绍兴是名副其实的文化名城,说这里是一片钟灵毓秀的土地并不为过,因为从古到今,许多名人志士都与此地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

绍兴素有水乡、桥乡、酒乡、书法之乡、名人之乡的美誉,有着深厚的文化底蕴。

  绍兴人"聪敏而好学"。

在古代,这里的私塾和接受文化教育的比例,要明显高于其他地方。

从古至今,这里为中华民族培养了一大批具有民族灵魂的人物:卧薪尝胆的勾践、中华书圣王義之、大诗人陆游等,这些优秀人物里还包括蔡元培、周恩来和鲁迅……。

  我们这一代人,是读着鲁迅的文章长大的。

小学时,有《少年闰土》;初中,有《社戏》、《故乡》、《藤野先生》、《论雷峰塔的倒掉》、《"友邦惊诧"论》、《记念刘和珍君》;高中,有《药》、《祝福》、《阿Q正传》、《拿来主义》、《灯下漫笔》等等。

鲁迅的文章,一直伴随着我们逐渐地成长。

从小学读书开始,鲁迅名字和他的文章,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从那时起,我对绍兴也充满了敬仰和向往。

  几十年前的绍兴,小河随处可见,如蜘蛛网一样纵横密布,载于河上的一条小船,从这家到那家,那个时候,绍兴的水路交通比公路交通更发达。

千百年来,一条条小河,承载着人们的欢乐和痛苦,滋养着生活在这里的每一个生命。

有谁曾想过,我们曾经的"水乡泽国",比"水上威尼斯"要早何止几百年!


  一艘乌蓬船轻轻摇来,细雨纷飞,溶入了河水里,泛起了一圈圈涟漪。

乌蓬船被雨水镀上了一层,显得更加乌黑油亮。

  船前,刚刚剪开浊稠的河面,船尾的木浆,又一把给抹平了,被河水弥合得无缝无隙。

遥想当年,鲁迅先生也许就是坐着这样的乌蓬船,离别了故乡,走向世界的。

  鲁迅在厦门大学任教时,写了一篇著名散文《从百草园到三味书屋》。

"我家的后面有一个很大的园,相传叫作百草园……其中似乎确凿只有一些野草;但那时却是我的乐园。"

 

   "听蝉鸣唱,玩耍嬉戏,玩蟋蟀、捉鸟雀。"

"百草园的动植物,有可听的、有可玩的,有可看的、有可吃的。 "   

 在这一脍炙人口的散文中,鲁迅以如诗的笔触,舒卷自如地描绘了一个百草园里,浓厚的生活情趣和天真烂漫、妙趣横生的童心世界。    

百草园,也吸引了我的这次雨中探访。

  "黄梅季节"的绍兴,天气十分闷热,让人透不过气来。从旅馆出来,我不顾旅途的疲劳,迫不及待地来到了鲁迅故里。

去寻找孔乙已常去的咸亨酒店,品一品醇香的加饭酒,以及那入味的茴香豆;

去看一看祥林嫂常去洗衣的小河,还有那河上的石头桥。

一路上,雨,时大时小地下个不停;

