村头的老槐树上,叽叽喳喳的小麻雀在飞来飞去,树下面坐着几个妇女,有一个妇女怀里抱着吃奶的孩子,身边另一个妇女手里拿着小玩具正在逗孩子玩,剩下的那几个正在议论村上这些天发生的故事。

靠山屯住着百十户人家,这里的人都靠着种地来维持生计,虽然改革开放了,这里人们的思想观念还是没有彻底的改变。
村里人无论是农忙季节还是农闲时候,尤其是傍晚的时候,大家相聚在老槐树下闲聊上几句,你就能听到村上谁家的小子到了结婚的年龄,谁家的姑娘到了该嫁的时候,谁家的老母猪下了几窝羔子,谁家的媳妇不孝顺等等……
这几天中心议论的话题,就是前几天村上来了一批人,这些人扛着仪器,开着大客车,浩浩荡荡的住在村头老张家,这下,村民们都沸腾起来了,都像赶集似的把老张家围个水泄不通,于是,这事就像春风一样,刮遍了附近的乡屯。
要问这些人是干嘛的呀,我就跟你们交代清楚,是城里人来拍电影的,听说是一位作家来采风的时候,看见了这样美丽的大自然,震撼着这位作家的心灵,他把这样如诗如画的美景写成剧本,剧组导演很青睐这样的乡村自然景观,就这样,这个剧组千里迢迢来到了靠山屯实地拍摄。
这些天,村民们白天看剧组排练,晚间就聚到这颗老槐树下议论着今天看到的景象。
坐在这些妇女当中还有一个嘴里叼着烟袋锅的张老汉,这个老汉眯缝着小眼睛,嘴里吧嗒吧嗒的吸着烟嘴,一句话都没有,他就是喜欢坐在这里望着远处的美景。
正在这时,就听见老槐树对面开来一辆大客车,吱嘎一声,就听见里面一个女服务员喊,车到靠山屯,这个时候,从车上走下来一个女子,穿着合体的连衣裙,乌黑的头发上带着一个好看的发卡,粉白细嫩的脸,好看的鼻子上面,架着一个宽边的墨镜,脚上穿着一双高跟鞋,老槐树下的几个人惊呆了,都目不转睛的望着对面的女子。。。
女子下了车,乘车长掀开车的后备箱,从里面一件一件的把包裹放在了地上,车长上了车,听见喇叭响了几声,车,嗖的一溜烟开走了。
对面的女子把眼镜卡到头上,用手遮在头上朝着老槐树下张望,看见这边的人就喊起来,刘家的嫂子,我是山杏,你们过来帮帮我。
几个坐在树下妇女,刚开始还以为是来拍电影的,听到女子喊是山杏,都不约而同的朝对面走去。
几个人帮着山杏提着包裹行李,一边谈论着家乡最近的新鲜事。
山杏的家住在屯子的中间地带,很快几个女人就来到山杏家的门前,远远就看见山杏的娘在院内凉被子,山杏的娘也听到这几个女人叽叽喳喳的说话声,可是,却没有想到自己的女儿就要到家了,山杏的娘不紧不慢的望着这些人,山杏看见自己的娘了,远远就跑着过来抱住自己娘,哇的一声哭了起来……
大家帮着山杏把包裹拿到屋内,几名知趣的妇女都各自回家了。
山杏一年多没见到娘了,看着娘的鬓角都花白了,牙也脱落,很是心疼。
娘望着眼前的山杏,似乎淡漠了很多,总觉得山杏不是以前的朴实的孩子了,山杏似乎明白了娘的心思,就破涕为笑的说:“娘,我在外面很好,别看我穿着很时尚,可是,我的骨子里还是一样的,我是入乡随俗”山杏娘听到这里,就说:“那好那好,咱们可不能学那些低贱的女子,做那些低贱的事”山杏一边听着娘说话,一边从拉杆的皮箱里取东西。
山杏这次回来,给娘买了里外三新的衣服,还给家里的哥嫂小侄女每人一套新衣服,还给家里买了一个DVD,山杏的娘看见山杏给家里花钱买了这么多的礼物,心里既高兴又数落着山杏。
娘“自从我爹过世后,你一个人带着我和哥哥过日子,真的不容易,为了给哥哥结婚,欠下外债,我只好去城里打工,在城里,我遭到了很多的磨难,因为我没啥文化,只能找些做饭馆服务员的工作,赚钱少,又很累,后来,我遇到了一个好心的姐妹。。。
她说:去做保姆共吃供住比较划算,就这样,我辞掉了饭店的活,来到别人家做保姆,这家人对我很好,按时给我发工资,还替我报了一个夜校,我也很守本分,得到了主人的赏赐,让我长期在这里干活。
