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晓张幼仪,是从徐志摩开始,她是徐志摩第一任太太,也是中国近代第一个离婚的女人。


相比林徽因和陆小曼,不管是电视还是小说,对张幼仪都惜墨如金。

她没有林徽因的温婉如莲,亦没有陆小曼的妖娆如火,但却有坚韧沉静的朴实之美。

她就如那墙角寂寞绽放的小花,隐忍的让人感动,漠然的令人心疼。


关于徐志摩的对与错,好与坏。我不愿多说。但写张幼仪,却怎么绕也绕不过这位才情、恋情都轰动一时的多情诗人。


他们的婚姻是旧式包办婚姻。媒约之言,父母之命。

一个是江南富商,一个是家世显赫,可谓珠联璧合,天合之作。


都说有些人,你看到他的第一眼,你就知道在劫难逃。

我说,有些人,如果第一眼就看不上你,不管后面你再做什么仍无济于事。

 

对于这个15岁就辍学嫁给他的结发妻,徐家的少奶奶。

他的眼神总是自动飘过,很少正眼,不闻不问、不理不睬,即便是夫妻生活也是例行公事,只为传宗接代。


无论是婚前亦或是婚后,徐志摩对张幼仪,只有鄙弃。

在他第一眼见到她的照片时,他就下了定论,称她是乡下土包子!这个印象根深蒂固,以至即便后来他们离婚了,也难改变。


张爱玲说,"一个人不爱你的时候,你哭闹是错,静默是错,活着呼吸是错,连死了都是错。"


他于她,是一首雪月风花浪漫的朦胧诗。她于他,是一曲朴实无华的乡村歌谣。

他恨她,反感她,厌恶她。他甚至认为她是这段婚姻的始作俑者,而忘了她也是包办婚姻的牺牲者。


刚结婚,他就直言不讳告诉她,“我要成为中国第一个离婚的男子”。


面对丈夫无端的挑剔冷漠,面对自尊心一味的被践踏。

张幼仪选择了沉默,委屈求全、温良顺从,把心放到了,很低很低,低到了尘埃。


她以为只要自己克己复礼,恪守孝道,就可得到他的理解,冰释前嫌。

她以为只要自己相夫教子,异国陪同,就可摆脱被抛弃的命运。

她以为只要自己"三从四德",不犯任何过错,她始终是徐家的大太太。


但所有这些都只是她以为。

因为你无法叫醒一个装睡的人,就像你无法感动一个不爱你的人一样。


她的秉性感动了公婆,赢得了上下认可,却在他那感觉不到任何爱,哪怕只是微乎其微,一点点儿。


五年光阴,对于相爱的人而言,仿佛弹指一挥间,但对不爱的人而言,不啻于无底的深渊。他们之间真正在一起,算来不超过四月。而大多数时候,他都是一个表情——沉默是金。


郎心硬如铁,妾心碎一地。

最后,她连这个徐家少奶奶的位置也保不住了,岌岌可危。

因为此时,他遇到了自己的"灵魂爱人"。

他已容不下她了


一个男人对一个女人有多深情,对另一个女人就有多冷酷绝情。

每读一次徐志摩写给林徽因的诗信,我仿佛能感受到一旁的张幼仪,暗自垂泪。


在她怀彼得时,他提出了离婚,并且不顾虑打胎的危险,不念及她的生命,逼她去堕胎。

面对她的不接受,他勃然大怒,索性不告而别,留下已有三月身孕的张幼仪一人,在这举目无亲、语言不通的异国他乡。


哀莫大于心死

半年以后,在徐的一再坚持下,最终他们还是签署了离婚协议,终结了这段无爱的婚姻。而当时,他们的第二个孩子刚生下来才一周。


她的丈夫。不,应该说前夫,才华横溢,风流倜傥,感情丰沛,给很多人写过许多浪漫的诗篇。

在离婚时,他按捺不住心中暗涌的喜悦,即兴赋诗一首《笑解烦恼结——送幼仪》,而这也是生平送给她的唯一一首。


"此去清风白日,自由道风景好。听身后一片声欢,争道解散了结儿,消除了烦恼!" 