树木花草经雨水一洗,显得愈加青翠。

远山沉浸在一片迷雾之中,被丝丝缕缕的云岚缠绕着,浓淡相宜,好一幅江南水墨丹青画。


  步入小街,两侧白墙黑瓦的旧式民宅,江南民居建筑,给人一种古朴久远的感觉。

穿过水巷,站在石砌拱桥旁,忘记了酷暑。

桥下湾湾的流水,乌蓬船一条一条,从小桥下驶过,荡起了层层涟漪。

听朋友说:绍兴是桥的博物馆,造型各异的石孔桥,随处可见,目不暇接。

  虽说已过容易心潮澎湃的年龄,但这诗性景观,仍令我心底涌起难以言状的愉悦。

可惜没带纸笔,无法痛快淋漓地描绘,现在,只能静静地用眼去看,用耳聆听,用心领悟。

我不由得放慢脚步,沿着鲁迅先生笔端,慢慢去寻觅……。

  入口处,有一座洋溢着浓郁水乡风情的大型浮雕,浮雕上镌刻着鲁迅的半身像,左侧镌刻着"鲁迅故里"四个苍劲有力的大字。

黑白相间的巨幅版画上,鲁迅头发平直,面颊刚毅,似断若续的轻烟从指尖飘出,是远眺?是凝思?那截烟蒂还没有熄灭,先生分明没有走远!

看着鲁迅沉思的像,让人不由想起他的名句:"横眉冷对千夫指,俯首甘为孺子牛"。

大义凛然的神态,让人敬佩的感觉油然而生。  



  壁画前,塑着几个小孩嬉戏玩耍的造型,一下子又让我回想起鲁迅笔下,那栩栩如生的童年画卷。

一条窄窄的青石板路,一眼望去游人如织。

鲁迅故居到了,粉墙黛瓦,麻石铺地,质朴洁净。

一栋栋年代久远的建筑,有很多曾经出现过鲁迅的笔下,咸亨酒店、三味书屋……。

  大街上,人影依然在不停穿梭。

两边的店铺里,有卖臭豆腐的、有卖茴香豆的、有卖地方特产的。

商家阳光的脸上,己看不出一点旧社会的痕迹,心情早就不像几十年前那么沉闷了。

  我怀着一颗虔诚的心,慢慢地走近鲁迅故里,也走进了鲁迅曾经有的一段生命。

  从街口往里,有一个三进门的深宅大院,亭台楼阁非常考究。

门口,有两个威严的石狮子,依然向往来的人群,叙说主人曾经的辉煌。

这个宅院的主人名叫周福清,正是鲁迅的爷爷。

  德寿堂,大厅两旁的左右柱子上,有一抱对"品节详明,德性坚定;事理通达,心气和平。"

原来叫宁寿堂,因为避讳曼宁皇帝,所以改名叫德寿堂。

鲁迅很少来到这里,一般只有举行大事的时候,他才会来这里。

  第二厅堂,绍兴俗称"大堂前",是周氏族人举行重大喜庆治动和祭祖的活动场所。

 走过"德寿堂",转过侧门,便进入鲁迅小时侯听故事的小天井,俗称"桂花明堂"。

  鲁迅小时侯,夏天经常躺在桂花树下,一张小板桌上乘凉。

鲁迅的继祖母蒋氏,经常在桂花树下,摇着芭蕉扇,一边打扇,一边给小鲁迅猜谜,给鲁迅讲述"水漫金山"、"猫是老虎的师父"䓁故事。

鲁迅从小就受到民间文学的熏陶,从而,为他以后的文学创作,提供了丰富的素材。

后来,他在《狗.猫.鼠》、《论雷峰塔的倒掉》等文章中,均有生动的回忆。

 走过桂花明堂,便来到鲁迅的卧室,他的第一篇文言文小说《怀旧》,就是在这里完成的。

  这是鲁迅的卧室,也是他当年起居写作的地方。

房间虽不宽大,也不奢华。

看上去倒是有点 "庭院深深深几许 ,杨柳堆烟愁无清" 的感觉。

不知怎地,突然想起了朱氏,想起了许广平。  


想起了他们的《三人行》,在那个年代,当然还有《伤逝》。

有人说:"亲情使我们之间无所不有,却唯独没有爱情"。

而又有人说:"爱情是一种永久的信仰"。

我想,他们抑或我们 ,都被不幸言中了,不折腾就不精彩。


  1909年夏,鲁迅从日本留学回国,从杭州回到故乡。

先后在绍兴府中学堂和山会初级师范学堂担任教职。

这间旧居,曾经是他接待学生和朋友的主要场所。

   我静静地打量这座老宅子,在那略显残破的表面下,因为鲁迅,它似乎有了精神……

最终鲁迅从这个日渐没落的旧宅子,走了出去,打开了中国文学的新天地!

