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7.12

万物生/图文

凌晨两点,我起床坐出租车赶往荷花池边,这是初秋的清晨,我来到这里,攀爬在季节的悬崖,寻找生活平稳的支点。池塘半米的杂草布满露水,没穿雨裤和雨鞋的我膝盖以下都是湿的,有些冷。

只有忍耐这彻骨的冰凉,我架上三脚架,听着蛙声喂着蚊子,等待着早霞在空中打卷,可天空雾气腾腾,耐心地等待了近一个小时后,迷人的霞光躺入池塘中,那一刻真的很感动。兴奋的我连按快门,瞬息的天色只持续了几分钟,之后雾气消散,而霞光又被乌云所笼罩。

初雪的荷塘,早霞穿过对岸傲立的树影,温暖的洒在冰雪消融的冰面,在霞光的映射下冰面形成了优美的色彩和肌理效果,被雪包裹着的残荷依然傲骨铮铮的挺立在冰面上。像是一幅魅力独特的生态艺术画卷。我包裹在厚厚的衣帽里,身体似乎都失去了控制,僵硬迟钝,可我还是享受在这初冬的早霞中纪录大自然美景的愉悦。

初雪落入冰冻的池塘,随着气温回升雪在消融过程中形成了千变万化的几何图形。冰面上有冻着的荷叶,还有那垂折的荷枝或牵手搀扶或依偎倾诉,或被雪包裹着但依然傲骨铮铮的挺立着,冰雪消融的冰面因为光线及冰面呈现出不同的色彩及纹理极其生动。正好对岸森林中有一红衣人正在穿行,我按下了快门纪录了着极富美感的画面。

野外的池塘蚊子出奇的多,抹了防蚊花露水,全副武装,戴巴夫帽子手套,可只要是露出的皮肤都逃不过蚊子的叮咬,我们与蚊子都是这个秋天最美的景色。天空中鱼鳞云形成了迷人的放射状,好绚丽的画面,我急忙俯下身来,此时荷叶便高高耸立于蓝天中,像是少女的裙摆,两只高高的莲蓬遥在另一边,一道霞光透过荷叶,我们瞬间变亮。

晨雾厚重,我们在等待最好的时刻,架在三脚架上的相机收了又放。等到太阳出来后,天空逐渐变得宽敞,白云像要贴在湖面上了。水天一色,遥远的地平线边是茂密葱绿的树林,我的心情不再阴郁,急忙用广角尽收眼前的美景。不远处,一定有什么在看着我们,那一刻,我感受到了被保护。

万物生: 英国皇家摄影协会学士会士(LRP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