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7.15

  7岁那年(1953年)我上学了,学校就在医大南门的那条文化街上,叫南昌小学,是所很有名的老学校,成立于1919年,日伪时期称奉天公学堂。


我的故居,

我小时的家在二十中学的西墙外,一所日式的洋房,(带红点的那所房子。)南面院子是伪满时蒙古达尔罕王府。都是中国医大的房产。我父,母都在医大工作,这房子是医大的职工宿舍。1950-1980在此住了30年。沈阳市和平区兴仁街六号,后来改为沈阳市和平区桂林街二段十七里三号。八十年代此地拆迁了。这张照片是我在网上发现的,照片是解放初期中国医大的鸟瞰图,我感到很熟,一下子认出了我的家!二十中学院内的游泳池,假山清晰可见。

南昌街小学

五十年代,学生少,学校更少。我知道的当时小学有南昌小学,汉口小学,市府大路小学,都不是全日制的,要上下午倒班的,而且有的学校只是初小(1-3年),56.57年南昌小学已是全日制的完小(1-6年)。

那时学生住的都很分散,上学要走很远的路,我记得一个姓杨的同学家住沙山那边,还有的在北市场住,每天上学要走一个小时多,我家在医大的北门二十中学附近,算是近的了。

五十年代军队和干部的子弟都有专设的学校:如育红小学,育鹏小学,育才小学,实验中学……后来有的面向地方开放了,如育才,实验等。

我1953年入南昌小学正是我国第一个五年计划开始的时候,全面向苏联学习,中苏处友好的密

月中,那时的口号是苏联的今天就是我们的明天!南昌小学是中苏友好的样板校,学校教学生跳集体舞,唱苏联歌曲,大概56年开始配备新型苏式桌椅,桌椅是连在一起的,桌面带翻盖的,带油纸包装进来的,一下子全换新的,那心情真是爽啊,我校和苏联伊尔库斯克州都有往来,联欢,聚会什么的,都是小范围的,挑选的,我们都没参加过。

南昌小学是个教学设施很完备的学校:有礼堂,操场,露天教室,这在当时的小学里应属一流!学校还有个保健班:为那些身体条件不太好的同学成立的,如体弱,近视,脊柱弯曲等,每天有特殊的饮食供应,喝保健汤……我不在其中知道的不多。

我在学校是个很淘气的学生,学习很好,爱帮助别人,1956年,就是上演电影”祖国的花朵”那一年,我加入了少先队,和那些乖巧听话的女生比,我算是入队晚的了。不知何原因五、六年级的时候被老师看中

我被选为少先队中队组织委员,两道杠。我们六年二班在校是优秀班,

毕业的前夕,随着我班最后一名同学入队,我班成为全校的红领巾班!

记得小学前几年,还都是半日制上学,上,下午倒班,到中午的时候,下午班的同学就已在校外等候了,人很多,于是就有很多的小贩,卖热乎大馒头的,卖素鸡的,卖棉花糖的,扣彩的,……五十年代冬天很冷,学生的衣着都很差,很单薄,穿胶鞋,冻的直跺脚。耳朵红红的,有时向妈妈要出来几分钱,花二分钱买一小条素鸡吃,看着小贩在食盒里用刀把粉色的素鸡切开,抹上面酱,撒上葱花,唉呦,口水都要流出来了。

小的时候我喜欢做手工,经常做把木头手枪,木头刀什么的,有时也和一堆黄泥做小人,做坦克,大炮,我爸说我手挺巧,将来能做个出色的外科医生。有一次学校上手工课,做木偶的头,要用泥做然后上色,我给忘了,就跑到院子里雨水坑里抓了一把黄泥,回到教室,想像小人书里的猪八戒做了一个戴僧帽的八戒头像交上去

了,以后这事就没再提起,在期末的家长会上校领导给家长看教学成果,大家来到礼堂,我第一眼就看到我那个猪八戒摆在那里:优秀奖!


  小学的时候,一年里有两件事特期盼,一是盼过年,二是盼开运动会。那时全沈阳的小学在市体育场开运动会,有春季的,也有时秋季开。有个纪律路小学体育特厉害,每年总分都是第一,第二的。在看台上做观众比运动员还累,要穿标准的队服:白上衣,兰裤子,白鞋,头上还戴着彩纸糊的花环,有老师指挥,一会喊口号,给运动员加油,一会做操,声音宏亮,整齐划一,学校之间PK,拉歌,拍着巴掌齐喊:‘红萝卜炖!红萝卜炖!红萝卜炖完青萝卜炖!...

运动会上最盼的就是中午的午饭,那都是平时吃不到的面包,汽水,有时妈妈也给做个饭盒,里面是香喷喷的蛋炒饭。中午休息的时候,几个小同学围在一起吃饭,参观各自的饭盒,有时还互相交换食品,说说笑笑,别说多开心了。一天下来,饭吃光了,脸晒黑了,嗓子喊哑了,感到特满足!

