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7-13

静谧的午后。

 

季夏夹杂着燥热的暖风拂过面颊,与母亲徜徉在林间小道上,浅听蝉声蛙鸣,凝望明媚的阳光洒落树梢,一切美好如初。


眼帘突然闯入一只白猫的身影。


素来喜爱动物的我不觉欣喜地唤出声来:"猫?"


似乎是听见了我的呼唤,那猫儿抬起碧绿的眼眸,刚好与我的眸光相撞。


同时轻柔地"喵"了一声。

"唉,这猫儿,天天被人喂养成习惯,可是成精了呢!"


同行的女老师勾起唇角,绽放出一抹不知是苦涩还是欣慰的笑靥。


回过眸,再一次凝望那只发丝雪白的猫儿。


纤瘦的身躯,精致的俏脸,琥珀琉璃般璀璨的眼眸灿若繁星。


不料,它向我走来。


清澈的眼眸中水波潋滟。


不知是怎样的心理指使,我竟情不自禁地冲向不远处的小超市,拾起两根火腿肠,匆匆结完账,向着方才与那只白猫邂逅的竹林一路奔去。

不料就那几分钟的光景,已有一个善良的姑娘为它送去了猫粮。


念着或许有了食物它便不会再接受我慷慨的给予,试探性地俯下身,学着它的模样"喵喵"轻唤着。


猫儿抬起眸,眼眸中的犹豫稍纵即逝,下一秒,迈着狐疑的步伐走向我身畔。


轻轻掰下一块肉肠,对着猫儿明媚地漾开浅笑:"喏,小东西,吃呐。"


猫儿先是一愣,继而启唇。


缓慢地咀嚼着。


转瞬第一块肉肠被小家伙吞入腹中。


浅笑安然。

猫儿乖巧地享用着那一份简单而温馨的佳肴。


最后一小瓣肉肠消逝在那一声幸福的"咪呜"声中,猫儿突然间站起身来,柔软的发丝轻柔地在我腿畔摩挲,毛茸茸的脑袋不停蹭着我的裙裾,轻声叫唤的刹那,眸中流光溢彩。


这或许就是它表示感激的方式吧……


不经意间勾起唇角,笑靥如花。


直到我带着微笑与那猫儿道别,它的眸中依旧盛放着满天星辰。

手中另一根火腿肠还未赠出,我一路走向前些天曾邂逅一家狸花猫的巷尾,却遗憾地未曾与这群老朋友相见。怏怏地将整条火腿肠喂给了湖泊里的锦鲤,归来之时,却猛地在楼梯的转角,瞥见了一只清秀的灰猫。


"喵"。


似乎是嗅出了我掌心火腿肠残骸萦绕的肉香,那猫儿猛地抬起眸,喉咙间晕染开哀怨的叫唤。


舒展开掌心,仅存的包装袋里只剩下几块零星的肉屑。


或许是被猫儿那双明眸间的幽怨与绵长拨动心弦,小心翼翼地刮出那残留在包装袋上的肉末,轻轻丢至猫儿身畔。

不想我还未起身,那片肉末已被毫不犹豫地吞进腹中,猫儿又一次抬眸,爆发出渴求的轻唤:"喵喵……"


我哭笑不得,只好再挤出几片残骸,抱歉地勾起唇角:"小东西,真是不好意思刚刚没看见你哈,不然我就不会把火腿肠全部喂鱼了…"


"喵。"又是一声叫唤。


轻轻撕扯开包装,递至它身前:"这样吧,猫猫,我把这上面的肉都给你舔干净,好吧?"


将最后一抹碎末舔吻干净,我起身,对着猫儿道别:"小东西,再见咯,下次再给你带吃的!"


不料猫儿也站了起来。


跟随着我的脚步,一步一步蹒跚着向前迈开步伐。

那只猫儿一直跟着我。


我走一步,它紧随其后地跟上前来。


轻盈地越过石阶,窜过马路,一路跟随着我走向教学楼。


回眸,望向这只性情古怪的猫。


我这才猛地发觉,这只身形羸弱的猫儿,竟腹部丰满地下垂。


我突然想起曾听家中有猫儿的伙伴说过,生性孤傲的猫儿,除非是饥寒交迫,或是即将分娩,才可能会主动和人接近。


也就是说这只猫儿,可能已经即将临盆!


母亲工作的教学楼遥远地展现在眼前。


而方才我购买火腿肠的超市,则在更远的尽头。


我轻轻学着猫叫,呼唤着它越过最后的障碍。


可猫儿停却下了向前走来的步伐,不再向前。


母亲的催促声传入耳畔,眼看着猫儿依旧没有往前走,母亲走来拉过我的手,唤着我踏上归途。


猫儿没有跟上来。

母亲说,倘若有缘,我与那只猫必定再会相见。


正是如此期许。

或许是热爱动物的缘故,每一次出行时,我总是习惯性地带着一根肉肠,或是一瓶未开瓶的矿泉水。


以备沿途邂逅那些在寒风中凄楚地瑟瑟发抖的小动物,为他们奉献出哪怕只是一点微渺的爱心。


不为作秀,不需要观众的掌声与赞许。

只是倾尽全力地给予那些小东西们一份哪怕微不足道的温暖——

滂沱大雨中为一只流浪犬撑起的伞,寒冷冰雪夜中一袭破床单,或是一个躲避寒潮的屋檐。


这些点滴温馨明媚的事儿明明是那般的简单。

而我喜欢唤其"小善缘"。





人生,不过邂逅一场。

能在茫茫人海中与一条生灵邂逅,这需要多大的缘分。


而你需要奉献的,不过一点善心而已。


也许你奉献出的温暖不能收获回报,

或许无人会为你饱含爱与深情的举动给予赞许。


可当你瞥见那一双双晕染着期冀、感激与爱的眼眸时,我相信,这便已是你善良最美的回报。

如今社会,有太多伪装的善良。

人人都参与着那所谓的"放生秀",纵使刚刚放进水中的生灵转瞬就被另一头的人打捞上岸,依旧无所谓地彰显着自己所谓的善心。


也有人利用着别人心灵那块最柔软的墓碑,以拯救濒危生灵为由,做着见不得人的勾当。


人们身处在这个没有温度的世间,常常抱怨着人心的冰冷,却忘却了,去奉献自己一份无暇的善良。


其实不过是分享一点爱心而已。

何尝简单。



离歌漾落笔于2017.7.13

愿能温暖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