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张照片是父亲生病前5天 外甥女婿刘志华拍的 父亲把小葱刨出来 拿到集上换钱 父亲今年87岁 父亲有三个女儿 四个儿子 我排行老六

这间小土坯屋陪伴父亲三十多年了 是父亲每天去地里劳作时生活和休息的居所 父亲一生 多子多女 操心劳累 勤俭持家 省吃俭用 性格倔强 永不言输 口头禅是 我不馋钱 就馋人 有人就有一切 干活 干活 不干还活这个咋

2017年4月26(农历四月初一)永生难忘的日子 早上5点 父亲突患脑梗心梗 母亲通知我后 我发现父亲病情严重 失语 肢体瘫痪 心律缓不齐 立即给予复方丹参滴丸20粒 阿司匹林肠溶片300mg 单硝酸异山梨酯片40mg口服 然后打沂水中心院急救电话 我立刻回家开车和二哥把父亲抬到车上 急匆匆往医院赶 在道托和救护车接上头 急诊入院

4月26日早上7点 通过CT确诊是脑梗后 父亲突然清醒有意识了 会说话了 胳膊和腿也能动了 我和二哥悬着的心终于放了下来 马上入住神经內一科26床 通过医生的介绍 我们立即使用目前效果最好也是最贵的溶栓药 阿替普酶粉针进行溶栓治疗 医生说这个药83%的病人有特效 能迅速康复 17%的病人无效或加重 加重是因为栓子脱落 把其它血管再次堵塞 我没有犹豫 说一定要用效果最好的

4月26日 下午一点40分 父亲用完溶栓药后 没想到病情真的加重了 出现昏迷 烦躁 大小便失禁 再次失语 肢体瘫痪 告诉值班医生 医生让再次做CT复查 看看溶栓后有没有引起脑出血的现象 可CT显示没有出血点 那就是溶化的栓子再次堵塞了脑血管 我的心里有说不出的难受 感到内疚和不安

4月27日 早上6点50分 父亲仍然昏迷 烦躁 病情继续加重 医生建议做血疗 这是第一次做自血疗法 把静脉血抽出200ml 加入臭氧 充分摇匀后 再输送回去 目的是增加血液携氧量 利于大脑细胞和功能的恢复

