觅渡

清水心

<h3>  借一叶小舟,我弃岸而渡,要去那烟波阵中探一探水的真性情。   </h3><h3><br></h3><h3> 其实不是渡,我没有彼岸。是从此岸而去,漂泊一转后,仍旧归此岸而来。 </h3><h3></h3><h3><br></h3><h3> 于这片景致,我只是匆匆过客。千百年前来过,千百年后会再来。 </h3><h3><br></h3><h3></h3><h3> 辗转流落,不曾了悟这东逝水般的宿命。</h3> <h3>  岸渐渐退离,水的面目渐渐真切。 </h3><h3><br> 喧嚣终于远去,浸润身心的是满湖绿水的清静幽然。久居江南,从来不缺水的滋润。但是,每一次与水的亲近,依然让我久久沉醉。  </h3><h3> <br></h3><h3> 柔风拂面,一湖春水瑟瑟低语。是说它历尽六朝繁华后的辛酸?还是指点我此后的归路?无法猜度它满湖波纹里粼粼变幻的启示?</h3> <h3>  小舟轻晃,似浮非浮,于水的裸体上徘徊曲折。岸在远方,舟在水中央,我已在烟波苍茫处。水襁褓我如同襁褓任意一株水草。而尘世中耽溺数十载,爱憎怨痴,我心不如一株水草自在;饱食终日,我身不如一株水草洁净。水草何必如我?   </h3><h3><br> 回眸处此岸已远离,而彼岸也不可及。</h3><h3></h3><h3>   </h3><h3> 总是于两岸皆茫茫时,才能发现真心里的悲凉和无奈。我不如一株水草!</h3> <h3>  仰首望天,一片浮云悠悠。俯首看水,一个单薄身影。 </h3><h3>   <br> 是天托一片浮云,问候我的寂寞?是水以一脉柔情,荡涤我的旅尘?   </h3><h3></h3><h3><br></h3><h3> 身外万千繁华落尽,水只收容了我的倒影,并以它的方式将那身影扭曲了,变异了。水中影于是也有了水的真性情,于波纹间婉转隐现。   </h3> <h3>  我却从此不识自己了。舟中人是我?水中影是我? </h3><h3> 此身是谁?此处何处?此时何时?……    <br> 云依旧悠悠,水依旧瑟瑟。   <br> 水天从来只沧桑着自己的沧桑。我自是多心了。 <br>   <br> 我是一个来自偶然的过客。偶然间路过这云下,这水上,偶然间心湖波动,零乱了一些心事。   <br> 水又何曾留意?只漫卷了无边的绿色霓裳,携风邀云,于潮起潮落间呼应岁月的更迭。   </h3> <h3>  任身外,多少落花浮草飘零。</h3><h3><br></h3><h3> 于是起身,寻觅来时水路。归去!天仍是天,水仍是水。我流落的一腔心事,是水声外无韵的歌。 </h3><h3></h3><h3><br></h3><h3>  一篙而去,登岸的是身,那在水中央浅吟低唱的,是心。</h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