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代作家曹雪芹苦心创作的章回体长篇小说《红楼梦》是中国古典小说的巅峰之作,位于我国四大名著之首,毛泽东称它为“中国封建社会的百科全书,传统文化的集大成者”。该书涉猎范围广泛,几乎涵盖了整个封建社会的各个方面,从乾隆年间问世流传至今,许许多多的人都在研究在探讨,而每个人似乎都可以从中读出自己想要的答案,可谓“仁者见仁,智者见智”。

  本文暂且撇开其他方面不说,单就书中佛释哲学带给人们的禅悟谈谈个人的看法。我认为整部《红楼梦》中佛教色彩浓厚,作者有着极高的佛学造诣。全书从头至尾始终都贯穿着佛教思想,极其重视世人灵魂和道德的进步和觉悟,并引导世人看透生命和世界的真相,最终超越生死和苦痛,断尽一切烦恼,得到终究的解脱和灵魂的涅槃。讲究四大皆空,所谓“因缘所生法,我说即是空”,只有目空一切,修得佛缘,才能皈依佛门,因此信佛须先修身。

  作者仿佛告诉世人,书中至少有三种人是不适合信佛,同时读者也不难看出另有两个人虽然没有烧香拜佛、吃斋念经,但平日里已结下佛缘,并在冥冥之中不知不觉地自我修行,而且修成正果。

  首先王夫人代表着达官贵人。表面上显得大度和善,说话和气,考虑问题周到,赢得了贾母的偏爱。虽然不曾管家,将贾府事务一概交由侄女王熙凤打理,但能幕后操纵,全盘拿捏,处处迎合自己的心意。平日里吃斋念佛,但内心却十分狠毒。一日午休时假装睡着,只因听见宝玉和金钏儿的一句玩笑,便翻脸不认人,一脚将正在服侍自己午睡的贴身丫鬟金钏儿踹倒在地,并拾手给了她一个耳光,最后逼得这个苦命的丫头跳井自杀。由于看不惯晴雯活泼开朗、敢说敢为的直爽性格,怕她带坏了宝玉,所以大骂晴雯是“小妖精”,最后不顾重病在身的晴雯的死活,无情地将她赶出了贾府,惨死在无人问津的哥嫂家中,可惜了这个“心比天高,命比纸薄”的天真丫鬟。她对庶出的赵姨娘和贾环母子更是不屑一顾,嗤之以鼻,没有一点怜悯之心。

  信佛先修身,像这种虚伪冷酷的人是不适合信佛的,佛主也不会保佑她,所以先有贾珠之死,后有宝玉出家,最终是家道败落,“落了片白茫茫大地真干净”。

  其次是二号人物王熙凤。尽管聪明绝世,左右逢源,但心机太足,贪心太重。在铁槛寺料理秦可卿后事时,为了三千两银子,竟瞒着贾府上下,无情地拆散了一桩婚姻,最后弄得一对恋人双双殉情而死。之后又使尽手腕,诱使慕恋自己的贾瑞相思而亡。更为过分的是威逼尤二姐吞金自尽,一同惨死的还有她腹中无辜的胎儿。其他诸如克扣月钱、暗放高利贷等等数不胜数。其心狠手辣、自私冷酷远远胜过了王夫人,像这种人更是不适合信佛的。

  当然,有时他们也偶发善心。比如在刘姥姥进贾府逗得大家开心之余,王夫人和王熙凤亦略有施舍,接济了姥姥,积下了薄德。后来贾府衰败,巧姐被奸兄狼舅出卖时得到了刘姥姥的施救;王夫人的孙子贾兰和宝玉同时中举,宝玉虽然出家,但也修成正果,且宝玉宝钗之遗腹子贾桂亦带给贾家一线希望,也许这便是人们所说的因果报应吧。

