题记:

六月,用了近月时间去了趟新疆。这地方太大太美,可去该去的地方太多,只让人感觉时间太短!在新疆游荡的记忆里,国道217线的800多公里行程是最值最爽的了。


国道217线起于新疆阿勒泰市,止于新疆和田市,全长1753公里。沿线北段以克拉玛依区域的戈壁荒漠、风蚀、盐碱地貌为主;中段从独山子至库车(独库公路)全程翻越天山,号称新疆最美公路,是217线的精华所在;南段以纵贯塔克拉玛干沙漠的407公里的沙漠公路为主。


此次新疆之行曾先后两次行在217线。



  第一次踏上217线是从奎屯去往禾木村。

奔向禾木的心境让人无暇顾及眼前似曾熟悉的景色。揣着禾木让人无法言表的满足返回时,217确给了自己不小的惊喜……

  以百公里时速窜过的戈壁荒漠与走走停停细细品读的戈壁荒漠真的相差太大。

无论是制造与自然的混搭;

还是自然天成的小景美色;

或是路旁走过的生命,都在认真讲述曾经和正在发生的故事和传说。

那层叠堆码的壮阔丰腴、

那单色独山的突兀流彩、

那小溪浸蚀的壮阔平峡、

那暗淡荒原上突然闪现的耀眼洁白,

那披红挂彩穿过流云般碱滩的阵列,守望着这荒凉中的单调与华丽。

  只是42度的气温的确融化了在戈壁荒漠寻找各种奇珍异石的念头。

  从218线拐头向北,再上217线已是十几天后。从哈密开始就一直仰望的天山,终于得以走近亲临了。


离开那拉提草原的前晚一直很忐忑。前几日因天气原因交通管制,在"伊眧公路"被拦回,与白石山主峰近在咫尺确无法接近,无论怎样声情并茂地诉说几千公里的不易,执法的警察小哥总是笑着点头,就是不肯还你驾照和行驶证,除非调头后停在检查站向伊宁方向的停车区才能领回证照,就这样结束了与"独库公路"并称的"伊昭公路"的行程。如再因天气无法上"独库公路"就真的太衰了。店主人安慰道:只要明早刮风就不会有雨。


早起大风吹来满满的欢喜。立即出发,从早上八点到晚十点应该能够一点一点地丈量这不到200公里的美途。

  天山脚下的草场山峦一如伊犁河谷般润美,

自由行走的马儿常会无视地与你并行几百米,没有惊恐和一丝的不安……。急着赶路的当地车辆只有长按喇叭挤进其中、见缝插针般的通过。

就在这与马群、牛群、羊群相伴漫行之中,雪峰已近在远方唤你了……

近处的峰已褪去银装,裸着斑斓的身,静静的候着那绿绒的新衣,

谷底的溪伴着弯延的山路,把一切都润湿得生机勃勃,

远处的盘山路如同天山身体被撕裂的伤口,将山抖落的尘(泥石流体)串起,风啸声似在提示——危险勿停。

  穿过几处较大的泥石泥区,离垭口已经不远了。山势也渐行渐缓,未融的雪也多了起来,散在迎风的坡上,背阴的谷里依旧填满了雪,似永不消亡的冰川。

  寻了处能够停车的"开阔"地,回头好好看看来时的路。此处的海抜应快到3000了,狂欢的风让人离崖边一米的距离就有想蹲下来的本能。

来时的路已无法用广角镜头去展示,只能拍下局部的长焦特写。

沿坡而下的雪一直冲上了不宽的路。被清除后仍旧占据了三分之一的路面。穿行在两米多高仅容两车小心通过雪墙,只能车拍了。

时断时续的雪墻一直延续至垭口之后,连任性的"泡泡"也懂事地安静下来。

  翻过垭口向独山子方向,碎石临空的山体依旧很多,只是大多离公路较远。

尽可慢行开窗饱览奇景,

那在两山之间回型盘旋如山间梯步的公路;

山顶峥狞山体平滑而多彩炫丽的群峰;

从山顶直挂而下的天瀑,时不时就会被风戏成满天的雨雾,散花般地下落数百米,汇成谷里那不息溪流;

集水成潭的炫蓝小景,在多彩山体怀里静卧着,未曾泛起一点涟漪;

誓要爬上高山之顶的绿绒般的平贱生命;

浓云在群山之中上演的光影游戏;

行在这时而雄奇险峻时而丰腴多姿的境里,润万物而美其身的天山,已让人感动得只有膜拜而无语无泪。

  即将结束华彩美途,天山再次让人呆立在他的面前。

从远山而下的涓涓细流至此已汇成咆哮不羁的湍流,在峻峰之间切削出百十米深的幽深峡谷。


后记:


行在国道217线,似浓缩了的新疆之美。虽只经历了其中的部分,荒漠的奇幻多彩、天山的润美俊雄、丰腴的自然生命都让人动容而难忘。没有走完的路定是要走的,希望不要太久、希望发现更美,愿此间生命自然共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