4月27日下午4点20分 做多普勒确定梗塞部位 父亲目光呆滞 烦躁不安 做了一个多小时 也没确定清楚具体部位 到后来才知道是梗塞面积太大 不好确定

4月28日父亲仍处在半昏迷状态 病情起伏不定 我决定告诉大姐二姐以及在青岛工作的三姐和四弟 我怕父亲万一有不测

4月28日一大早 我就把大姐和二姐接去医院 大姐和二姐在服侍父亲喂药

4月28日下午三点半 做心脏彩超 显示动脉粥样硬化 狭窄 颈总动脉60%的血管堵塞

资料图片 人到25岁以后 血管就开始慢慢老化 所以我们一定要注意平时的养生和预防

4月29日父亲的右腿有点点知觉了 能微微动一下了 二姐去医院陪护 在给父亲喂八宝粥

4月29号晚上三姐一家和四弟接到父亲病重的消息后 从青岛直接赶往沂水中心院 图为三姐在给半昏迷状态下的父亲喂芒果

4月30日父亲的右腿借助外力能屈伸一点了 病情有所好转 早上9点 大姐夫带领他大女儿二女儿二女婿从青岛赶往医院看望父亲

30号早上9点40分 大姐夫嘘寒问暖 激励父亲快点好起来 父亲能简单的回复一下嗯了

4月30号中午我在老家给从青岛回来的大姐夫一行准备午饭 准备好后 我没能吃上一口 就和二姐去医院换班了

30号下午2点由二哥和四弟在老家负责接待从青岛回来的亲人们

5月1号父亲的右胳膊仍然没知觉 早上 龙运学校放假 第一次去看他爷爷 看到爷爷躺在病床上 不会动 不会说 龙运落泪了 父亲的眼角也湿润了

5月1号 龙运含着眼泪给他爷爷喂香蕉 看来爷爷没有白疼他

5月1号晚上 二哥给父亲修剪手指甲和脚趾甲 这是父亲一生中第一次剪指甲 因为父亲常年在地里劳作 指甲都在干农活时磨没了 根本没有多余的指甲可剪

5月2日 父亲能简单的说一两句话了 我很开心 终于有希望了 早上 二姐在喂父亲南瓜粥

5月2日 父亲的手因为常年劳作 布满了血口子和老茧 住院一个星期了还是这么严重 平时只知道父亲天天干农活 没有注意过父亲的手 等到住院了才看到 心里真的好痛

5月2号 二姐夫从青岛城阳赶回来伺候父亲 到下午吃饭的时间 为了刺激父亲说话 我一直问父亲想吃什么 父亲艰难的说 吃水饺 我问想吃什么馅的 父亲又艰难的说 美国馅的 我说上哪找美国馅的 父亲又重复了一句 就美国馅的 我到现在也搞不懂父亲当时是怎么想的 到餐厅买回来水饺 我和二姐夫骗父亲说 这就是美国馅的水饺 父亲一口就吃下去两个水饺 二姐夫问 美国馅的水饺好吃吗 父亲说 品香

5月3日 父亲住院第八天 病情平稳了 不再烦躁不安 这是第七次做自血疗法

5月3号 父亲第一次接受电疗康复 电疗主要是刺激经络 促进神经和肌肉细胞的再生和恢复

5月3号 农历4月初8早上 大姐家的三女儿在青岛又喜添千金 大姐4月30号就赶到青岛伺候三女儿坐月子 大姐很为难 一边是亲生父亲病了一边是亲生女儿生孩子 真是碰巧了 所以我给大姐家的外甥女起名字叫巧勒(巧了)

5月3号 中午 今年已86岁高龄的母亲在家放心不下父亲的病情 要求去医院看望父亲 二哥把母亲接到了医院

5月3日 母亲到医院后发现父亲的右胳膊 还是不会动 着急的给父亲按摩揉捏 平时吵架拌嘴的不愉快 都被这浓浓的亲情感化的无影无踪

5月3日 母亲紧紧握着父亲的右手 让父亲动动手 父亲在几次尝试下 还真的会动一点点了 心有灵犀 太让人感动了

5月3号下午3点母亲走了 父亲很受感动 虽然右胳膊不会动 还插着导尿管 但在家人们的帮助下 主动要求下床锻炼

5月4号早上 父亲病情有效控制 朝好的方向发展 血压也正常了 二姐在为父亲喂药

5月4号中午我村书记孙家万和文书陈兰斌 去医院看望父亲 带去慰问金一千元 为了表示感谢特请书记到饭店吃沂水名吃红烧兔子头 剩下几个打包带回医院 三姐让父亲尝尝兔子头的味道

