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7-14

吟咏一首宋词,品味红尘往事
何永伟
《浣溪沙》 秦观
漠漠轻寒上小楼,晓阴无赖似穷秋。
淡烟流水画屏幽。
自在飞花轻似梦,无边丝雨细如愁。
宝帘闲挂小银钩。
喜欢一首诗词或是一篇文章的原因,有时正如喜欢上一个人那么简单——或是因为擦肩而过时的怦然心跳;或是因为擦肩而过后的回眸一笑……而我是何其的幸运,在无意间却发现了秦观的这首《浣溪沙》,它让我爱不释手,使我的内心暖意顿生。仿佛一个男子在他最好的年华里,遇到了一个让他怦然心动的女郎。同时,我也因此喜欢上了秦观。
与黄庭坚、晁补之、张耒号称为“苏门四学士”的秦观,颇得苏轼赏识—— 东坡曾经评价他为“有屈、宋之才” 。秦观生性豪爽,洒脱不拘,因此在他的作品里很少有伤感凄婉的情愫。
我虽然平时喜欢听伤感的歌曲,但是不怎么喜欢看伤感的电视节目和诗词歌赋。因为伤感的歌曲可以舒缓情绪,解除疲劳。而伤感的影视作品和诗词歌赋难免让人入戏太深和使人陷入无边的伤感的情绪中,从而徒增伤悲。
秦少游的词虽然深受白衣卿相——柳三变的影响,但没有柳永“执手相看泪眼,竟无语凝噎”那般缠绵悱恻和伤感凄婉。却有“金风玉露一相逢,便胜却人间无数”和“两情若是长久时,又岂在朝朝暮暮”的自信从容和乐观豁达。
诚如这首《浣溪沙》,原本这“似穷秋”的天气是让人心生厌恶的;这落红,这细雨是使人伤感,凄婉的。但秦少游却厌而不恶,感而不伤!明明是寒冷,可偏偏说成“漠漠轻寒”,如此一来便少了些许寒意和负面情绪;无论是落红还是细雨,历来给人带来的都是忧愁和伤感。但是词中的“自在飞花轻似梦,无边丝雨细如愁。”却把落花写得如此自由自在,写得这般如梦似幻;把这连绵不断的春雨写成这般如丝如愁,如诗如画……
  面对这样的哀伤景象,诗人却内化成一首忧而不伤的作品。词中所描绘出来的那种空灵缥缈的景象,给予了人一种苦涩中略带甜蜜;忧伤里却流露出旷达。然而,少游一生宦海沉浮却能写出这样的作品。倘若没有高才雅量,豁达胸襟又是如何能到达这样的思想境界和人生高度呢?
  他不枉费“苏门学士”的称号,他深得东坡的真传——在那个视政治前途比生命还重要的年代里,他们却“不合时宜”的提出一些与权贵意见相背离的政治主张。所以,无论是秦观还是苏轼他们的后半生大多都是客居他乡,都是赶赴在贬谪的路上。
  身世浮沉,行踪如萍。秦观却依然能傲岸地行走在蓝泽芳草间的人生路上,心中无尘,清风自来的秦少游虽然仕途坎坷曲折,但他的诗词歌赋却惊艳了时光,感动着岁月。
  如果说把“以天下苍生为己任”的当担和“天下兴亡我的责任”的责任感,视为“不合时宜”那么,这个国家也已经到了不可救药的境地。悲催的历史总是有惊人的相似——屈原自沉汨罗后楚国相继灭亡;秦观,苏轼离开人世的二十七年之后,屈辱的“靖康之变”敲响了北宋的丧钟。
  秦观遭受着不公平的人生待遇,面对如此伤感的景物,遇到了令人烦恼的天气……却能“闲挂小银钩”。他的这份淡定和从容,着实让我惊叹不已!
  一个人,只要内心清澈,任由世间风云变化,亦可以纯净无尘,澄澈明净。我深深喜爱的秦少游就是这样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