话说周女士和邹先生夫妇回到加拿大之后,心一直牵挂着西班牙的这条朝圣路,我走在路上,也和他们一直有联系,他们归心似箭的心流露在字里行间,这是我们5月22日的交流摘要:

我记住了他们秋天可能会回来,那时候,我应该已经离开这条路,早已经回到巴黎的家了吧。

6月6日,我已经走到了法国比利牛斯山脚下了,离边境小城,也就是他们夫妇上次出发的Saint Jean Pied de Port 只有40几公里,也就是步行2天的路程了,早饭时,我突然想起他们,就随意发了一个信息给周女士,一方面打听一下她丈夫邹先生的身体复原状况,另一方面呢也告诉他们一声我(一口气走到底)的新决定,我的潜台词是,我会代替他们了却未酬的壮志,哪知道,一分钟后收到了周女士的回复,吓了我一大跳:

Piliar 姐姐重拾14年前的背包

我希望能见到这位中国的神父,于是委托周女士帮我打听他的联系方式,因为不久我就会走到那个他在教堂当主持的村庄。

Lognoño6月18日的花展,我可是记住了,真的要感谢周女士一路上对我的细心和爱心指点,和我分享他们的一切经验。

下面请大家读这篇美篇文章,是周女士本人亲自写的,说的是她先生在朝圣之路上患病后,不能继续前行,不得不离开朝圣之路返回加拿大,在火车站因语言不通遇到困难,一个如天使一般的西班牙大姐(Pillar 姐姐)突然出现,热情地帮助了他们夫妇, 一直把他们送到马德里的机场。。。然后当他们在6月初从加拿大重返西班牙朝圣之路后,这位Pillar姐姐背起自己14年前的老背包,陪着他们走了一程的感人故事:

我后来在那个村庄见到了那位中国神父了吗?

在Pillar姐姐的家乡Legroño, 我见到她了吗?

我何时能赶上周女士和她的先生?他们在前,我远远在后面,我们之间有221公里的路程,就算他们俩在原地一动不动地等我,我还要连走10天才能赶上他们,何况他们俩每天也走得欢呢,我何时能赶上他们呢?当然我的前方还有800公里路要走。


故事未完,待续!

如果有意跟踪和关注并支持我从2017年5月12日起到2017年7月底的从法国到西班牙的1200公里朝圣之旅,请按此二维码;如果想加入我的关注群,在加我微信时可以注明:申请入群。

陶嘉 2017年7月7日 于 

西班牙卡斯蒂亚-莱昂地区 Sahagún 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