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世界就像一个大马戏团子,班组名叫"生活",拿着皮鞭在咱们背后使劲的抽打,逼咱们跳火圈、上刀山,你敢不去吗?皮鞭子响了,狠着劲咬紧牙关,也就上了。

生活令贺涵位高权重,江湖让贺涵高深莫测。那个说话条条是理,做事雷厉风行,能救人于水深火热,也能陷人于万劫不复的高富帅,真的只适合当一个人生导师。

贺涵和陈俊生谈心时说,他爱唐晶,如果他们在一起,就意味着唐晶要分出很多时间来为这个家付出,如果将来有了孩子她可能还要暂停她现在的工作,唐晶是如何过五关斩六将与江湖厮杀到现在的地位,他都清楚的看着,他不忍心看着自己一手塑造的作品毁在婚姻关系上。所以唐晶要调香港,他把要挽留的话都述在了连续三天喝醉的半梦半醒中,面对罗子君刻意为他们安排的见面,他用贺老师的身份和态度假装毫不在乎的支持唐晶调走。

贺涵用事实说服了我们,他们之间不止唐晶爱他,他也在同样的爱着唐晶,甚至更爱。但是这个高深莫测,有着丰功伟绩,浑身闪着光的男人,把利益当做最大的信仰,不管什么事他都是把能不能影响自己的钱包放在首位,他可以为了自己去抢能影响唐晶升职的单子,而且还是在没有打过任何招呼的情况下。

他们的情侣关系中充满了太多江湖的尔虞我诈,也许唐晶对贺涵来说就真的只是一件他非常得意的作品。但是,这件作品日益更新自己,做法和手段跟自己越来越相似,他让出卡曼的单子,让眼线故意把资料递进唐晶的办公室,可以说唐晶的举动是令他诧异的。他感觉那个自己一手教会的学徒,越来越有了自己的风格,她很快甚至已经超越了自己,他发现他已经掌控不了唐晶,而这位位高权重的成功人士对掌控不了的人望而却步了。所以这段花了十年的恋爱关系,他不敢再有任何的轻举妄动。

他们之间的问题从来都不是微微安,而是贺涵对于这段感情一直没有明确的表态和坚定,让唐晶感受不到任何安全感,这长达十年之久没有结局的恋爱甚至让唐晶觉得自己患上了心里障碍。准确的说将唐晶绕进了自己设的一个圈子,贺涵对她工作上的指导,还有可以一夜不睡买回好几万的鱼,就为与她共进晚餐。他们都误以为这是爱情。但贺涵却从来不提他们的将来,因为他不确定未来的唐晶还会变成什么样子。

其实,唐晶很好应付,薇薇安回来的前晚,贺涵要求宣布订婚,答应就有个结果,不答应就只能是朋友了,这种做事方式确实很贺涵,不奇怪唐晶答应准时赴约,因为只不过和另一个自己真实的对了一次话而已。

如果我们有机会将他们的一生都目睹完,就算最后贺涵和罗子君在一起了,我估计罗子君会是第二个唐晶,罗子君的资质和努力不亚于唐晶,等到罗子君被贺老师交成唐晶的时候,那个无所不能的贺涵就又该退避三舍了。

有贺涵的地方就有江湖,无论是公事还是私事,无论是同事还是恋人和朋友,他都用江湖的套路去面对他们,甚至去教会他们。时间一长,那些努力,手段到位的学徒也就成了第三、第四个贺涵,那些头脑简单的人也就慢慢的被险恶的江湖淘汰了。

贺涵和唐晶之间如果说用爱情来描述,还不如说成是一位老师对待一位优秀学生的特殊情感更贴切,当这名学生能在江湖独挡一面,遇见好与坏都不在需要请示老师,行事和作风都有了老师的影子,那么老师对这名学生也就不那么感兴趣了。

无论是爱情还是婚姻都是需要互补的,总要相互的退让和包容,像贺涵和唐晶两个旗鼓相当的人更适合做合作伙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