 "少年润土"——是儿时鲁迅最要好的少年朋友。

他曾经让鲁迅认识了一个在书本上见不到的陌生世界。

鲁迅在小说【故乡】文章里,这样写道:"深蓝色的天空中,挂着一轮金黄的圆月,下面是海边的沙地,都种着一望无际的碧绿的西瓜,其间,有一个十一二岁的少年,紫色的圆脸,头戴一顶小毡帽,颈上套一个明晃晃的银项圈,手捏一柄钢叉……"

  其实,"润土"的真名叫章润水,他家在绍兴城外,曹娥江边——杜浦村,离鲁迅家有七十里地。

"润土",他平时不爱多说话,自从与鲁迅认识后,他给鲁迅讲了很多老家的新鲜事,比如:雪地捕鸟、海边拾贝、看瓜剌猹、潮水看鱼……。

这使少年的鲁迅,对他产生了很深的敬意。

他们时常在一起玩耍,二人情同手足,这种友谊,一直持续到青年时代。

这种无忧无虑、逍遥自在的生活,也一直流存于鲁迅对童年的回忆中。

  小说《故乡》,以"我"回到故乡的见闻为线索,回想儿时童年生活触景生情。

闰土童年的开朗与中年的贫困,以及他那一声"老爷"所呈现的心灵的麻木,随着时间的变迁,曾经的友谊,只能留在儿时的记忆里。

  我又开始寻觅起那两棵枣树来。

鲁迅写道:我家门前有两棵树,一棵是枣树,另一棵也是枣树。

如果没有老师讲解说,这是一种怎样的无聊,还以为他只是为了要多拿稿费呢!

  不管我怎么认真的寻找,除了学会了辨认,什么是枣树?还真没找到两棵。

难不成是鲁迅写作写晃了眼?

  穿过几个院井,呵,到了!

门上有"百草园"三个圆润的题字。  

怀着期待的心情,我走进百草园,心里一直在想,百草园,曾经给年少的鲁迅,带来了多么大的乐趣!

其实,它没有鲁迅在文章中描写的那么大。

走出故居,我对这小花园还是最期待的。

  百草园,曾是新台的周氏家族共有的一个普通菜园,看上去有几亩地大,现在仍旧是菜畦成行。  

细雨中,青青的菜叶娇弱嫩绿,并不茁壮,或许这只是一种点缀。

  "不必说碧绿的畦,光滑的石井栏,也不必说蝉鸣在桑树叶里长吟……单是泥墙地一带,就有无限趣味,油蛉在这里低唱,蟋蟀在这里弹琴",

门里,有一块不规整的褐石,上面刻着鲁迅对百草园那如诗如画的描述。




  如今,除了有一口井,一颗高大的皂角树以及在一块石头上刻着"百草园"三个醒目的大字外,已难寻觅旧踪,不觉有些遗憾。

鲁迅所描述百草园,是一个有着无限趣味的地方……

看惯了高墙上四角天空,对于童年鲁迅来说,百草园无疑是美妙的乐园。

那些快乐童年时光,虽然已随风飘逝,但鲁迅却把他的那份乐趣,记入了文中,留给我们的是隽永的回味。

其实,在我们每个人的童年时代,又何尝不曾有过,一座属于自己的百草园呢?

  未曾想过,鲁迅先生可以有这样的"无限趣味"!

都说百草园,是先生儿时的天堂。

或许,我没有他那样仔细的观察,亦或许,我无法用心去品味。

鲁迅先生写的百草园,是他的内心罢了!

他儿时的快乐,单纯的心灵,与他热爱的百草园,是一起的。

亦或许,有些事情,不是单纯靠眼睛,能体会得到的。

所以,鲁迅先生的文章,真正震撼的是心灵!