我在学校最喜欢的运动就是踢球,没有现在那样的足球,是花五角七分买的那种大黑皮球,全班的男同学都喜欢踢,我班的刘某某,李晓光踢的特好还会战术,我平时就跑的快,踢球时是前锋,李晓光叫我往底线跑,我当时不理解:不去抢球,跑这来干什么?现在想起来应该叫沉底传中,我班的足球队很厉害,全校有名!可惜刘某某后来犯罪死在劳改里了,李晓光那是英俊少年,我们的领袖,不知现在如何了?(2017.7.18收到学弟发来的噩耗:李晓光因患脑瘤,已于十多年前去世!😂)

五十年代的沈阳人民体育场

大跃进年代


1958年,我五年级,那是个火红的年代。全国开始了大跃进,每天街上广播革命歌曲,房子和墙壁上有很多的璧画,很多住户的院墙都扒了,叫小院变大院,墙上有大跃进的口号,如一天等于二十年,钢,煤,粮,棉,四大元帅齐升帐,为实现钢铁1070万吨而奋斗!墙上画着一壮汉两手推开两座大山:天上没有玉皇,地上没有龙王,我就是玉皇,我就是龙王,喝令三山五岳开路-我来了!还有炼钢工人像山一般矗立,脚下是穿燕尾服大肚子的英国佬,和戴大礼帽勾鼻子的美国佬,浑身发抖,满地爬!

两件事我记得清楚,一是大炼钢铁,二是大办工厂。

我们小学生当时任务是捡废钢铁,几个人一组,都是有指标的,上哪去找呢?我和两个同学每天去高道口北面的铁路线上,那两边有两座战争时留下的碉堡,门和枪眼上都有很厚的钢板,每天就拿个锤子凿啊,几天后居然卸下几块大钢板,这个高兴啊,赶紧送到学校,得到老师的表扬!有一天姓杨的同学说,没地方弄铁了,有个地方有,就怕你不敢去,我说啥地方啊,有啥怕的?他说在沙子里,在浑河边呢。就这样我们几个同学来到沙山,浑河边开始挖沙子,半天下来我们挖出十几枚炮弹,有的已锈的很厉害,有的还很新,记得后面刻着‘动二式’,是当时炸浑河大桥没爆的炸弹,很沉啊,我们用肩抗,袋装好不容易弄回学校来,一路上行人都奇怪的看着我们,教体育的崔老师看我们扛回炮弹,大吃一惊,让我们小心放下,送到了体育仓库,这事也惊动了校领导和一些老师,纷纷下楼来看,然后说你们太累了,回去好好休息吧,以后不要再去了!再以后炮弹的事也不得而知了。

1958年每个街道都办起了小工厂,‘妇女能顶半边天,从此不围锅台转!’口号就是那时候提出来的,许多家庭妇女做了工人,扬眉吐气了。南昌小学那时也办了小工厂,有糊纸袋的,有生产蜡烛的,有骨粉厂,有化肥厂,生产硼镁肥,过程忘了。还记得有一次负责劳动的郭老师,领我们坐汽车去市化工厂装那些像膏泥一样的东西,装完车,突然厂里一角起了大火,我们几个同学和大人一样拿着铁锹冲过去,砍开滑石粉口袋撒向大火……

我在班里算是大个,体型细高,每次劳动拉手推车,我都在前面架辕,有一次劳动,车子装上东西后,大家后面推,越跑越快,我都站不住了,车一下撞到一棵大树上,手指甲撞飞了,血肉模糊,从此留下一个难看的指甲,算是对那个时代的记念吧。

还依稀记得当时我的作文一段:...小工厂建成后,咱们的前景有多好,生活集体在学校,吃饭不再往家跑,小工厂就是好,光是笔写赞不了...呵呵,夸大其词了!



这一年南昌街小学更名为和平大街第一小学。





1958年全国开始大炼钢铁,一切都为钢铁元帅升帐让路,为完成1070万吨钢而奋斗!从工厂到学校,从城市到农村到处都在炼钢,到处都是小高炉,我记得在39中的小操场上就有学生建的小高炉。

当时这些小高炉被称做‘小、土、群’。


扫盲

在小学四年级的时候,我当上了小老师,学校在高年级的班级里抽出了一些学生,任务是到居民组扫盲,现在可能想像不出来,五十年代,很多人都是文盲,大字不识一个,六亿人口百分之七十都是文盲,国家发起了全民的扫盲运动,我负责的是我家胡同里两个家庭妇女,袁婶和杨姨。用的是扫盲的课本,教她们写方字格,两个都是有一群孩子的妈妈,放下围裙,用舌头舔着铅笔头,写着歪歪斜斜的汉字,我坐在她们的对面,教她们读,教她们写,这些都是在课外的时间里进行的,然后定期向老师报告,这办法很奇特,也很见效。现在回想起来感到很佩服党和政府,提高一个民族的素质有多么不易。

一张宝贵的毕业照

2016年的一天老同学林锡庆网上发来一张照片,就是我们小学的毕业照!我一下很激动:在那特殊,动荡的年代里我小学,初中,高中只留下这张毕业照。照片很旧,但还很清晰。感觉那么亲切,那么熟悉,又那么遥远,那么陌生。心中涌起无限的慷慨:六十一甲子,当年的少年都变成老翁!

