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南的雨季,每年六月上旬到七月初,又称梅雨,或霉雨天。所谓梅雨,大概与梅杏成熟、杨梅红透时节同步,三天两头下雨,因此称梅雨,实在很应景逢时,很有画面感。还有一个叫法,霉雨天,估计是老百姓因为天天下雨潮湿,家里衣服晒不干,很容易发霉,而称做霉雨。

一字之差,却分明是两种意境、两种心情。梅雨者,充满诗意,雨亦有趣有情有灿烂;霉雨者,整日忙于生机之人,在抱怨没有太阳给生活带来太多的不便,完全是一片湿漉漉的心情。

鲁迅很不喜欢江南的梅雨季节,所以他选择北京生活,北方人大多也不喜欢江南的雨季,潮湿、闷热,伸手一抓,仿佛都可以捏出一把水来。有责任的家庭主妇更不喜欢梅雨天,因为每天洗过的衣服怎么样可以晒干,成了问题,特别是家有新生儿的。

今年的梅雨,气温较低,虽然雨期长,但少了闷热的感觉,往年那种连墙面地砖都“流汗”的现象基本没有出现。尤其到了六月底七月初,空气质量出奇的好,经常出现纯净的白云和湛蓝的天空,如果刚巧去了某个山坡,抬头望去,甚至会产生西藏天的错觉。或许是因为碎碎念叨想走318去拉萨,或许是因为每每有意气相投的同行者,今年的梅雨季,才有了别样美丽的风景:蓝天、白云,流霞、曙光。

其实,艺术作品,大凡能够吸引人、打动人,流传下来,都因为作者有一份不为人所知的秘密情结隐藏在作品中。无论李商隐,还是徐志摩,那些优美的诗句为谁而吟,可能至今无人能说准,但是,肯定是为谁而写,而且这些诗句,又触动了后人读者心底的那根情弦,才会教人刻骨铭心,流传成千古绝唱。

自然景色,又何尝不是如此呢!心中有情爱,花鸟虫鱼、枯藤古树,皆可入眼入心成美景。心中有怨恨,看啥啥不顺眼,喝水也会感觉塞牙。

读懂了诗人和风景,才会产生美感。写给谁人读,说与谁人听,此情此景又为谁人。这很重要。

昨天,天气预报说,出梅了,小暑了,所以兴致勃勃地整理出几张近期的随手拍,细细碎碎地写了这段文字,以记录心情。

  某个午后,一杯清茶,三人围坐,天南海北,不亦乐乎。


  甘于沉寂淤泥,经过几多年的磨砺,才开出洁白艳丽的莲花,这是藕的笑靥。

(感谢同学的片子)

梅雨啊梅雨,只因有你而丰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