5月5号 父亲恢复的很快 在二哥一个人的搀扶下就能下床走动了

5月5日下午 父亲在不用搀扶的情况下第一次会自己走路了 父亲回病房后高兴的大喊 我胜利了

5月6号 父亲的语言表达能力和肢体行动能力继续好转 二哥为了让父亲放松心情 带去笔记本电脑让父亲在病床上看乡村爱情电视剧

5月6号中午 父亲吃饭喝水嘴角还是流口水 二哥在细心的给父亲喂饭

5月6号晚 二哥在为父亲洗脚 准备就寝 父亲在孝心儿女的精心照料下 顺速恢复

5月7日下午5点 父亲病情继续好转 排大便也不需要两个人搀扶了 二姐自己在父亲旁边守护着就可以了

5月8日父亲除了右胳膊不会动 其余的都有很大的进步 外甥宪章去医院看到他姥爷恢复的这么快 开心的笑了

5月8日 父亲的右胳膊不会动 三姐也很着急 在激励父亲积极锻炼

5月8号晚 三姐在给父亲洗脚 细心伺候 并告诉父亲明天挂完针 就要转到3楼医学康复科做康复治疗了 让父亲早点休息

5月9号今天是在神经內一科住院第14天 下午要转到医学康复科做进一步的康复训练治疗 行李太多 我和三姐来回跑了好几趟 今天又忙又累 没顾上留几张照片

5月10号早上7点半第一次做康复训练 医生说父亲虽然岁数大了 但体质不错 右胳膊有希望能恢复 我和三姐都很开心

5月10号10点做完康复训练回到病房后继续做针灸理疗 理疗完毕 再挂针

5月12日 康复训练第三天 效果非常明显 虽然右胳膊抬起来很吃力 但是能举起来了 父亲很配合训练和治疗 恢复的希望很大

5月12号 去年三姐带回来好大一颗黄金槐 由于冬天疏于管理 冻死干枯了 可今天奇迹般地发芽了 枯木发芽又逢春 好兆头 我坚信父亲的病一定能好起来的

5月13号 外甥宪章再次去看他姥爷 带着甘甜的大面瓜 看到姥爷吃的津津有味 外甥开心的笑了

5月13号 康复训练第4天 父亲的右下肢恢复的很快 龙运第二次去看她爷爷 父亲见到孙子来了 非常开心 孙子在伺候爷爷吃饭 三姐说孙子喂的饭就是香 父亲回答 那可是

5月14号 父亲恢复的很理想 自己能上厕所小便了 就是右胳膊恢复的有点慢 中午给父亲买了2个蒸包 一份辣椒肉末 一碗南瓜粥 吃饭时二姐说 爷你用右手拿包子试试 父亲说 椒子真辣 我说 爷你用右手拿包子 父亲说椒子真厉害 二姐偷偷笑了 我感觉是父亲功能训练这几天有点累了 故意答非所问

5月14号 星期天 父亲住院的第19天 今天是大姐家的外孙女巧勒出生的第12天 家人们在青岛给孩子送朱米 喝喜酒 三姐特意赶回青岛参加 四弟为了把喜庆的气氛搞起来 和鲜族的两位美女客人飙起酒来 四弟喝完喜酒请假跟外甥宪章的车回来 再伺候父亲几天 孝心可嘉

