匆匆那些年的农忙假
作者:徐银秋 写于2017.07.16

不知为何,每一年的农村双抢季节,我总是会想起小时候的农忙假,虽然过去了很多年,但我每年都未曾忘记,曾经在那穷山恶水的深山老林之中,晨曦之中,田野里踏着露水,傍晚时分,肩挑背扛,披星戴月,那些日子,从没有忘记,也许小时候农村里那段清苦的日子,已经深深烙印在我的心底。
我并不是一个守旧之人,而是这些年回家,看到的曾经的土地已不再是小时候忙碌的印象,看不到郁郁葱葱的田野,只看到了孤寡老人,留守儿童,屋前屋后,稻田改装的树林,不免起了伤感,引起了很多回忆,再加上远方朋友发来的双抢季节忙碌的照片,金黄色稻浪,似乎隔屏都能想象稻谷的清香,更勾起了我小时候的农忙假的记忆。
农忙假并不是法定假日,每一年放假的时间也没有定数,视季节而定,到时候,学校统一放假三天五天一个星期不等。
放假前夕,主课老师会安排完教学内容,农忙假期间并不布置家庭作业,而是交代学生们全力以赴配合家长做好收割稻谷的家务事。
那时候,我们在村办学校读书,教书老师也是本村的文化人,大多数老师家里都是务农,一手教书一手抓农业耕作,放学后就是一普通农民,所以每一年都会如期放假,双抢季节抢收稻谷,哪怕是学前班的孩子都有农忙假,因为教书的老师必须回家插秧打禾,每家每户,都有至少三亩田地,农忙假期间都会忙的不亦乐乎,天昏地暗,顶着烈日,冒着风雨,收割在田野里。
记忆里我学前班开始就有了农忙假的印象,只是那时候,我还太小,农忙假期间,我就跟着父母田边打酱油,后来慢慢长大,三四年级的时候就开始下田,毕竟太小,还做不了割禾稻的事儿,于是我将我只能负责将母亲割好的禾稻递给正在负责在打谷机上脱穗的父亲,打谷机是老式的打谷机,非常笨重,没有柴油机,电动机,只有人工上上下下脚踏打谷机,我家三亩水稻田,一家五口,一年的食粮,就是这么靠着父亲一人使用脚踏打谷机收割,而母亲就负责割禾,我负责递禾,三亩水稻田,来来回回水田里一天下来不知要走多少路程,没过膝盖的稻田水,让我这个还小的孩子,腰酸背痛,最怕每一年的农忙假,所以印象里,农忙假并不是我儿时值得期待的节日,而是作为一个农村孩子清苦的岁月,小孩子没有现在长大了这么多人文情怀,而是觉得农村孩子的苦,所以,每一次我对着父亲说:爸爸,好累啊!”父亲便语重心长的说:那你努力读书,考上大学,走出农村”!
那时,我便暗暗下定决心,努力读书,一定不要再去农村做农民。
三亩水稻田,不多也不少,每天早上,天刚蒙蒙亮,母亲便把我从睡梦中拽醒,揉揉惺忪的睡眼,靠着那夜色还未褪去的晨光,走向山脚下的田野,路上,清晨的露珠将裤脚打湿得清凉清凉,田野里不时还传来青蛙🐸的蛙鸣和虫子的歌唱,似乎在庆祝丰收的季节,稻田里,一片金黄,勃勃生机,层层叠叠的麦浪,让农民们沉浸丰收的喜悦之中,忙碌的身影,山谷里传来了乡亲们憨厚质朴的笑声,笑声回荡飘扬在村子的上空。我随着母亲,卷起裤腿,开始了一天的收割,清晨的稻田里,清凉清凉,各种虫子在稻田里飞来飞去,好不热闹,稻田里的浮萍将水盖在了底下,一眼望去,稻田里除了金黄色的稻谷就是浮萍的一片绿色,这些浮萍,每次收割完时,母亲就安排我将浮萍捞起来,挑回家喂鸭子,这是一项基本工作,回家顺手还要带着猪草或者老水牛的青草,以保证下午父亲用牛犁田时,老水牛有力气干活。
双抢季节,天气很热很热,清晨起早,也是为了天气不热时,太阳没有那么火辣,尽早收工,赶在正午时分收割完毕,下午就秧苗田里扯秧苗,插秧,那时很小,不懂得怎么插秧,母亲就安排我将一把把的秧苗送到田里,上午收割完毕,往往父亲顶着烈日赶着老水牛将稻田犁完,而我就来回送秧苗,后来慢慢长大,母亲就教会了我如何插秧。插秧是一个技术活,不会插秧的人,就会插歪,而且插秧需要掌握插秧的深度,浅了会浮起来,深了会使得秧苗发黄长不快,只有恰到好处,秧苗才会很快变青成长,而不会发黄,所以母亲认真的教会了我,从此,上午收割下午插秧的活儿必须在我的分内。