是的,他倒是真痛快了。

解除了无数烦恼丝儿,恢复了自由自在身。

潇洒挥手,奔赴真爱。

但他带给她的却是,心底难掩的凄凉,一辈子的疼痛。


她说:“我是一把秋天的扇子,是个被人遗弃的妻子。”

他们是中国"文明离婚"的第一对,她成了中国第一位离婚的女人。

这在当时,不啻重大新闻,引起了广泛关注,掀然大波。

以至多年以后,还被别人不断的提及,成了茶余饭后的谈资。

在张家,之后很长的岁月也不愿言及,可谓家门不幸。


鸟在天上,再累也要飞,鱼在水中,哭也不见累。

不是所有的好姑娘都会有好姻缘,也不是世间所有事都顺理成章。

人,命好的,一生跟一个男人,命不好的,或许后面跟了两个、三个……。

也或许是,从此单身,痴痴怨怨的坚守。


人不自立,必自毙。生活从来都是要自己成全。

婚后的她,简直是一部励志大剧,女人崛起的伟大赞歌。

"我要为离婚感谢志摩,若不是离婚,我可能永远都没有办法找到我自己,也没有办法成长,他使我解脱,变成另外一个人"。


他是她的劫,劫后重生。蝴蝶之所以美丽,那是它经历了痛苦的蜕变,生活里最彻底的伤害,往往也是最有力的成长。


婚姻失败,次子夭折,她的人生彻底跌入了谷底。在那段晦暗的时光里,她一边经历伤痛,一边蜕变成长,用所有的痛淬炼出了一个全新的张幼仪。


张幼仪把自己的人生一分为二,"去德国前"和"去德国后"。

在此之前,她什么都怕,在此之后,她一无所惧!


当一个人,真正经历过生死的抉择后,经历过那暗无天日的苦痛和绝望后,如果最后,依然放弃了自杀,选择了坚强的活下去。

那么这样的生,是有希望的、也是勇敢的、更是真正自由的、意志的选择。


离婚后的她开始变得充实而又忙碌。她一边上班,一边学习,一边接受系统教育,一边接收新派思想。

她不仅出任了上海女子商业银行的副总裁,利用家里人脉,将银行带出了困境。

她还创立了云裳时装公司,使之成为上海最高端、生意最兴隆的时尚汇聚地。就连陆小曼、唐瑛等当地名媛都在那做衣服。


她成了风雨中的铿锵玫瑰,独立自信,坚强果敢。而她和徐志摩的关系,离婚后竟也奇迹般的开始缓和,变得融洽,书信不断,甚至还时不时地接济前夫。

对徐家二老,离婚后她仍一如既往继续悉心照顾,直到养老送终。

而前夫父亲徐申如更是把房产海格路125号(华山路范园)过继给了张幼仪,并认她为干女儿。


当飞机失事,噩耗传来,陆小曼不肯面对现实,哭死过去。

林徽因则让梁思成拿回了一块飞机残骸,挂在了卧室中央。

只有张幼仪,命儿子前往肇事点,领回尸骨,发布消息,召集朋友开追思会。以一己之力,料理着徐志摩的后事。


如果人死,魂魄真能回家,当看到这一幕幕,不知道这位娶名女人后,苦乐参半、冷暖自知的徐志摩,可曾后悔过,当初的薄幸!


时间是最大的革新家。万事万物都抵不过时间的洪流。


好也罢,坏也罢,爱也罢,恨也罢,一切都过往云烟。


人生如书,读不尽,人生如景,解不完。

人活着不只为了自己,而活着,却要活成自己。


(这篇是我几年前写的旧文,图片跟文都发在朋友圈。那天看小美的帖,突然想起来了,稍微整理润色了一下,发来大家看看探讨下。对于她,他,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一番见解,所谓仁者见仁智者见智。其实关于这类名人的文章实在太多。若有雷同也正常,毕竟大家引用事例都是一样。😜😜备注一下。女子双脚“逆天”的照片,来自朋友圈一朋友。上天的节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