品鲁迅的文章,就像是赏这百草园一样,品内心,品人生。

  我最想去的地方,还是"三味书屋"。

于是,又迫不及待地循着鲁迅的描述:

"出门向东,不上半里,走过一道石桥,便是我的先生的家了,从一扇黑油的竹门进来,第三间是书房,中间挂着一块匾——"三味书屋"。

我走了不到三百米,遇到了一座小石桥,桥下小河,窄成了一条带子,停靠着几艘瘦瘦的乌篷船,船篷已被雨水打湿,显得格外乌黑发亮!

跨河去书屋,只需要走过两块搭在河上的石板。

  "三味书屋"是寿镜吾老先生开的私塾,在鲁迅年少时,此私熟在绍兴城内颇负盛名。

寿镜吾先生,在21岁考中秀才。

以后,便不再去继续应试,而是选择在三味书屋,以坐馆授徒为业。

那时,他对当时的贪官污吏深恶痛绝,所以鲁迅不愿走做官经商之路,在很大程度上,是受到了他老师的影响。  

鲁迅12岁到17岁时,在这儿就读过。

鲁迅曾评价他的塾师,是"本城中极方正、质朴、博学的人"。

寿镜吾在这里,坐馆教书达60年,他的为人和治学精神,给鲁迅留下了难忘的印象。

  三味书屋,是三开间小花厅,本是寿家的书房;书屋后面有一个小院,种有两棵桂花树和一棵腊梅树。    

书屋基本上如鲁迅文中描写的那样:

屋正中,上方悬挂"三味书屋"匾额,下面是一幅《松鹿图》,两边柱子上有"至乐无声难孝弟,太羹有味是诗书"的对联。

中间陈列的方木桌和高背椅,是寿镜吾先生的讲台,两排椅子,专供来客歇坐,学生书桌,放在两边墙角根。

三味书屋旁,另有三个书屋,里面的书桌摆设,摆放仿照三味书屋。

游客可以和当年鲁迅一样,坐在弥漫着淡淡的墨香的氛围中,做一回私塾里的读书郎,感受鲁迅儿时的私熟场景。

我深深地呼吸着这里的空气,贪婪地寻索着鲁迅的声息,这里曾是鲁迅成长的摇篮啊!

   鲁迅的书桌,原本是在侧门边的,因为门口进出的人多,他便向老师要求把桌子移到屋子的最里面,也就是书屋的东北角,这样,我们便看不到那个"早"字了,尽管在门外够着瞧,可是光线太暗,人离得太远。

据说,当年鲁迅为久病的父亲去寻找一种药,延误了上学时间,迟到后,他被老师严厉的责备了一顿。

少年鲁迅为此,心里一直很难过,就悄悄地用小刀,在书桌右下角刻了一个"早"字。

  从此,他每天提早起床,再也没有迟到过,而且成绩总是名列前茅。

那个年代所读的书,大都是枯燥乏味的古文,但对鲁迅来说,那是一种乐趣,是他生活的一部分。

  少年的鲁迅,求知欲很强,他除了完成塾师规定的《四书》、《五经》等功课,还多方寻求课外读物,如:尔雅音图》、《登已类稿》等等。

鲁迅读书并不死记硬背,而是注重理解掌握。

因为他读书都按照"三到"的方法(口到、耳到、眼到),所以比别人学得快,学得好。

为此常常得到塾师的称赞。

正是因为鲁迅童年的刻苦勤奋、博览群书,所以,才奠定了他以后的写作基础。

  我曾问导游书屋为什么要起名"三味"呢?

