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洲这片神奇而又充满生机的土地,是人类诞生的摇篮之一,有许多不同文化、习俗特征的国家、民族和部落,他们创造了辉煌灿烂的古代文明。

安哥拉的姆维拉部落,女孩头顶涂上牛粪、黄油等混合物做出的发型。她们觉得是最美的。

摩西族(通常被称为唇盘族)以畜牧为生,按季节迁移,以嘴唇上挖洞装置硕大的陶土盘为美,获得摩西男人的青睐。

世界最痛刀刻纹身:非洲部落伤痕纹身,很血腥很残忍。


从精致凸起的肉圈到错综复杂的纹身图案,对于埃塞俄比亚的Bodi,Mursi与Surma部落来说,这些纹身不只是身体上的疤痕,还是一种装饰,其反映了当地的文化,从象征美丽到标志成年,甚至,在某些情况下,其还是一种归属的标志。


非洲割礼过的的女孩,乳房被烫平,生殖外器官被割除掉。

中国和非洲都拥有古老的文明和灿烂的文化艺术。


非洲鼓

非洲木雕独具特色的艺术之美

王室人物雕像罐

以尼日尔河流域为中心的西非艺术,悠久古老、传统浓厚、线索分明,经过诺克伊费贝宁三个文化艺术繁荣期,带动了西部非洲各地的黑人艺术,一直坚持着非洲独具特色的造型传统模式,成为体现非洲黑人文明最典型的地域。


16世纪以后,虽然西方殖民者对西非加强了入侵攻势,但直至19世纪中叶英国人正式占领拉各斯,以贝宁为中心的尼日尔河各部落,基本上保持着固有的传统。15世纪达于极盛的贝宁雕刻的艺术风格仍然延续着,民间艺术更保持着黑人审美观的各种传统式样。尤其最突出的木雕艺术,极具非洲黑人独特风格与艺术深度。


古骑士

华丽的贵妇人

圣物守护神

生育之神

非洲木雕主要是指热带的雕刻,选材上既使用软木,又使用硬木。硬木有铁木、红木和乌木。非洲木雕创作手法源源流长,有着古老的传统。黑人艺术家通过安排雕像各部分的体积、形式及空间位置,从而赋予雕像不同的张力与节奏。大部分非洲人物雕刻反映的是祖先和神灵,当地部族把他们尊崇为沟通祖先与神灵的媒介,通过他们祈求得到庇护和帮助、避免邪恶,消除灾难和疾病。


乌木雕

祖鲁占卜者的鼓

皇后雕像

非洲的雕刻并不刻意追求形象的逼真而是用整体写意的手法,脸上的两只眼睛无非是随意戳上的小洞,嘴似不经意拉出的一条开口,鼻子则概括成简略的几何形,身上的造型只取其势去其形,头饰与耳朵的夸张似乎是人神之间的一种意境。

据说毕加索的立体画风格就是得到了非洲几何形状面具的启发。这类大写意的手法,不求外形的逼真,不重细节的刻划,局部看,显得十分随意简单;整体看,却透露出一种活泼鲜跳的内在生命。木雕一般由整块的树干雕刻而成,很少有拼接的作品。斧子、扁斧、凿子和锤子等是主要的工具,完成的作品一般通过烧烤或者用木灰着色,色彩则来自植物和矿物质。由于多用未完全干燥的木头雕刻(据说是为保全它的灵魂),收藏非洲木雕要格外注意保养,防止裂缝出现。

与欧洲雕像不同没有正常的人体形态,没有复杂的动作,也没有多人物的构图,而是通过非常夸张变形的手法来表现。这种怪诞的雕像造型是非洲原始部落对客观世界的心理反映。在非洲木雕作品中,存在着一种感人之深的纯朴、稚拙、粗犷,并富有纪念性和节奏感。

他们既使用软木,又使用硬木。硬木有铁木、红木和乌木。用硬木制成的小雕像,表面平滑光亮;用软木制成的小雕像,表面粗糙,并被涂上白、黑、红褐三种鲜艳的颜色。人像通常是用一根木料雕制成,往往呈直立状态,没有任何转身姿势,没有手势动作,看似僵硬固定。然而非洲木雕具有真正艺术作品的特点:节奏感!黑人艺术家通过安排雕像的各个部分的体积、形式及空间位置,使手中的雕像表达着各种感情。他们赋予雕像不同的节奏,使作品产生出稳定感或灵巧感、重量感或轻盈感、宏伟感或优雅感。


三面具蜥蜴浮雕门板

门板是非洲雕刻中一道独特的风景,世上没有哪一个民族的门板雕刻如此耐人寻味。不同形象和寓意的人物、动物、纹饰被杰出的雕刻家大小错落、有条不紊地并置在一起,构图饱满而充满张力,雕刻手法简练而朴拙,既有排兵布阵般的大气雄壮,也不乏精巧细致的构思,给人以强烈的视觉冲击力和颇具韵味的审美感受。这些形象是非洲人部落生活和宗教世界的反映,门板上的各式神灵、祖先和自然精灵守护着人们的安身之所和赖以生存的粮仓,并给家族带来丰收和平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