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做任何准备(指的是念几本有关的地理人文),真可谓是一次说走就走的旅程。没有了先入为主的正见偏见,便只凭借最基本的五官和身心去耳闻目睹心领神会。



水域 - 河流、海口、港湾自古与人类文明息息相关。

港湾- 哥本哈根。在游客眼中,这应该是永恒不变的经典画面。但久居港湾的人们,清楚岁月的变迁。港湾与船舶,居民与游客,探索与安居乐业,平衡在惟妙惟肖的相依相拒之间。

赫尔辛基,芬兰 - 即便是游轮游客出出入入,也总有片刻的宁静之处

一个现今的角落停留在从前 - 克莱佩达,立陶婉(下四图)

依靠人工推动的小小转桥,一关一开让船走河人过河。船走人停,人行船等。两个操作者,头不抬目不转地推。猛然间想起沈从文描写的拉拉渡船的老翁,那种不问天不问地,就该做这事这般过日子的心态

跑步人的闯入立即给这年久失修的小木桥标记上了新世纪的符号

某一时期的徽章总有人会去收藏,被再收藏。某一时期的战争与革命总会被记载评说

老匠人- 他每天做什么其它事情我们无从知晓,可他每天一定重复着这个动作

石板路(cobblestones and Belgian Bricks)- 自古罗马时期铺展开来的石头路,看似不是多么大的发明,但无论是在罗马,还是在波罗的海国度,这一块块被先人打磨过的石砖,整洁美观实用。多铺一块石就多进一步。独自行走在石板路面,对那些无数的无名铺路人的感激油然而生。

Klaipeda,Lithuania

Tallinn, Latvia

一群年轻姑娘的背影顿时给这古老石板路的小巷增添了活力

Stockholm, Sweden



明快而古典的建筑风格 - 拉脱维亚的首府里加 (下五图)

保留完好的中世纪古城 - 塔林,爱沙尼亚(Tallinn,Estonia)- 下四图

爱沙尼亚-塔林老城全景,需爬258级台阶上到Olav's Church 60米高台

许多最美的景色真是发现在回头的一瞬间

波罗的海三小国经历多次分与合,最后从苏联独立出来。国小也不富足,可是独立依旧是宗旨。是什么力量在驱动?!





俄罗斯的硬和软

莫斯科河畔

克里姆林宫前观看排队参观游人的当地人

红场列宁墓前怀旧纪念列宁党派的游行

红场一侧的购物中心

最深最漂亮的地铁系统

火车站广场

圣彼得堡的涅瓦河畔 - 彰显大国的宏大规模

民生是常态

冬宫广场外友善的艺人(尽管通用货币是卢比,美元还是受欢迎的)

带有音乐感的涅瓦河

圣彼得堡以诸多金碧辉煌的宫殿闻名。但这座为纪念亚历山大二世而修建的喋血大教堂,内壁7000多平方呎的马赛克(mosaic) 壁画,由各种彩色石矿拼制而成),铺满所有墙壁。如此色彩斑斓,精工细作!倾注了多少建筑师艺人们的心血,这是俄罗斯留给世界人类的震撼。

俄罗斯是一大国,与那些历史悠久的欧洲小国比起来是后起大国。它习习了古典经典文化艺术(绘画,雕塑,建筑...),又借助其大国人力资源的优势,民族彪悍的个性,将古典推向极致。是大国,下意识去掌控影响世界的愿望就在那里。如果说艺术军事体现出俄罗斯的大国意识,那么它人类文明意识形态进程中的深远影响则仍有待体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