导游解释说:"三味书屋"先前叫"三余书屋"。

"冬者岁之余,夜者日之余,阴雨者晴之余",告诉学生要珍惜光阴、勤奋读书的意思。

寿镜吾的祖父将"余"改为"味","三味"的意思为:"读经味如稻粱,读史味如肴馔,诸子百家味如醯醢"。

将知识比如美味,也体现了寿家塾师的良苦用心了。

   少年鲁迅,13岁时因家道中落,他每天要来"百草园"后街——【垣济當铺】典當衣物、首饰后,给父亲买药。

童年的书习生涯,只是鲁迅写作素材的累积,而后来的家境转换,给他造成的影响,这才是他写作功底升华的人生转折点,

  当年,鲁迅的祖父周福清科场舞弊案发后,鲁迅的父亲被革去秀才身份,此后就一蹶不振。

郁郁寡欢,借酒消愁,以至病魔缠身后,被庸医所误,年仅36岁就去世。

  从此,鲁迅家就从小康人家而坠入困境。

经历了这一系列的家庭变故,少年鲁迅饱受世态炎凉和人情冷暖,上层社会的堕落和丑恶,对他的思想产生了极大的影响。

从而,最终他走上了一条寻求真理的道路。

  漫步故里街巷,常可闻酒香四溢,百年老店——咸亨酒店,更是宾客满座。

能在咸亨酒店浅酌豪饮,己成了许多来鲁迅故里游人的一大快事。

  "咸亨"二字,最早见于《易经·坤卦》"品物咸亨"句中,"咸亨"的"咸"是都、皆的意思,"亨"是通达的意思,会意就是万事吉祥,财运亨通。

  品味酒店文化,也是旅行的一部分。

这条街的左边,就是著名的咸亨酒店,它坐北朝南。

门外,塑有鲁迅笔下人物孔乙己的雕像,还有一副对联:"小店名气大,老酒醉人多"。

当时,来咸亨酒店喝酒的主顾不多,大多是在柜台外,站着喝酒的"短衣帮"。

一般 有身份的主顾,都跑到西首的"德兴酒店去了,鲁迅的塾师寿镜吾,也常去那儿喝酒。

来咸亨酒店喝酒的里面,经常有一位特别的"长衫主顾"——孔乙己,他是鲁迅家的邻居,屡试不第,穷愁潦倒,嗜酒如命。

鲁迅以"孟夫子"为生活原型,溶入了鲁迅所熟悉的旧知分子的生活经历,塑造了"孔乙己",这个艺术形象典型。

  绍兴人把喝黄酒叫做"咪",取一只浅浅的土陶碗,倒一碗见满,浓郁如娟丝般顺滑,香气四溢,略带甜。

就着几颗茴香豆,如孔乙己一般,品尝酒的精华与美味。

鲁镇的"咸亨酒店",本来就是因"孔乙己"而闻名的。

  绍兴的酒,可谓是家喻户晓啊,绍兴老酒历史悠久。

早在两千多年前,越王勾践就以此佳酿献给吴王,传说中吴的军队狂饮此酒。

绍兴,还有一条河和酒有关,这就是绍兴城内的投醪河。

  绍兴老酒以精白糯米和麦曲为主要原料,绍兴酒素有越陈越香的特点,所以素称老酒。

所谓的越陈的老酒,其实酒龄指在酒窖里的年龄,出了酒窑拿出坛子装入酒瓶就不能算酒龄了。

  绍兴的地方风俗,家里生了儿子,要酿一坛酒,放进酒窑封存,等到儿子长大一举高中时,拿出招待宾客,称之为状元红。

家里生了女儿,也要酿一坛酒,等到女儿出嫁时,拿出来招待宾客,这个酒就称为女儿红。

如果女儿比较年长,还没出嫁,那此酒就叫花雕(一朵美丽的花即将凋谢)。

如果到很老了,还没嫁出的,此酒就叫太雕(成了老太婆,还没出嫁)。

 所以在绍兴想喝老酒或者买老酒,从不同的名字,就知道酒的年龄了。一

  臭豆腐、茴香豆、糟鸡、扎肉、莓干菜和热腾腾的黄酒,

现在,这些都是每位游客,在咸亨酒店坐一坐,必须品尝的绍兴著名的土特产。

  《孔乙己》 鲁迅先生的著名小说。

鲁镇的酒店的格局,是和别处不同的:都是当街, 一个曲尺形的大柜台,柜里面预备着热水,可以随时温酒。

傍午傍晚,做工的人,散了工,每次花四文铜钱,买一碗酒,

这是二十多年前的事,现在每碗要涨到十文,靠柜外站着,热热的非常暖胃,喝了有益睡眠。

倘若肯多花一文,便可以买一碟盐煮笋,或者茴香豆,可以做下酒物了。

如果出到十几文,那就能买一样荤菜,但这些顾客,多是短衣帮,大抵没有这样阔绰。

只有穿长衫的,才踱进店面隔壁的房子里,要酒要菜,慢慢地坐喝。


  在鲁迅的笔下:

"孔乙己是站着喝酒而穿长衫的唯一的人。他身材很高大;青白脸色,皱纹间时常夹些伤痕;一部乱蓬蓬的花白的胡子。穿的虽然是长衫,可是又脏又破,似乎十多年没有补,也没有洗。他对人说话,总是满口之乎者也,教人半懂不懂的。"

