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俊灵动的秀池,南极仙翁馈赠人间的一颗璀璨明珠,镶嵌在穆棱河畔,闪耀在翠岭山间。它的纯净、它的清幽、它的传说,如一根缠绵的藤,似一张悱恻的网,永远牵动着我的心绪,永远锁住我的心田。
  自从去年写完短篇神话《秀池传说》之后,美丽的秀池就是我解不开的心结,割舍不掉的情愫。在鸟鸣山空,云涌烟消的清晨。在霞飞水静,月升日落的黄昏。我静静的依偎在她的身旁,久久仰望着安巴山,感受着生命中的坚强,仿佛看见安巴高耸在那里,是那样的执着与坚定。我深情地注视仙鹿岛,体会着生命中的操守,恍如痴情的鹿儿在水一方,哀婉中透出眷念的目光。

  是日清晨,再赴秀池。但见晓雾四合,群山俱没。深烟锁鸟啼,迷雾隐花意。忽觉小桥飞跨,倐儿不见真容。池中树影偶露,转瞬烟霏雨中。云雾深处,只闻桨声响,不见打鱼翁。咣咣,摇碎一池晨梦。嘎嘎,惊飞一对情种。
  登临安巴山,一切险峰皆不见,唯露脚下悬岩。仰望天空迷蒙,俯瞰山谷目眩。如神在雾里,似仙隐云中。汩汩云烟,四处弥散。雾岚封田野,沆砀锁群山。云中祥光一点,空中紫气无限。雾霭如缕缕清烟,像绵绵丝线,悬在空中,挂在河岸,吊在山边。晨风微抚,若安巴轻挑纱绢,鹿儿双眸似水,顾盼流转,又存几分哀怨。薄雾仙池明静,青烟秀水潺潺。雾里孤舟难行,风中玉指拨弦。

  晓雾变幻万千。顷刻沉入谷底,转瞬飘在山间。散了聚,聚了散,合了离,离了合,聚散离合皆是缘。山峦浮出雾海,如画师笔下水墨,又如律动谱线。城郭隐约天外,稻田绘就神彩。长河回转,挽起绿色画卷,荡起如烟波澜。
  朝阳初上,晓雾凝成银带,跨过田野, 漫过山岗。如银练巨蟒,似乳色苍龙,荡在大河之上,飘在晴空之中。蜿蜒东去,啸天浩荡。

文字、摄影:王乐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