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悄悄是离别的笙箫,夏虫也为我沉默,沉默是今晚的康桥"


语自《再别康桥》,写的是离别的心伤。


然而,不是每段离别都充满感伤,离别是又一段开始,是告别双方在遇见之后的又一次各就各位,所谓一别两宽,有缘再见。


1

在医院住了一个礼拜的柚柚今天终于要出院了,作为一个实在是人见人爱花见花开的小宝宝,病友的妈妈很是不舍。"柚柚,今天别回去了,在这儿玩吧!""柚柚,你出院了会不会想小哥哥啊!""柚柚,再让阿姨抱一下吧!"

……

柚柚还是个小宝宝,并不懂离别的意味,或许,以她不谙世事的小脑袋瓜子,这几天发生的种种很快抛诸脑后,记得的还是整天出现在生活中的妈妈、爸爸、奶奶。


儿科的住院病房里容不得片刻的安静,患儿的哭喊声穿透着每一寸空气,懂点事情的孩子一见到穿白大褂子的医务工作者,立马哇哇大哭。而后,哭声不断传染,连成一片。旁边床的孩子就是这样一个,常年不在家的父亲、爱孙心切的奶奶,工作繁忙的妈妈,一个典型"中国式"家庭的孩子,有着性格里欠缺的坚强、勇敢,依赖妈妈,对奶奶有些无厘头的桀骜不驯。


说实话,这样的"熊孩子",一开始,我没有太多的好感。


而孩子的可贵之处在于可塑造性,慢慢地,我发现这个叫昊宇的小男生虽然性格里有执拗,然而,对于外人的话,能听取,能接受,也能慢慢改变。他给我看大班毕业时跳舞的视频,他跟着音乐的节奏,跟着别人后面依葫芦画瓢,小屁股一扭一扭的,也甚是可爱。


短暂的几天相处过后,对于这个"不太懂事"的小朋友,似乎也有了一些说不清道不明的舍不得。


离别过后,小柚柚又回到安静舒适的家里,吃奶、睡觉、咬脚趾头,偶尔脸一苦、眼睛一闭、双腿撬在婴儿车两侧大哭。奶奶会赶紧过来哄,或者抱着柚柚出去玩。会遇到扫地的老奶奶,会遇见一两个新的小伙伴,看到满盛夏的翠绿会忍不住伸手乱抓。这是生活本来的样子,也是离别之后的各自欢喜。


算起日子,昊宇也应该出院了,大概也是快快乐乐皆大欢喜的,也许他很快也会忘记了这个叫做柚柚的小妹妹。生活是应该向前迈进的,会遇到形形色色的人,很多人在你人生的列车疾驰时擦肩而过。没关系,路过亦是风景。


谁说离别之后,我们不会相遇的?


2

2015年6月18日,清楚地记得,这是我们参加完毕业典礼,离开校园的日子。四年的时光如白驹过隙,一眨眼的功夫,我们在这里度过人生里最美的青春时光。


记得,我们曾经约好的,要常联系。


记得,我们曾经铭记的,4年的友谊。


记得,毕业晚会那晚,我们哭的稀里哗啦的。

……

我们说,无论在哪里,我们都是最好的朋友。


可是,我们像散落在大海的一粒粒珍珠,距离成了我们之间的障碍,我们没有办法经常见面,没有办法经常一起吃饭、看电影,满世界嗨。


可是,我们说好的要一起。


后来,我们终究还是有了自己的生活,自己的家庭。大学里的依稀过往如云烟般弥散开来,曾经以为,友谊是过去式了,埋藏在记忆里。


小柚柚出院之后,我发了条朋友圈,配上了小柚柚的图,文字是这样的:"经历一个礼拜,小柚柚终于回家啦!有些事情总该是要经历的,早晚而已"。好几个大学好友立马问我小柚柚怎么了,要不要紧。虽然隔着千里,隔着屏幕,我依旧能感受到一种来自朋友的关心和问候。


朋友还是朋友。


谁说离别之后,友情会变淡的?


3

长大的代价是,面对亲人的离别。


孔子说:"父母在,不远游,游必有方",意思是,父母在世,孝顺的孩子是不去远游的。那如何去实现自身的抱负呢?孔子说:"远游一定有自己的方向,让远方的父母能够心安。"


我不止一次看到这样的文章,写很多在大都市工作的人,虽然小有成就,却一年回不了家几次,当父母生病时不能常伴左右,心里觉得很是愧疚。在父母和工作之间,似乎不能抉择。


我深想,当小柚柚长大之后,我是希望她常伴左右呢?还是希望她在这个精彩的世界里闯出自己的一片天地?毫不犹豫,答案是后者。做父母的希望儿女在身边是一方面,但比起她的宏图大志,这点小心思又算什么?


当我老了,我大概会在乡下辟一片天地,种花、种菜、养鱼、养猫、养狗,于花前月下喝茶品酒。怎么着,老人也有老人的生活呀!


离别不是为了更好的相聚吗?


有什么不好。


谁说越长大越孤单的,那是你不会生活而已。


慢慢地。我们习惯了生活中的种种离别,也许离别的瞬间里,我们有些许不舍和无奈。面对离别,我们不想一脸漠然,亦不想投入太多不舍的情愫。离别就离别吧,祝前程似锦,祝身体安康,祝一切安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