娘一边听着山杏讲,一边示意山杏脱掉鞋子,山杏询问哥哥嫂子干嘛去了,"你哥嫂听说你这几天要回来,去集上卖猪去了”
娘两个唠的热乎时候,就听见院子外有人喊上了,拍电影了,大家去看啊!山杏听到院外喊话,就问娘是怎么回事?山杏的娘就说村里来人拍电影的事诉说一遍。
山杏从来没看过拍电影,也顾不得坐车的劳累,央求着娘也一块去看,山杏的娘说:你要是去看也行,但是,有个前提是不许弄得花枝招展的,让老少爷们看着说三道四的。
山杏简单的梳洗了一番,换上一身得体的休闲装,俊俏的脸上洋溢着笑容,看上去就像秋天的苹果一样,山杏跟着娘很快来到眼前的果树林,这里集聚着很多围观的村民,大家都挤着看热闹,谁也没有注意山杏的到来。
山杏的娘怕山杏看不到精彩的拍摄,就拽着山杏挤到了前排,山杏两个眼睛似乎没离开过演员的视线,一会跟着抿嘴笑,一会跟着掉眼泪,时不时的还做着手势。
不到一小时的外景拍摄,很快结束了,山杏还意犹未尽,就听见导演说停,大家带着扫兴的心情朝着原路返回。
山杏也随着众人往回走,就在这时,一个陌生的人拉着山杏,山杏和娘一看都不熟悉,这个陌生人对着山杏说“我是剧组人,我们导演请你留步,有事请你面谈。
山杏听到导演找自己,索性跟着陌生人来到导演的面前。
这个导演对着山杏说:你是这个村的吗?山杏回答说
“ 是”
“你对拍电影感兴趣吗”?
“这个嘛,我从来没想过”
“那这样,我给你个机会,你想尝试一下吗”?
“ 我没有表演的功底,也没有表演的天赋”
“ 我看你的形体不错,你的文化程度是”?
“我高中毕业,就去城里打工,在也没念其它的专业”
“哦,如果你喜欢这行,我就让你从群众演员开始,可以吗”?
“这个嘛,我想想回答你可以吧?明天回复你,谢谢导演”!
山杏回家观看拍电影,无意间被导演看中,山杏和娘回到家里,忙着张罗做饭,也就没把这件事放在心上。
第二天,天刚蒙蒙亮,远处家家户户炊烟升起,鸡叫声划破了上空,狗叫声彼此起伏,勤劳的村民开始了一天的劳作。
山杏也起来了,看见娘早就把饭做好了,手里拿着芦花母鸡刚刚下的蛋,朝着自己走过来,一边走一边小声的嘟囔着,我的山杏很久没有吃到家里的鸡蛋了。
山杏梳洗过后,看着哥哥嫂嫂还没起来,就去帮着妈妈喂猪。
刚刚吃过早饭,就看到了村主任来家里,山杏很久没看见主任叔叔了,就迎出屋门,主任看见山杏如此的变化,惊讶的对着山杏说:你要是走在外面,叔叔我可不敢跟你说话,叔叔“快坐下”
说着话,山杏给主任叔叔倒了一杯热水,主任叔叔望着山杏说:
“女孩子大了,越变越好看,这话真是不假”
“我是来告诉你们一声,拍电影的导演让你们家山杏回个话,哦”
“叔叔,我知道了”
山杏娘看着眼前自己的女儿,心里想,如果女儿生在城里有多好,可以让她多学点其它的本领,将来就是考不大学,也能有别的技能,农村还是落后。
想到这些,山杏的娘就问山杏,“你想不想去呀?如果有情趣,你就去吧,赚钱是一生中立足根本,但是,如果一生中只为了赚钱活着,那就失去人生的乐趣”
山杏听着妈妈的话,似乎也动摇了,跟着娘去了电影拍摄组。
就在当天晚上,村里的老槐树下,又开始广播了,那个山杏回来了,你看进城回来就和咱们不一样了,你看人家皮肤那个细腻、你看人家穿着那身衣服、你再看人家走路的那个姿势、你看人家说话的语气也不同了。
啊呀,张嫂,“你就别说了,城里就是和乡村有区别的嘛”
“你看山杏这次回来,还被剧组看中了,还是多去外面闯荡好哇,如果我年轻,也一定去外面的世界看看”
“什么”“我说大妹子,就你出去还不得被人家拐卖了”
嘻嘻哈哈的声音响彻山谷,几个女人坐在老槐树下又开始了新的一天播报。


一个喜欢记录生活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