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雨了。

  
  透过清晰透明的落地窗,街道上的人们步履匆匆,慌乱奔跑。这才惊觉,刚才还如蒸笼般炙烤的天,不知什么时候已乌云密布,上演了一场“烟雨蒙蒙”。
  
  成都盛夏的天气,就如多变的情绪,常常让人毫无征兆,不可捉摸。
  
  我不知道这是第几次拨你的电话。当电话那头再次传来,“对不起,你拨打的电话正在通话中,请稍后再拔”时。心如雨下,如坠冰窟。我不得不相信你已将我拉黑的这个事实。
  
  其实联想到发你信息你不回,打你电话你不接时,我就已有一种不好的预感,只是不愿去多想,不想去正视。
  不管是男人还是女人,在面对感情时总有一股倔劲,义无反顾。大有“不到黄河心不死,不撞南墙不回头”。
  
  就如我们这场异地恋。从一开始,我就力排众难,一意孤行。不理身边亲友们的劝诫,不顾父母的百般阻扰。即便他们都对这段恋情不抱希望,而我却仍信心满满。
  “两情若是长久时,又岂在朝朝暮暮”。有爱時,天涯即是咫尺;无爱時,咫尺也变天涯。时间和空间对真爱而言,从来就不是大的问题。 
  
  都说恋爱的女人智商为零。往日再精明能干的女人,一旦遇到爱情这个课题上,总是纰漏百出。生活是一部华美璀璨的电影,个中细节都经不住每一帧透析,来回慢镜头播放,只会放大真相。而真相与真理,大多时候都是冷冰冰的,不带温度。
  
  任何事不可能一蹴而就,都是有一个从量变到质变的过程。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你对我态度陡然转冷。
或许是那次去广州参加同学会以后。你时不时改签名,经常更新状态。但与我聊天,却是越来越少。除了问候三餐,我们之间,仿佛已到了无话可说。

  打开聊天记录,常常是我在长篇累牍的抒情,絮絮叨叨。而你是言简意赅的总结,惜墨如金。
  你不再跟我分享单位上的琐事,亦不与我倾诉你生活中的烦恼。即便电话里我兴冲冲的跟你说这说那,你也不再热烈的回应,有时连敷衍都吝于给予。

  不肯多说一句,不愿多打一字。
  如果不是你嘴里偶尔发出一声“哦”,“嗯”,有时我都怀疑电话那端的你到底在不在?到底有没拿起手机?

  或许从头到尾,都只是我一个人,自编自演,自言自语,自顾自话。
  
  人生是需要自己去慢慢体会。成长之路,如同在暗哑的沉默中独自等待,如同在望不尽的天涯一路狂奔,孤独而漫长。
  
  以前每年情人节,都是你来我的城市,而再过几天就是我们相识五周年的纪念日。我订好了机票,想去你所在的城市。当我在电话你告诉你时,你只是惊,不是喜。隔着千里,我仿佛都能感觉到你的暴跳如雷,怒不可遏。
  没有任何解释,你让我退了机票。再接下来好几天里,打你电话你不接,发你短信你不回。今天连你的电话,索性都无法接通,干干净净,爽爽利利,仿佛从我身边蒸发,杳无音讯。
  
  有些路总要一个人去走,有些痛也必须独自去承受,因为旁人都无法感同身受。
  
  那次目送你瘦削的背影渐渐远去,一步一步的消失在检票口,我宁愿你是忙着跟我发微信而一直没回头。
  
  泰戈尔说,“生命一次又一次,轻落过,轻狂不知疲倦。我相信自己,生来如同璀璨的夏日之花,不凋不谢,妖冶如火。我相信自己,死时如同静美的秋日落叶,不盛不败,姿态如烟。”

爱对了就是爱情,爱错了就是青春。人生的低谷并不难过,真正难过的,是自己这道槛。 
 
  路可以回头去看,却不可回头走。智者说,人最好不要错过两种东西:最后一班回家的车和一个深爱你的人。

女人一生,如花绽放。即使不是每朵花都能流芳百世,却依然要开得如夏花般璀璨绚烂。遇到对的那个人,就好好的努力去爱。遇到错的那个人,也要潇洒的挥挥手。
  
  外面车水马龙,人群川流不息,当我走出爬满藤蔓的咖啡屋时,此时,雨已停了,天放晴了,而心,也澄静了。

(图片来自网络,微信公众号、百家号、搜狐等转载请备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