孔乙己一到店,所有喝酒的人便都看着他笑,有的叫道,"孔乙己,你脸上又添上新伤疤了!"他不回答,对柜里说,"温两碗酒,要一碟茴香豆。"便排出九文大钱。

孔乙己显出极高兴的样子,将两个指头的长指甲敲着柜台,点头说,"对呀对呀!回字有四样写法,你知道么?"孔乙己用指甲蘸了酒,想着在柜上写字。

  说到绍兴水乡,绍兴境内河湖纵横,在绍兴水域面积占了总面积的20%之多,其中非常有名的就是绍兴的母亲河——鉴湖。

  坐在绍兴的乌蓬船,去感受绍兴的水文化。

说到水,就一定有桥了。在绍兴可谓是"无桥不成市,无桥不成路,无桥石成村"。

在绍兴一共有10610座桥,几乎每座桥都有属于自己的名字和故事。

  一条窄窄的青石板路,架在清澈的鉴湖上,雨还没有停,一样的小,一样的细。

雨丝轻轻地滑落在水面上,平静的河面顿时裂开了好多涟漪,一圈儿一个圈儿地荡漾开来。

  "悠悠鉴湖水,浓郁古越情"。

我仿佛游染上了一种非同平常别样的情绪,我忽忽悠悠漫游在这条去鲁镇的路上……。


  鉴湖之侧的鲁镇,不仅仅为拍摄影视而建,它复制了当地历史生活中的民情风俗,修建于鲁迅小说故事的发生地,与小说中家喻户晓的人物故事,紧密地维系在一起。

  因此,走进鲁镇,仿佛是走进了鲁迅的小说,给人的是一种似幻似真的感觉,这是一种以心灵去感受历史、体验历史的感觉。


  鲁镇挺大,沿着弯弯曲曲的河道,大多是鲁迅笔下提到的建筑。

一进门,就见粉墙黛瓦、小桥流水,沿河的民居、商铺错落有致,只是感觉这个"古镇",只是新了一点。

  鲁镇是以越文化为底蕴,融合鲁迅文化,再现了《祝福》、《故乡》、《阿Q正传》、《狂人日记》等鲁迅作品中的典型人物以及当时绍兴水乡的民俗风情、建筑风貌和天然风光。

  千姿百态的石桥和雕栏,纵横交叉的小河和水巷,飞檐翘角的古戏台和词堂。

依傍鉴河一河两街的传统建筑风格,形成了"人家尽枕河,楼台附舟楫"特有的水乡风情。

  只有走在石板路上,看到衣着清代服饰的巡街兵丁时,仿佛又到了另一个朝代。

大概是鲁镇新开張的缘故,好多"民居"还无人居住,好多商铺还无人经营,只是主街上店家多了一点。

贡品店、锡箔店、钱庄、當铺,这些现代都市里己经没有的店铺,依然林立在这里。

  鲁迅故里在做足《记忆中鲁迅、记住乡愁》的文化旅游项目设计的基础上,又推出"跟着课本游绍兴",深度挖掘鲁迅文化中的"私塾上课"、"祝福演示 "等场景模拟展示。

  通过阿Q、祥林嫂、鲁四老爷等小说人物的现场表演,还原了鲁迅经典作品《祝福》、《故乡》、《阿Q正传》、《狂人日记》等小说中的典型人物和典型场景,还原了鲁镇景区旧时绍兴城镇民俗风情、建筑风韵和自然景观。

