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经意的年间,距离家乡的路程远了,离开家乡的时间久了。久而久之,那长长的归乡路,和时间堆积在一起,就在心里堆成了一座山,一座深情而郁郁葱葱的大山。

只是,山在那边,我在这边。足够我十万个眺望的目光衔接在一起,仍无法触摸到她的指尖。

  说不定的哪一夜,她就会不约而至的走进你的梦魇。往昔的林林总总,和被时光扯碎的影片。亲切里有酸楚、惜别中有怀恋,也有一些斑斓的梦幻。是谁打扰了你?让你释放出哪么多那么多的瞬间。醒来,隐隐约约里但依稀会记得的那些乡音背景的片段。不觉坐起来,或抹抹湿了的眼角,或唏嘘不已自语自言。离开很久了,该回去再好好看看。

藏得太久的眷恋,会不小心歪倒,打湿一个无辜的夜晚。

即便再合上眼睛,复活的思绪依旧会吱吱呀呀的碾压长长的回家路。若非是夜半梦醒,其实心里最想的就是能在这个时候给妈妈打一个问安的电话。向往,那座心里的高山!

  这座山,是我一生都会膜拜的圣地。走了再远的路,那里都是最初的起点。随着我们的成熟,能够表达的语言少了,而内心的情愫重了,甚至更多时候习惯于沉默着去思去想。

多想在那山的之巅挂上一盏家门的红灯笼,让我在这千里的凝望里燃放思念。多想在那山能飘来亲切的回音,感受如同学归的呼唤。那山,有花开有吉田,有寿松有福泉。。。

静下来的时候,我总会踮起脚来遥遥的远眺~那座远山。

  能让我感动的泪水纵横、让我仰望的高高的山哪!我盼望能看见黄昏下袅袅升腾的那缕炊烟,多渴望能在星空底下看见灯火的星星点点。渴望着能沿你留好的那扇山门深深的走进去,把我和一切都覆盖在这郁郁葱葱的里面。

这山上有一条你给我留好的路,当你想家的时候就会踩着记忆、循着乡音走回去。头发都花白的时候,青山依旧不老。

  这座山是有父母守护着的阳光之地,宽敞的院落里都是骨肉相连的家人融融而居。每个走出来的人,都是父母在山上栽下的一棵树。即便我们远走也一样在他们身边成长。有厚土,有归宿。

时光荏苒,正谓山高水长。

  高高的山下,就是这座我们要躬身而入的低矮的家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