湖。再一次留了联系方式,再一次说着有事没事多联系。看着他有些斑白的鬓角,恍然想起他初二说励志名言的自信气势,我不否认,我有些感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