5月15日 康复训练第6天 父亲的右胳膊现在很轻松的就举起来了 并且一次能举30个 真是奇迹

5月16日父亲的右胳膊也恢复的很快了 现在可以锻炼用右手吃饭了 试了几次没能成功 二姐也急得张开了大口 我说 爷不要着急 慢慢来

5月16号 由于康复训练耗费体力 四弟专门找饭店炖鸽子汤给父亲增加营养 补体力

5月19日白鹤亮翅 父亲在医院走廊里 在四弟的陪伴下 锻炼肢体平衡能力

5月19号 好友解祝先去医院看望父亲 父亲的肢体和语言表达能力都在提高 父亲幽默的说 会喜了 十年不死了

5月19日父亲这几天老是念叨着 地里的管豆和黄瓜该架了 秧子爬慢地了今天四弟为了让父亲安心养病 回家给浇了 架好了 四弟的手都磨出了血泡

父亲把花生种上 还没来的及盖地膜就病倒了 为了让父亲在医院放心 二哥二嫂和二嫂的外甥女婿申恒达帮忙 把地膜也盖好了 父亲可以安心养病了

5月21日 母亲又说头晕 我发现嘴角也有点流口水 考虑也是脑血管轻微堵塞的症状 赶紧给母亲挂上吊瓶吧 活血化瘀 疏通血管 以防万一 连续挂针一个星期 症状消失

5月24 父亲住院第29天 病情明显好转 在平稳的恢复之中 平平请假从日照人民医院回来 看望爷爷 父亲见到孙女后激动的哭了 看来真是隔辈亲啊

5月24 平平见到爷爷后也哭了 这老爷俩 一个比一个能哭 大姐二姐劝也劝不住

5月24 平平买的樱珠和甜瓜 父亲说 还是平平买的瓜好吃 又脆又甜

5月24 因为平平来了 她爷爷也开心了 我们一起下楼 去饭店吃兔子头 庆祝一下

5月24 在医院北边 建兴兔子头饭店 开吃了 平平在教爷爷怎样吃兔子头

5月24 平平喂爷爷吃兔子头 把剥下来的好肉 送到爷爷的口中

5月24号中午 因为平平的到来 在饭店吃兔子头 父亲的减法一直没有恢复 10减7都算不出来 我们在激励父亲算数

5月25日 父亲右胳膊能平举上举了 从今天开始训练手的力度和灵活性 医生安排拔插积木功能训练 父亲第一次做 显得非常吃力

5月26号 在医生的指导下 第二次做积木练习 今天手的灵活性比昨天就强多了

5月27 父亲病情继续好转 刘志华一家三口去医院看望父亲 带了好多水果 父亲会用右手锻炼着吃水果了

5月27日中午饭 我开车拉着三姐准备去医院把大姐二姐替回来 走到半道 受到刘志华一家的盛情邀请 我们一行驱车去 高桥梨缘山庄就餐 吃完饭刘志华把父亲和三姐送回医院 我把大姐二姐分别送回了家

5月27日中午 高桥梨缘山庄 环境优美 处处是花草 真不孬 父亲从医院赶到高桥就餐也非常开心 感谢刘志华一家

5月28号 积木训练第四天 父亲的手虽然还是肿胀严重 但是手的力度和灵活性明显提高 医生说 只要配合训练 将来用右手拿筷子吃饭绝对没有问题

5月29 父亲住院第34天 今天农历五月初四 做完康复训练和治疗后 二哥把父亲接回家来 因为明天端午节 医院康复训练中心休班一天 父亲也想回家看看 母亲看到父亲恢复的这么快 显得非常开心

5月29号中午 父亲从医院请假回家过端午节 刚吃完中午饭 就迫不及待的到地里看看久违了的庄稼

5月30日今天五月端午 父亲回到了久违的家 经过几次努力 终于会用筷子吃饭了 一家人都很欣慰

5月30日 中午吃完饭 父亲坐在院子里和解祝先聊天

5月31号 农历5月初六 过完端午节 父亲一大早要赶到医院继续做康复训练和治疗 由二哥和二嫂陪同父亲去的 赶到医院时康复训练中心还没开门上班 在门口等候

5月31号下午 龙运第三次去医院看爷爷 在龙运的鼓励下 父亲努力的在锻炼右胳膊 孙子数数爷爷配合

5月31号 我和龙运该回家了 留下二嫂陪护 父亲坚持要把我们送到医院北门外边 一直送我们到车跟前

6月3号 父亲的右手恢复的很快 一天比一天灵活了 今天的积木也换成小的不锈钢棒 父亲依然能顺利完成 二嫂在陪护着父亲

6月4日 父亲恢复的很好了 我把大姐送去医院 把二嫂替回来 大姐要求一个人伺候父亲 大姐一直伺候到6月9号父亲出院 真是个有孝心的好大姐 父亲和大姐下楼送我 目送我远去

6月8号 农历5月14 星期四 经过家人协商决定让父亲明天出院 后天农历5月16星期六给父亲过生日 父亲本来是5月18生日 三姐和四弟因为照顾父亲 假期用完了 所以定在星期六过生日 外甥宪章听说他姥爷明天出院 连夜自掏腰包给他姥爷安装了一台1.5匹大功率空调 孝心可佳 比我这做儿子的都孝顺 自惭不如啊

