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情可待成追忆


文/紫陌轻岚


岁月那么浅,一转眼十年光阴已逝若云烟。缘分那么深,多少次转身你我依然是彼此心底难以忘记的人。这么多年,在生命的际遇里,人来人往,你我兜兜转转,所幸一直没有走散,在时间的阵痛里,我们隔着时空的距离寂静守望,默然相伴。

  不管世事如何变幻,存留在心底的永远是十年前你我初识的美好模样。犹记初相识,你我是在诗歌散文聊天室,你是一叶红帆,我是清馨素雅,你的诗情画意,我的清雅秀丽,如微风拂过水面吹起涟漪圈圈,如露珠滑过叶片遗落缱绻绵绵,如阳光洒进心田播下暖意连连,虽然从未谋面,那份心灵相撞的震撼,足以牵动两颗孤傲的灵魂。

  人生恰如初相见,一切都是最美的模样,你的浅浅情意,我的淡淡欢喜,醇美,恬静,没有刻意,没有矫情,只有心灵的共鸣,只有灵魂的相吸,那份心喜,不着痕迹,却如初恋般令人怦然心动。从此,漆黑的夜空不再是孤独无望,荒芜的岁月也不再是兵荒马乱,你我在诗的海洋里徜徉,用文字丈量着天涯与咫尺的距离。你说你是前朝为我而诗的男子,今生今世你是为我而来,我说我是今生为你而词的女子,万水千山我因你而美。此后的日子,你写诗,我赋词,把每个寂寥的日子都涂染上彩色,使单调的生活浸染芬芳。

  多少次你醉酒后给我打电话,用一口流利的英语向我诉说你的思念与牵挂,那一刻我坚信在你的生命里我是被你小心珍藏的女子,因为我曾经读过这样的一段文字“如果,一个男人醉酒之后,打电话给你,一定要珍惜这个男人,因为他是一个在心里最深处一个干净的角落藏着你的男人。或许你是他的知己,心灵相通让他深深依恋。”所以我也小心的把你珍藏,隔着天涯,以文字相交,在文字里快乐着彼此的快乐,忧伤着彼此的忧伤,幸福着彼此的幸福,纯净无染。

  你说走在风雨霜雪的尖刻里,你从未说伤痛,那是因为我的温情温暖着你。

我说如果可以,与你相寻一座忘忧岛,天穹之下坎坎伐檀,采薇而归,你拈花,我微笑。如果可以,与你相携一缕晨曦,静赏花开娇艳,蝴蝶翩跹,你轻吟,我倾听。如果可以,与你相守一窗明月,拥灯徜徉于唐风宋雨中,你写诗,我赋词。如果可以,与你相约一曲雅筝,以高山流水为镜,以悠扬柳絮为发,采梅花的蕊,集幽兰的香,共织一帘幽梦,成就一场倾国倾城之恋,而后与你一起缓缓老去。

  然而,这样充满诗情画意的日子终究在时间与空间的距离里渐行渐远,当有一天,你悄然离去,我再也找不到你的踪迹,空留那一首首凄美的诗妄自苦恋那份逝去的岁月,一份落寞深深萦绕在心头。你可知,自从与你相识,我所有的文字因你馨香也因你成殇,没有你的日子是多么的孤单。多少个黑夜我徘徊在寂寥的空间,读你遗落的诗行,徒留一声轻叹,而你,永远也无法看到我想念你的模样。你可知,你转身离去的刹那,世界跌落了一地的疼,我在忧伤里不断的沉沦。后来,我词的基调全是哀伤的,清风说在碧舫填词数岚儿最幽怨,再后来我不再写诗不再填词,那首《我曾是一个填词的女子》是写给你的最后的绝唱。

  紫陌红尘,谁为谁驻足,谁又为谁瞩目,谁许诺过谁山盟海誓,谁又还得清谁情深意重,拥不得,留不住,一切都随流光而逝。回首前尘往事,是谁从唐风宋韵中走来,携一身空灵与忧伤,与我执手相契,让我倾尽灵魂与你翩然,赋尽诗词与你吟唱,又是谁在吹奏一曲笙歌之后,没有一句辞别,便系着一叶红帆独自远航,把我丢在冷冷的水域,独品繁花委地的忧伤。不想去追究这场孕育千年的聚散,是谁轻负,哪个轻误。

此情可待成追忆,只是当时已惘然,时光深处,我独倚一隅,任思念在心底无限的蔓延,却找不到一个突破的缺口。你撕去了我生命的春夏秋,只留下一个冷冷的冬,我该如何走出这份严寒?这么久以来我一直不去触碰文字,不去写任何有关思念的话语,怕触痛心底那根脆弱的神经。我在慢慢学习不去读你的诗,不去念你的人,不去触碰那道刻画在心底的伤痕。或许有些情只能寄放在天涯,两两相忘,此生,你若安好,我便不扰,我愿隔着思念的距离,以最温暖的姿态,祈愿你幸福。


图片来自网络,致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