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天是什么?有人说是凉席,是花露水,是冰镇西瓜,是正午的蝉鸣,是窗外郁郁葱葱的大树……


在我看来不够绚烂,然而我也说不清夏天。只知道初夏一来,阳光直射大地,一切鲜亮的色彩欢脱四溢,如果不活得热烈一点,仿佛都对不起这天地万物。

初夏,万物初长,自然新生。


诗人陆游在《立夏》中写到:“泥新巢燕闹,花尽蜜蜂希。”

说的就是夏日新生,而在这样的日子,你得走到山野之中去感悟。

随着阳光不断穿梭,伴着视线日渐晴朗,于山野之中,你方能窥见“水满有时观下鹭,草深无处不鸣蛙。”


初夏就是这样,鹭飞蛙鸣,阳光晴朗。

田野和狗,阳光和你。


我觉得还却一物。

王安石曾说过:“晴日暖风生麦气,绿阴幽草胜花时。”

其实初夏最亮眼的,是未完全退去青涩的草木,它们在暖风中荡起了一阵青芒,比阳光还耀眼。

除此之外,在那“泉眼无声惜细流,树阴照水爱晴柔”的小池里,也酝酿着一场好戏:“小荷才露尖尖角,早有蜻蜓立上头。”


总之,初夏的日子,是阳光灿烂的日子,也是生命热烈的日子。

等风一来,天地万物都活泼了起来。

还是天上的云。


古书有记载:“夏云油然含润,将降其泽,及人之体,去除热气而和顺。”

而整个夏天都是看云的季节,它奇峰、厚重,在阳光下千变万化。

古人认为,云是山川深谷的石头生出来的,故名“云根。”


所以每逢初夏,古人还会在山谷中择一块奇石,坐观云涌,以此养心。


对于住在城里的人,则会静心准备一块艾绒坐垫,待到风起云涌时,只要坐在上面观云,不仅能养心还能汲天地之阳气,驱走冬寒。

虽然我们现在不大观云,但也不妨碍我们时时仰头观云,从中习得一股山川之气。

初夏,大地微弱生灵,刚毅朝向天际,你总能感受到万物都在用尽全力地活着。


我们又有什么理由不去体验此世间千万种精彩,去记录每一个美丽动人的瞬间,去将一个个平淡的日子过成精彩的诗篇呢?

初夏的到来,不止是一个季节,它更像是一个隐喻:“就像青春之于人生,是闪光的永不灭。”

而在阳光灿烂的日子里,你活得热烈才活得自由。

摄影 Gunawan

文字 由江上飞提供

版权作品。如有转载请注明作者,违法必究!

点击下面链接的是最美的人


寂寞熊村无人晓

原创不易,感谢您的打赏鼓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