冈仁波齐是一座山

最近被炒的沸沸扬扬

我是32年前第一次见过这座山的

十几次来阿里

不知从山下走过多少次

2001年国家文局考察西藏阿里

我仍然用这座山设计了队徵


85年我第一次从冈仁波齐下路过

见到了这位转经的汉子

他来自远方

他不是一个人

而是一家子

他不光是绕冈仁波齐

而是绕整个岗底斯山脉

我以冈仁波齐为背景

为他拍下这张照片

然后发表在《时尚杂志》上

那时人们很少人知道冈仁波齐

更很少人知道什么叫转山

他为了转山

提前多年繁殖了一群羊

羊是路上的食物和盘缠

有人转山人叫袁鼎

他是地质工程师

上世纪60年代他在阿里找矿

风餐露宿

终于

在冈仁波齐西侧的门士找到煤矿

他的父亲叫袁复礼

是中国地质的二:先驱

90年前

他和斯文赫定组织了西北科学考察团

用8年时间考察了丝绸之路

这个斯文赫定曾考察过阿里

测量过冈仁波齐旁的玛旁雍错

袁鼎先生的姐姐叫袁扬

一辈子登山找矿

曾担任国家女子登山队队长

(她学习的是地质专业)

因敬佩袁复礼先生一家对国家的贡献

我保护了袁家的部分老房子

CCTV为此做了专题采访

32年了

十几次来阿里考察

这里成了自己魂牵梦绕的地方

多次参加国家文物局的西藏阿里考古队

这是和队长张建林在野外的工作间隙

有些壁画是跪着照的

我和张建林为阿里编写地方志

跑遍阿里7县做前期调查

.工作日志每天要坚持写完

我习惯竖写

照相

速写

测量

记录

缺一不可


在北京盖了个藏式房子当工作室

养了两只藏獒

一只叫阿里

一只叫普兰

常常恍惚还在西藏

两天前又在札达看望86岁的老人大卓嘎

她是阿里歌舞的非遗传承人

20年了

我用图片记录了这个家庭


二蛋11岁时我收他为徒

一起去了阿里

去了冈仁波齐

2004年我有一段时间

和几个从家乡磕长头到大召寺的孩子在一起

分手时

他们用讨来的钱买了一条最小的哈达送我

今年我又遇到阿里嗄尔县从冈仁波齐磕长头到大召寺的两个孩子

前天又到冈仁波齐

虽然她没有露出全貌

但我仍然感到亲切

这几天正巧

看到西藏文物研究所哈所长的微信

他在怀念我们20年前在托林寺一起考古的日子

李宝宗先生转载了一篇我在阿里的报道

俞江托人送我两瓶底雅的杏子酒

因底雅是大译经师仁钦桑布的故乡

台湾登山家高铭和微信上告诉我最近CCTV播出对他的采访

他登珠峰冻掉十指十趾后仍坚持拍摄中国最高的一百座山

他拍的冈仁波齐倾注的更大的艰辛和努力

因此无与伦比

人们问登山家为什么登山

登山家回答:"因为山在那儿!″

人们如果问为什么要朝拜冈仁波齐

我认为也应该回答:"因为山在那儿!"


老宗写于定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