收割插秧是其中两项活儿,而打完稻谷后的稻草还需要拿回到田边上晾晒,等着入冬时,给家禽取暖或者老水牛的食粮。
孩子们力气小,趁着父亲回家送谷子,我便两稻草晾晒。
收割与插秧,晒稻草都非常辛苦,那时候我的个子不高,下田时,总是稻田水没过膝盖,递禾时总是将自己一身弄的全湿,好在天气好,一会儿就干。农村双抢季节,总是会有自家种的西瓜,休息时,父亲将从地里摘回来的西瓜剖切开了解渴,也许对于农村孩子来说,累了大半天,最普通的西瓜就是上好的水果,它甜蜜多汁,从而受到孩子们的喜爱,这时,当父亲或者母亲切开西瓜时,母亲就会将第一块又大又红的那一瓣递给我,而她只是吃一些边缘,西瓜小事,但对于农村孩子与父母来说,一瓣西瓜拿着最好的给孩子也是最质朴的爱。
农忙假期间,最忙的时候,村子里都是三家五家搭伙互相帮忙抢收,你的收割完了,来帮我,我的完了来帮你,就这么将几亩地的稻谷收割回家。
一片繁荣的收割气息,丰收的喜悦也是农村劳累的日子,收割完毕的稻谷还需要拿回家翻晒,用机械式的风叉将茅草排出入仓。
整个农忙假几乎天天起早摸黑,披星戴月,几天时间,将我们晒得黝黑黝黑,返回学校时,同学们之间相互一笑,指着对方的黑脸,露出了害羞的笑容。
农忙假只有几天,而家中也只有几亩稻田,农忙假过后重新返回学校,随着年龄的长大,就愈加觉得,努力读书,不再祖辈为农。也正是这样的清苦,让我们懂得了珍惜读书时光,也更懂得了父母的辛苦,长大一点的时候,才慢慢懂得李绅的那首《悯农》:锄禾日当午,汗滴禾下土,谁知盘中餐,粒粒皆辛苦。
其实,小时候的农忙假也不只是收割的清苦,更有稻田里抓鱼的乐趣,每当收割完毕,父亲就带着我们将水田里的鱼儿抓了起来,回家便是一顿美味,鲜美的野生鱼儿,原汁原味,香喷喷的美味似乎早已忘却了劳动的辛苦,而最大的乐趣还是抓鱼的乐趣,我们拿着工具在水田里抓鱼,浮萍下不时有大大小小的鱼儿跃出水面,基本逃脱不了我的抓鱼手,看到抓在手心的鱼儿,一种胜利的心情将劳累忘记得九霄云外,仿佛并不是为了收割而是为抓鱼而来。每一年父亲总是会在水田里养鱼。而在农村,水田里养鱼并不少见,勤劳的人家都会养鱼,或者自己吃,或者集市上卖,对于农民来说,这也是一笔收入。
孩子们是喜欢抓鱼的,至今想来,自己却好多年没有在去抓鱼,甚是怀念。日子虽然清苦,但抓鱼却是我们的最爱。如今远离了农村生活,想抓鱼却已远去,每年回到老家,曾经的稻田已不复存在。换来的是茂盛的树林。
就如这农忙假一样,一生中再也回不去了,就算再次回到稻田里,却也回不去小时候农忙假的双抢季节,何况回不去的农村,原始的打谷机,风叉,也被现代化农业工具所取代,回乡路上,偶尔看到稻田里收割的情景,却也是现代化机器轰鸣,以前的工具成为了历史,而那段辛酸的岁月也注定随着年轻人的出外闯荡,慢慢的淹没在历史的长河之中。
过去的农村虽然清苦,却是那么质朴,邻里乡亲和睦相处,水田里流下了父老乡亲的汗水,也正是他们辛勤的劳作,才换来了今天现代化的农村。
  时代在发展,谁也挡不住历史的进程,常规稻向杂交水稻的发展,实现了温饱,科学技术的发展,让农村面貌焕然一新。高楼大厦的雨后春笋,拔地而起,而这些新时代农村改革之下是我们曾经的农村历史,也是我永远抹不去的记忆,一代又一代人的老去,一代又一代人的成长…………
  青山绿水之间,质朴的笑声,打谷机的声音,老水牛在田间劳作,晨曦中,踏着清晨的露水,蛙鸣虫叫,夕阳西下,傍晚时分,田野里,披星戴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