这些课本中的画面都被一一搬上了舞台,游客也可互动参与表演,让游客深刻体验到鲁迅文化和绍兴文化的魅力。

  "阿Q、祥林嫂、假洋鬼子,鲁四老爷,"鲁迅笔下的人物,一个个出现在街上。

拖着长辫子、戴着乌毡帽的阿Q,晃悠着长烟杆,滑稽地装扮着各种怪相,东张西望寻找着"小尼姑"。

衣衫褴褛的"祥林嫂"拄着棍子,嘴里自言自语地喃喃絮语:"东山的狼吃人,没想到西山的狼也吃人"。

"孔乙己"在酒肆的柜台边,研究着"茴"字的四种写法。

这一幕幕鲁迅小说的场景,不是舞台上表演的话剧,而是穿插在鲁镇游客身边的"活剧"。


  游客多时,他们就扮演起自己的角色,来逗游人开心。

尤其是阿Q,也许是因为很久没有见到他心仪的"小尼姑",所以他就开始"调戏"身边的女游客。

他用阿Q滑稽的绍兴方言,说要与她接吻,引得游客们都哈哈大笑,纷纷掏出手机,拍下这些幽默有趣的瞬间。

  镇里引人注目的,还有一组组形象夸张的雕塑,在让人发笑,同时,也让人看到了鲁迅笔下。

那些人物的性格和命运, 一组组形象夸张的群雕,引人注目;

几十个故事人物的铜像,讲述着一个个鲁迅小说中的故事。

有桥可依,有水可嬉,有石可品,有酒可酌,有戏可听,有树可萌……这就是鲁镇。

这只是鲁镇中的一点,不过,却让我看到了浓缩了的绍兴。


  鲁镇只是存在于鲁迅小说中的一个水乡小镇,它存活在鲁迅的心中,也通过他的小说,开始存活在千百万游客的心中。

  纵观鲁迅的一生,他有三分之一的时间,在这故里度过。

这块生养他的水乡,不仅给他以灵性、智慧和学养,也让他尝到了人间的世态炎凉,人情冷暖。  

也让他看到了上层腐朽社会的堕落和丑恶,从而,对他的思想产生了极大的影响,促使他走上了寻求真理的道路,弃医从文,传播马列主义,新民主主义,成为一面新文化运动的旗手,民族脊梁的代表,光耀千秋。

  虽然鲁迅的年代已远去,但在当代鲁迅精神并未过时,他代表的是"自强不息,不屈不挠,奋勇前进"的民族之魂!

  郁达夫在纪念鲁迅的长文中写道: "一个没有英雄的民族是可悲的民族,而一个拥有英雄却不知道爱戴他、拥护他的民族则更加可悲!" 

值得庆幸的是,穿过历史的阴霾,我依然看到笔墨纵横的先生,并没有被关在发黄的书本里,而是行走于街头巷尾,纤佰田间;他的文化和思想,整整影响着中国几代人。

  乌蓬船摇过了故里,渐渐远去了,而先生的人格和精神却永远留在了这里。

雨停了,雨后的夕阳亲吻西山的时候,我开始了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