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月光》由江苏人民出版社出版,作者简介:飞亭,原名张秀东,安徽全椒人。居吴敬梓故里,听秦淮之古韵,文学白丁。“守一空城,只因旧梦”,将文字当作是叩开灵魂的自我救赎。我所云云,大抵如此。

文集:白月光

作者:飞亭
编辑:Alvin
音乐:想你想到草绿了
演唱:乌兰托娅
图片来源于网络
写作时间:2015-12-17

  仿佛一缕青烟,她便也去了另一个世界。我叫她二姐,像亲姐一样叫她。

她们姐弟五人,两男三女,群英是家里最小的丫头。而二姐,则是她最信赖和亲近的人,她有个好听的名字——叫童晓玲。

  名如其人,百度上说:玲为玉击清脆的声音。我那位做过文书的岳父为她取这样的名字,我猜想可能源于此意思,而且很容易能联想到另外两个词:小巧玲珑或八面玲珑,我真是惊诧岳父的前瞻力。二姐不但小巧玲珑,天生丽质,而且面若桃花,极富亲和力,处人行事都极为妥帖,说八面玲珑丝毫不过分。

  二姐也有着天作之合的爱情。她和表哥近三十年美好与温馨的生活,见证了她们坚贞而甜蜜的爱情。初识群英时,我很纳闷为什么他们表兄妹会结亲。后来才知道里面传奇的故事:原来她们的母亲是外省人,从小就被行军打仗的外公领养。外婆不能生育,外公外婆日久生隙,终归劳燕纷飞。外婆带着群英的母亲回到乡下,六十多年了,她们与外公一家便再无联系。后来,外公家族的一支,就是表哥的父亲,打渔路过,上屋认了这门远亲。见到二姐时,更是一眼相中二姐。两家来往便愈发密切,虽然那时候表哥还在读高中,他们早早就定下了这门亲上加亲的好事。

  他们并无血缘关系,但大家一直这么称呼着。待我与群英热恋时,我也跟着群英称之表哥。表哥是个稳重成熟而极富磁性的男人,让人很乐意接近。那时候很贫穷,表哥忙于生计,远走宁波。而二姐,呆在村里任小学教师,负责照顾公婆与孩子。夫妻俩过着牛郎织女的生活,艰辛可想而知。后来的许多年,因为表哥的为人和能干,日子一天比一天好起来。表哥在乡镇企业做过销售,也曾在深圳、南京、上海等地工作。而二姐也进过工厂,做过一线工人,检验员,后来干脆下岗自己开了个联通手机店,生活慢慢红火起来。但他们还是聚少离多,继续过着雁南燕北的两地生活。二姐平时除了上班守着她的店,在网上K歌,也偶尔打打麻将来打发寂寞时光。

  孩子也到了谈婚论嫁的年龄,他们在县里买了婚房,准备来年为他完婚。二姐乡下县里两头不亦乐乎地跑着装潢房子。有事没事打电话给表哥,一起憧憬美好的未来生活。

双十二来了,据说这天是二姐夫妻的结婚纪念日。朝思暮想的二姐突然渴望远在上海的表哥能回来陪她一起度过,顺便再去看看装修的新房。那一天——十二月十日,二姐在店里还录了一首歌《想你想到草绿了》发送给表哥。然后便去了县城,和归来的表哥一起打扫房里的卫生,一起去县城亲戚家吃饭,又一起坐车赶回乡下,我思忖着这一整天幸福一定洋溢在情意绵绵的二姐的脸上。
……

  当我接到表哥电话的时候,已经是夜里快九点了。听着表哥急促的话语,我什么也不敢问,只连忙赶往医院。路上我有许多的假设,但怎么我也想像不到,二姐竟会那么快地离开人世。医院里已经有二姐的同学在等待,医生与护士也已在急诊室候着,但一切都是徒劳的。当我从车上托起二姐身体的时候,我感觉不到她生命的体征,只看见她沉睡在表哥的怀里。

  伤痛,唯有伤痛,才是那时我们内心的全部。医生经过近一个小时的抢救后,宣告二姐的离世。二姐就这样在毫无预兆下走完了她生命的历程,让人不得不又对世事无常的无奈与感慨。小雨接到电话后的失声痛哭与旺泉二哥急救室里的抽噎,依稀令我的内心有万千虫噬般地苦楚。时光像倒回十四多年前,那种失去亲人的痛又涌上心头。

图片是本文主人翁(原创)

  真正地不知道,二姐何故离开了人世。医生说她应该是脑干出血,即便再如何抢救也会无济于事。一切认命吧,虽然她与群英一样地苦命。但也只能在无奈中对苦命的她进行哀悼与追思……不知是谁,在送二姐上山的那天,打开了二姐网上的录歌,大家静静地默立,静静地聆听。当听到最后的那一句:那所有等待的忧伤/被春天融化了/我要在你的怀里/找到天堂。亲人禁不住嘘唏:真是造化弄人,谁料想冥冥之中死神竟会和歌唱的她不期而遇?但我想:二姐一定是幸福地离去,因为她正是在她心爱的人怀中,找到她梦寐以求的天堂,找到她先她而去的妹妹……留给这人世间的,唯有那地老天荒的美丽爱情。

文章后序:Alvin,原名:张秀峰,安徽全椒人,《白月光文集》美篇编辑。爱端坐在你清凉的世界,静品飞亭用心书写心情:痛彻心扉的爱、伤及骨髓的情殇。哥写弟编,珍惜眼前,温暖各自的人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