  其三是贾府拢翠庵中的“假”尼姑妙玉。她出身不凡,品性高洁,内心孤傲,且爱洁成癖,不合时宜,因从小多病,不得已皈依佛门。虽身在佛界却心恋红尘,既然修行,何必蓄发?青丝不绞,杂念难除。身为佛门弟子却痴心暗恋着宝玉,所以在宝玉生日时主动下帖祝贺,并与贾府众姐妹一起参加宝玉的生日宴请“群芳开夜宴”。刘姥姥进贾府时,曾随贾母一起来庵中小憩,喝了一口茶,她竟嫌弃刘姥姥的肮脏,并把刘姥姥喝茶用过的成窑小盖钟丢弃。她自称是“槛外人”,但实际上她并未迈出世俗的门槛儿。整个贾府中,她只与两个人来往,除了宝玉,只有惜春。而宝玉对她只有一种敬重之情,所以宝玉对她的疏远,也是情理之中的事了。惜春虽与她谈经论佛,却难以进行心灵的交流,她认为惜春缺少了一点灵气,与自己差距甚远,因此在妙玉的周围没有一个真正的朋友,她独守静庵,心中的孤苦可想而知。最后不是被强盗劫持受辱,就是在贾府衰败后被卖与一耄耋老头为妾,也算是一种报应了,所以说没有修行的人便是与佛无缘,而与佛无缘的人还是不信佛为好。

正是“欲洁何曾洁,云空未必空。可怜金玉质,终陷淖泥中。”

  生活中像以上几种人比比皆是,他们一方面贪得无厌,作恶多端,一方面又烧香拜佛,吃斋念经。有的不知道孝顺老人,有的不懂得尊重他人,心胸狭窄,睚眦必报,斤斤计较,自私自利,求升官发财,求长生不老。“平时不烧香,临时抱佛脚”,像这些人皆与佛无缘,是不适合信佛的,否则便是对佛主菩萨的亵渎,对庙宇佛地的玷污。

  再看书中的贾宝玉和贾惜春,他们都已看破红尘,超然脱俗。

  贾宝玉视钱财如粪土,他摒弃“仕途经济”、功名利禄,普爱众生,没有等级观念,没有世俗杂念,与所有人都能和睦相处,哪怕是地位卑微的奴婢丫鬟。当林黛玉和众姐妹闹情绪时,他便委曲求全,极力地哄着她们开心。晴雯生气时,他就变着法儿让她撕毁自己心爱的画扇,“千金难买一笑”,几把折扇又算什么?在分别遭到赵姨娘和贾环母子的陷害以及父亲贾政的毒打后,心中并无怨恨,反过来还劝慰前来探望自己伤势情况的众人不必牵挂和难过,关心刘姥姥故事中的人物命运等。从不乱发脾气,从未揭人之短,对上不卑颜屈膝,对下不颐指气使,不喜欢的人可以疏远,不喜欢的事可以不为……如此心胸豁达,如此大慈大悲,如此大彻大悟。其实修行在平时,修炼在自身,无须烧香拜佛、吃斋念经这种表面形式。

  贾惜春则一贯静心淡泊,与世无争,为人和善,处事豁达,并洞悉人情真假,世事无常,所以在贾府势败后皈依佛门乃是情理之中的事,一切都是那样的顺其自然、顺理成章。其时她与宝玉一样早已修成正果,化身为佛了。

  现实中有不少人盲目从众跟风,把烧香拜佛看着一种时尚,全然没有放下心中的杂念。特别是那些一夜暴富的土鳖土豪,以为有几个臭钱,便在众人和佛前显脸摆阔,心无诚意,遇事求佛,其实是对佛的大不敬。

  有道是:信则有,不信则无。信佛不是一厢情愿,而是两情相悦。你去拜佛,佛自然不会拒绝,但也绝不是有求必应。佛主和菩萨历来都是笑而不语,它可以笑天下可笑之人,也可以容天下难容之事。信佛之前先应自我修行,只有等你达到一定的品性境界和身心修养,真正做得“人生无求品自高”时,才能与佛进行心灵的对话,所以信佛并不在于表面形式,关键是心中自有佛,佛便在身边。

  读过《红楼梦》的人都知道,书中被佛化的人物,除了宝玉和惜春,还有柳湘莲(他的出家是后来宝玉出家的预兆)和蒋玉菡(他是宝玉留在尘世的替代俗身),甚至包括死后在仙界看护芙蓉花的晴雯(宝玉曾为她撰写了一篇《芙蓉女儿诔》的祭文),他们都是“莲”的化身,哪怕成不了佛,即便做佛前的一朵莲(香远益清、洁身自好)也算是修成正果了!

写于2017年7月12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