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月与夏

五月来时

夏天还未睡醒
房前的树刚结成绿
柴门钻进早起的新
五月没敲门
只托窗台上那盆
半开的栀子
用香气掀开了
斜搭在夏天肚皮上的
薄薄的锦被

夏把五月迎进了门

斟上一碗早茶
摆开去年那盘
未定输赢的棋
轻盈的风跳着胡旋舞
一步步挪进了屋
她把自己装成个看客
一心想
偷着学点艺

房前的树影儿

从西徘徊到东

桌子上的茶早已凉透
棋子爬满棋盘
五月与夏
谁也没有开口
谁也没有赢
谁也没有输

六月与夏

夏说
她喜欢这时节的荷
六月便挽衣下水
说尽了好话
求勤快的鱼儿
为他偷来

一缕荷香

摆上夏床头
那张朱红的木几

夏说

这个时节的蝉儿
最会唱催眠曲儿
六月险些吓破了胆儿
爬上高高的杨树枝头

交一只蝉儿为友

日日夜夜为夏鸣唱

夏说

这个时节的果子
很甜很甜
六月便摘来
水灵的桃子
润甜的樱桃
软糯的杏李
杨梅偷着躲进雨里
被六月寻着
泡作一坛美酒
献给夏天赔罪

谁都知道

六月对夏爱得热烈
可谁也知道
贪心的夏
怎会真的爱上谁

七月与夏

七月从夏的肩头跳下
摘上一支狗尾草
轻轻撩动夏的心波
夏追在七月的后头
满头大汗地跑
步子踩在惨白的水泥地上
烟尘四起
七月,多狡猾
扭头朝夏痴笑
鬼脸做的真吓人
夏天止住步子
假装,认输。
七月得意的笑
刚爬上嘴角
夏连身跃起
一个猛扑
双双卧在地上,

路边看热闹的树

笑成了傻子
捂着肚子说
原来
七月与夏
又长成了娃娃

其实,对于夏,五月是那远道而来的客,他是懂,是知,是一杯茶,一盘棋就能诉尽衷肠的可靠。五月与夏往往无言,其实,这无言又是万语。

而六月,六月是个痴情人,她把她所有的爱都交给了夏,却不曾想过,爱给得太满,就成了怨,成了烦,成了千方百计的讨好和想尽办法的逃避。六月不懂爱,六月也不懂夏。
七月呢?七月是夏的尾巴,儿时便跟在了夏的身后,可能许久未见,也许日日相伴,这样的一个友,是哪怕你白发苍苍,哪怕你高高在上或是低到尘埃,在他面前你都会变回那个儿时的小娃,彼此毫无防备,只是相望而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