留不住的岁月
有一段忘不掉的故事
难忘故事里有一个抓不住的你
你是
一部电影
一部小说
一首诗
一种情怀
是我心底抹不去的香
抚不平的伤

所有好与不好的总和
都是我心底的那首歌

我好像在哪见过你


    “你听不到我的声音 怕脱口而出是你的姓名
想确定我要遇见你 就像曾经交换过眼睛
我好像在哪见过你 我在劝我该忘了你”



有一个女孩,你曾经想牵她的手。有一个你中意的男生,你曾经想拥抱他的人。

如今大家却各自浪迹天涯,山长水远。我们才会明白,在这漫漫人生路上,再也不会遇见曾经的他们。
只是我们会在别人的故事里迷失,以为那是在写自己,因为总有悲伤那么相似,总有眼泪一样无辜。




我好像在哪见过你,这首歌,仿佛是我心里的禁忌,轻易不听,可愈久愈深爱

初听薛之谦是15岁那年的冬天,初中部的广播里稍显稚嫩的女播音说:今天傍晚有人点了一首歌,送给三年三班的莫桑。

在那个寒风凛冽的傍晚,穿着厚重大袄只露出一双眼睛的我,放下了手中的热水瓶,把耳罩摘下,风一吹,有些刺疼,而此时质量并不算太好的校园广播声从四面八方涌来:

“夜深人静,那是爱情……”

心似乎第一次被一个遥远的温柔的声音,耳朵似乎没那么冷,仿佛有些痒痒的。

  那天傍晚我旁听了一场,在那个年纪里算是声势浩大的暗恋,只是如今想来不痛不痒,而薛之谦,莫桑,都被我记在了那首叫认真的雪的歌里。


此后的冬天,南方若有雪,忍不住想起。



有人说,没有暗恋的青春算不上真正的青春。


怎么说呢,我还是有过青春的。
那段时光里每个要早起晨读晚睡温书的日夜。

以及那个怎么也追不到的人,他的眉眼 声音,我都记得。

因为我并不知道他的姓名。

只是误入教室看到的背影,空旷的教室只余下少年在板书的沙沙声。


鬼使神差的,我坐在了最后一排,目不转睛地看那只骨节分明的手写出一个个字。一笔一划十分硬气。


等他写完,回头要放下粉笔,突然看到了我,猝不及防的,我笑了一下,用了最烂俗的说辞,我找某某,她是在这吗?


他似乎想了一下,说她是隔壁班的 ,你去那边看一下,说着给我指了一个方向。


我只能礼貌的笑着说谢谢,话止于这里。 在他回以礼貌的笑容中,我挪动了步伐,一步两步,心里似乎有一个声音:告诉他,字写的很好看啊 ,问他叫什么啊,直视人家啊。


只是,我什么都没做。

后来便开始了莫名其妙的偶遇。


清早的面馆人不算多时,我爱坐在外面吃着面,他此时骑着车叫声康叔,便取走打包好的面;


常去背单词的田径场观望台,看到了他,靠着栏杆,有河风吹来;


课间升旗时,我忘带校牌匆匆跑回教室,在楼道口和他不期而遇;


周末去书店刚下公交,人行道红灯下是那张无比熟悉的脸……




我和小希说,我总是遇见同一个人,是缘分吗?


  


“那是因为你心里有他,人群里才格外关注”


她这么告诉我。


你是不是喜欢上了一个人

是吗? 喜欢一个人会有什么表现

当你想着一个人,然后问出这个问题的时候


或许喜欢的

怎样的人 ,相处了吗?


我还不知道他叫什么


故事的后来呢?


  后来我也没有做什么,只是在每一次偶遇里,目不斜视的擦肩,然后再回头。


只是写试卷写到深夜时,拍拍自己的脸,明天,明天不再碰到就不用要想他了。


只是在高考红榜出来时,看向理科那三百个名字,想着他会是哪一个。


最后路过那个人行道,下意识再看那个方向,他会不会再出现。


等回高中拿录取通知书时,再次在校门口见到他,离第一次遇见已经两年了。


看着他手里同样的录取通知书, 有些突然的 ,把他拦下,问了一句:你考的哪里?

他有些错愕,说了一个城市。



  再后来,我就一个人坐上了北上的火车,去了全然陌生的城市,耳机里放着的 ,是薛之谦的歌:


“我还要遇见几个你,才能忘记你”

在那个城市,那个明知他不会出现的城市,我喜欢上了听一个小众电台,只因声音相似,我多看两眼的人,只因眉眼如他。


眨眼又是两年,我想我大概是全然忘了他吧。

开始接受另一个人的邀约,在奶茶店里,他说,我是书法协会的副会长,如果你喜欢,我可以给你写情书。


我放下手中的马克杯,抬眼看他,不知怎么了,就问:你的粉笔字写的好不好?


话脱口而出,两人都有些愣。



  最后,还是没有接受那位学长。


原因是什么,不言而喻。


只是这些年,我一个人,心里住着一个人,即便我始终不知道他的名字,不打听他,对他的故事一无所知,可他依旧在我心里。



而薛之谦从开始的默默无闻,如今已经大热,他出新歌了:


和你有关 观后无感
若是真的敢问作者 何来罪恶
劝人离散 有多为难

若美丽的故事来的太晚

所以到哪里都像快乐被燃起
就好像你曾在我隔壁的班级

人们把难言的爱都埋入土壤里
袖手旁观着别人尽力撇清自己
我听见了你的声音
也藏着颗不敢见的心
我躲进挑剔的人群
夜一深就找那颗星星

我以为旅人将我热情都燃尽
你却像一张情书感觉很初级
人们把晚来的爱都锁在密码里
字正腔圆的演说撇清所有关系

你听不到我的声音
怕脱口而出是你姓名
像确定我要遇见你
就像曾经交换过眼睛

我好像在哪见过你
我好像在哪见过你
我好像在哪见过你
我在劝我该忘了你



在他深情温柔的嗓音里,我终于崩溃大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