照片上的老师,同学还能回忆起一些,照片最后一排靠女生的那个就是鄙人,有几个人现在还有联系:林锡庆(一排右四),陈专初(三排右七),有几个人知道早已不在世了(吴灵芝,刘铁保,刘金生...),照片中坐二排左七的那位是班主任秦玉光老师(已去世),我们班的学霸,大队长张君成(女,三排左七),足球队长李晓光(三排右三),最后一排右七那位同学叫张洪涛,是我的发小,我俩学前就在一条胡同里玩,洪涛你在哪里?真的好想你!

几位恩师

我小学一年的班主任是曲老师(女),二,三年级是杨宝珠老师(女),四年级是彭老师(女),林双喜老师(男),五年级是张秀芝老师(女),梅老师(女),六年级是秦玉光老师(男)。那时的老师就像母亲一样那么真心的爱护同学。

杨宝珠老师特喜欢我和李晓光几个男孩子,她三十多岁没孩子,把一生都献给了小学教育,九十年代已经年过古稀的杨老师不知从什么地方打听到了我,来到我工作的单位看我,我感动流泪,领她参观我的工作环境,请她到饭店吃饭,兴致勃勃的聊了半天,向她老人家汇报了四十多年的经历,打车送杨老师回家,记忆中给了些钱,略表心意

提起张秀芝老师,就让我想起那亲切的面容,她懂孩子们的心里,所以同学们也爱和她说心里话,她家住在学校的附近每天都早来晚走的。大概在1985年我第一次回到母校,见到了张老师,那时她已升做校领导了,过了这么多年她竟然还认识我,她说年轻时教过的学生印象太深,忘不了,她办公室的墙上挂满了奖状,(和平一校是全国的红旗单位,是全国教育系统的先进单位,是沈阳市教育改革的示范校),她领我在楼里转了一圈:学校和我们在时变化不大,只是更干净,更有条理,走廊地板上画着走路的白线,墙上的标牌上写着”肃静”、”轻声缓步”等字样,教室里朗朗的读书声...一切都那么井然有序,一种敬意在我心中油然而生……

秦玉光老师是我们的毕业班主任,特敬业,为人朴实,他关心每一个学生,经常家访,管教我们的时候很严厉,平时又和同学们有说有笑的,记得在一次学校的运动会上,教师组赛跑比赛,大家齐声为秦老师加油,他不负众望,一马当先,率先碰线,我们班级,老师同时获奖,真是自豪的很啊。他对学生要求严格,考试不好的话,他真的跟你瞪眼睛,学生们亲切称他秦百分,他好像上过私塾:上语文课时给我们唱古诗:赤日炎炎似火烧……多好的老师!

记忆深刻的还有音乐祁老师,笔名南洋,一个从广播电台少儿部调来的才华横溢的年轻人,每教我们一首歌,他都把歌词用他那漂亮的粉笔字工工整整的写在黑板上,然后大家齐声朗读,教我们识五线谱,他创作了很多儿歌,我现在还能记起一些。为了增加大家的乐趣,他上课给我们拉小提琴,有时也弹,大家都喜欢上他的音乐课。心里充满对祁老师的崇拜。以后他成立了全市小学里有名的童声合唱队,那时我们已经离校了。

深受大家尊敬的校长谷再新,热情友爱的大队辅导员葛老师,都给我们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难忘的和平一校学习生活使我们这些不懂事的孩子变成了有理想的少年:热爱祖国、热爱科学,尊敬师长,诚实、爱护公物、做国家有用的人...这些基本的理念,深深地印在我们的心里,造就了一代人的优秀品质!

母校情深似海,老师恩重如山!

1959年8月我从该校六年二班毕业,完成了走向人生的起步教育,升入39中学,开始了六年的中学生活。

感谢您!我的母校,

感谢您!中国的百年名校——和平一校。

后记

在写完本文后,大约是2017.6我接到一电话,是和平一校原老校长的女儿‘杰’打来的:她说听说我是59年毕业的校友,想通过我了解一些那个时期学校的一些事情,和平一校的校友为记念母校成立100年准备庆祝活动,在征集材料,并介绍我加入校友群‘牵手’,我正是在这个群里得到了一些珍贵的照片,现把部分照片补充在后面,翻阅时能经常看看这些可敬的面容。

九十三岁的老校长谷再新,现在身体依然硬朗,精神抖擞,每天锻炼身体,和女儿‘杰’生活在一起

原班主任张秀芝老师,这张照片是退团时拍的,应该是25岁吧,精明强干,事业心特强!

音乐老师祁玉详,应该和张秀芝老师同龄,是心中崇拜的偶像!

班主任秦玉光老师,同学们誉为‘秦百分’,教师的楷模!

秦老师老年时的照片

一部为记念建校百年的纪实片2017.11.12在关东影视城开拍,这是演职人员的合影,都是已毕业的校友。



2017.11.15


—— 保藩,于沈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