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季节,是一个开始做深沉而有色彩的梦的季节。田野里,有几分寂静,路过的声响很少很少。风的来来回回也不忍打扰。炽热里的一切,如初般的清秀,青青禾苗、萋萋芳草。几朵或几簇鲜花点缀着,纯真的微笑无一点点的招摇。~如你我的少年。

  被收割过的田野不再有不安的气息,除了小兔偶然的出没,欢欢乐乐的与它的爱情邂逅,蹦蹦跳跳的嬉戏导演着绿丛里的最美童话。人声远远的缥缈传来,都变得隐隐约约。骄阳熏过,让滴翠的诗行成熟起来,开始能尝试着读懂季节的歌。或经常有骤雨不期而至,滂沱的急性子彻底湿透了刚晒干的心情。乌云掠过,一翻身又挺直身子葵花般的成长。

这是一片青春的丛林,这是一片有着年轻梦想的青纱帐。茁壮、蓬勃而有些固执。。。

  青春总是最美好的光阴。叉开双脚,站在太阳底下、星夜底下,齐刷刷的彼此检阅。让厚土覆盖开始底蕴起来,学会和风雨博弈。直到单薄的身影里开始有了六块腹肌的棱角,你也开始了有节奏的拔节的疯狂成长。于初醒的清晨里、于开始慢慢安静下来的黄昏里,屏住呼吸站在这片青春的丛林里,都能听到你“咔啪咔啪”拔节的声音。这也是负载着梦想成长的心跳,伴随一丝丝不安和急迫。

这个时候的你被绿色的血液涌动着,一切那么无畏、一切那么美好。。。

  终于,不再年少。 禾苗走过燥热的盛夏,一眨眼就成长为大片大片茁壮的青纱帐,亦如安娜、喀秋莎钟爱过的那片青春的白桦林。深绿色是这里的主题色调,粗壮的身段已经五六节了,终于感觉可依靠可寄望了。

浅粉的长缨,是这片青纱帐里盛开的最美的花儿。也是你倾吐出的第一首羞涩的情诗。曾经单纯的字行里,已经情意婆娑。多情的风从远方吹来、轻抚而过,便会引来阵阵沙沙的私语。青春的青纱帐里,没有一颗孤独和流浪的心。

  绿色,是最饱满、最有生机、最充满希望的生命颜色,也就是感慨的青春无敌。可惜,它无法统治我们生命里所有的周期。我们每个人都有一片自己的青纱帐,有一个自己的梦想。每个已经走出青纱帐的人,都会留恋也只能远远的挽唱。

每一株绿色,最后都会用金黄的颜色来诠释青春的价值。那就是成长的收获和价值。

每一粒的饱满里已无一丝成长的苦楚,都是甘香甜润。~那也是我们已经实现了的大大小小的梦想。

我的遥远的青纱帐。

混沌的冥想着,油然而迫切的开始盼望着青纱帐复又长起来的日子。。。

  这个季节,是一个开始做深沉而有色彩的梦的季节。田野里,有几分寂静,路过的声响很少很少。风的来来回回也不忍打扰。炽热里的一切,如初般的清秀,青青禾苗、萋萋芳草。几朵或几簇鲜花点缀着,纯真的微笑无一点点的招摇。~如你我的少年。

  被收割过的田野不再有不安的气息,除了小兔偶然的出没,欢欢乐乐的与它的爱情邂逅,蹦蹦跳跳的嬉戏导演着绿丛里的最美童话。人声远远的缥缈传来,都变得隐隐约约。骄阳熏过,让滴翠的诗行成熟起来,开始能尝试着读懂季节的歌。或经常有骤雨不期而至,滂沱的急性子彻底湿透了刚晒干的心情。乌云掠过,一翻身又挺直身子葵花般的成长。

这是一片青春的丛林,这是一片有着年轻梦想的青纱帐。茁壮、蓬勃而有些固执。。。

  青春总是最美好的光阴。叉开双脚,站在太阳底下、星夜底下,齐刷刷的彼此检阅。让厚土覆盖开始底蕴起来,学会和风雨博弈。直到单薄的身影里开始有了六块腹肌的棱角,你也开始了有节奏的拔节的疯狂成长。于初醒的清晨里、于开始慢慢安静下来的黄昏里,屏住呼吸站在这片青春的丛林里,都能听到你“咔啪咔啪”拔节的声音。这也是负载着梦想成长的心跳,伴随一丝丝不安和急迫。

这个时候的你被绿色的血液涌动着,一切那么无畏、一切那么美好。。。

  终于,不再年少。 禾苗走过燥热的盛夏,一眨眼就成长为大片大片茁壮的青纱帐,亦如安娜、喀秋莎钟爱过的那片青春的白桦林。深绿色是这里的主题色调,粗壮的身段已经五六节了,终于感觉可依靠可寄望了。

浅粉的长缨,是这片青纱帐里盛开的最美的花儿。也是你倾吐出的第一首羞涩的情诗。曾经单纯的字行里,已经情意婆娑。多情的风从远方吹来、轻抚而过,便会引来阵阵沙沙的私语。青春的青纱帐里,没有一颗孤独和流浪的心。

  绿色,是最饱满、最有生机、最充满希望的生命颜色,也就是感慨的青春无敌。可惜,它无法统治我们生命里所有的周期。我们每个人都有一片自己的青纱帐,有一个自己的梦想。每个已经走出青纱帐的人,都会留恋也只能远远的挽唱。

每一株绿色,最后都会用金黄的颜色来诠释青春的价值。那就是成长的收获和价值。

每一粒的饱满里已无一丝成长的苦楚,都是甘香甜润。~那也是我们已经实现了的大大小小的梦想。

我的遥远的青纱帐。

混沌的冥想着,油然而迫切的开始盼望着青纱帐复又长起来的日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