栏目推荐

2017-07-02

作者简介:飞亭,原名张秀东,安徽全椒人。居吴敬梓故里,听秦淮之古韵,文学白丁。“守一空城,只因旧梦”,将文字当作是叩开灵魂的自我救赎。我所云云,大抵如此。

文集:白月光

作者:飞亭
编辑:Alvin
音乐:亲亲我的宝贝
演唱:李小璐
图片来源于网络

  站在窗前,看外面雪花狂魔乱舞,感受到阵阵寒意。唯有此时,才能更深刻地体会到家是温暖的港湾,能够为我们遮挡风雨阻避寒雪。这是四九时分,一年中最寒冷的时候。已经快深夜十点了,楼下的人行道上稀有人踪,飘雪很快覆盖了原来三两的足印……好大的一场雪啊。

  丫头应该快下自习了,我眼前又浮现出她蜷缩着身子,迎着风雪在雪地里蹒跚向前。也仿佛看到全椒中学的门前,挤满了接孩子的家长,看见众多父母殷切的希望和涓涓的爱怜。

于是我从橱柜上找出伞,进卧室看了看菲菲,她还在津津有味地看着从图书馆借来的故事书。“丫头,该睡觉了,我下楼给姐姐送伞去呃。”我对她说到。

  “啊!”她将那“啊”字拖得长长的,小嘴往上噘起,表达了她的惊讶和不乐意。她胆怯地说道:“我一个人在家害怕耶。”

我安慰她道:“呵呵,有什么怕的,我们一会就回来了。”然后准备出门。
她不甘心地追了一句:“你不是说自己的事自己做吗?谁叫她自己不带伞的。”

  我瞬间像被击中了要害,愣在那许久。想想小雨这些年因为我的宠溺,的确有着诸多的依赖,仿佛吃定我会为她做的一切。例如当她回来进门时,总是记不住将鞋子放进鞋柜,我一次一次弯腰替她拿起来,希望用我的行为来打动她,让她能自悟自觉。但多年过去了,她仍旧我行我素,我的行动一点也没能改变她。

  后来我才意识到,亲历亲为的给予并不是教育子女的最好方法。记得很小的时候,看过这样的一篇文章:小白兔去山羊伯伯家做客,山羊送给小白兔很多青菜,但很快就被小白兔吃光了。而小灰兔去老牛伯伯家做客,牛伯伯给它一包青菜的种子,并教给她播种的方法。小灰兔用牛伯伯送的种子播种出了一大片的青菜,再也不用担心没有青菜吃了。

这篇文章一直深深地刻在我的记忆中,待小雨出世后,我们一直这样教育着她。记得她大约一周多的时候,可能门前的水泥地有点滑,她咚的一声跌倒在地。邻居看我不惊不讶在一旁站着看,鄙夷地说:“小孩跌倒了还不扶?”我竟然没理他,只是伸出一只手给小雨,她居然能抓住我的手自己爬了起来。

  只是后来,群英走了。我怜惜她没有母爱,于是将对群英的爱都转化给了她,许多事情都越俎代庖。但渐渐地发现,她居然持宠放纵,愈发地飞扬跋扈,很多事情喜欢以自我为中心。待她上了高中,更多地有了主见,虽然为人良善,但是已然养成了许多不良的习惯。

  虽然意识到可能有些迟,但亡羊补牢吧。于是我开始刻意对她进行挫折教育。不再事事顺从她的心意,也不再主动为她做些什么。她已经是大孩子了,有了情绪和逆反心理,有时候甚至与我怄气数日。我不为所动,不愠不火地待她。在她心情好的时候,我也会向她表达我所谓的挫折教育,希望她能理解爸爸的苦心。在她生气的时候,我并不去抚慰她,而是让她慢慢地去感悟。

  所幸的是,丫头心地良善,虽然有着年轻人的桀骜不训。但多数与我怄气之后数日,便会渐渐好转。所以我们之间的不愉快从来就不会升级。

  想到这里,我放下了伞,打开窗户向楼下看去。学生们已经三五成群地往回走来,有家长陪同着为其撑着伞的,有撑着伞独自前行的,也有像我丫头那样头上并没有那片伞而迎风顶雪向前奔跑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