6月8号晚上 我去饭店要了4个菜 外甥宪章和另一位师傅 安装调试好空调后都晚上9点了 才开始喝酒吃饭 够辛苦的了值得称赞

6月9号早上7点半 父亲听说做完康复训练后就可以出院回家了 父亲非常的兴奋和开心 一气做了5盘积木灵活性训练 中间没有休息 可喜可贺啊 父亲终于可以康复回家了

6月9号 父亲住院第45天 在康复科第31天 今天农历五月十五 父亲基本康复今天出院 明天过生日 行李太多 我和大姐以及龙运来回跑了好几次

6月9号为了给父亲庆祝生日 青岛的家人们陆续赶回来 晚上为他们接风洗尘 也祝福父亲大病不倒 顺利康复回家

6月10日 这是三姐夫为了给父亲祝寿 专门请书法家写的福寿 祝愿父亲万寿无疆

6月10号早上8点 农历五月十六 父亲今天过生日 三姐夫看到老父亲胡子太长了 主动为父亲小心翼翼的刮胡子 真是个好女婿 一个女婿半个儿 说的真没错 值得点赞 肯称模范女婿

6月10日中午12点 菜肴上齐 大姐清点亲人客人 准备开喝 祝愿父亲福如东海 寿比南山

6月10日中午 一家人都在喝酒祝贺老父亲生日快乐 大姐家的外孙女以勒(巧勒的姐姐)迫不及待的蹲在蛋糕旁 等待着吃蛋糕

6月11日 四弟为了父母用热水方便 且能洗上热水澡 特出资2千元 给父母安装太阳能热水器 今天在我的联络下 安装师傅一大早就开工了

6月11号中午饭 青岛的家人们下午赶回青岛 明天上班 为他们饯行 和太阳能安装师傅一起吃饭

6月11号星期天雇佣初三学生为我进行慢病随访电脑录入 迎接市卫生局14号第二季度考核 因为父亲病了 各方面的琐事太多 医院催了好几次了 只有我还没有完成 这是政治任务 必须完成 我只能雇人闭门造车

6月12早上 棋山医院来我村免费给65周岁以上的老年人查体 母亲陪伴父亲一同前来查体 查体结果显示除了心脏有陈旧性心肌梗死 心肌缺血外 血压 血脂 胆固醇 B超等各项指标均已正常

6月12号下午2点 父亲自觉锻炼手的灵活性 在家没有医院里的训练器材 只好就地取材 父亲正在一粒粒的数花生米

6月13号下午4点 今天父亲手的灵活性更好了 把花生米换成了玉米粒

8月4号 星期五 为了父亲上厕所方便 防止意外 细心的三姐夫从青岛买了厕所扶手 专程赶回来安装在厕所墙壁上 我们很受感动 三姐夫的孝心值得我们尊敬和学习

8月4号晚上 听说三姐夫一行从青岛回来了 家人们都前来相聚一堂 刘志华一家三口从高桥赶来 宪章带着儿子从石龙官庄赶来

8月4号 元元由于工作原因 一直没时间回来看望她姥爷(爷爷)心里很内疚 这次趁着大礼拜 跟着车一起从青岛回来看望姥爷

从出院以后 二哥每天早上都来给父亲按摩一个小时 风雨无阻 防止右上肢僵硬 功能回缩 孝心儿女 天地可鉴 值得称赞 也给我们的子女树立了榜样

自父亲出院以后 一日三餐 生活起居 吃药理疗

一直由大姐二姐轮流照顾 在此我代表家人们向大姐二姐致敬 图为二姐在为父亲洗脚

2017年冬至 平平回家 细心的给爷爷洗手 准备吃水饺

2017年冬天 父亲的病情恢复的很理想 天天来我卫生所取暖 虽然父亲在这儿碍手碍脚 但能天天看见父亲 心安也欣慰 图为 到中午12点了 父亲替病号换瓶 让我回家吃饭 随然父亲换不了 但是疼儿子的心情 令我感动

2018年农历3月12 建军一家三口从青岛回老家给孩子过百岁 父亲终于见到了盼望已久的重孙子 也圆了父亲多年来四世同堂的梦想 父亲由衷的高兴和满足

今天是2018年农历四月初一 父亲是去年四月初一得的脑梗 今天特在家中设宴 家人们祝贺父亲顺利康复一周年 祝愿父亲健康长寿 幸福平安

有爹有娘才是家 希望父母健康平安 永远陪伴着我们相亲相爱的一家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