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一个年代,都有着属于那个年代的故事。每一段岁月,无论过去了多久,都会有一些事情,如那留音机一般不停地轻声朗读。
  她走过了人生的大半旅程,偶尔也会停下杂乱的脚步,回头想去寻找一些过往的痕迹,却发现留音机里的所有对白,仿佛是在读着别人的故事,而在她的心底,却没有留下任何人的影子。这是寂寞?还是孤单?或者也可以算是一种失败。但她也清楚,正是因为这个,她却成了这一路旅程中很多人心底抹不去的风景。
  她,不喜欢回忆,因为她总觉得回忆很空白,看不到什么有色彩的记忆。她会觉得回忆是浪费时间,因为还有比回忆更需要时间的事情在等着她,她没有时间去用力的寻找那些越来越苍白的画面。但是过往不可能会真的消失不见,偶尔还是会在某一个时间里,记起了某一段曾经被感动过的小情绪而觉得暖暖的。
  那一年,她20岁,第一次跨出家门,在人海淘汰式的面试、笔试、口试中赢得了一份工作。而当初并不是她自愿参加的考核。只不过是被父亲说服去陪堂姐一同参加的。其实她明白父亲的心思,是想让她从家中走出,去闯一闯属于她自己的那一片天,父亲相信以她那不服输的性格一定会走出一条属于自己的路。也知道她固执的脾气不会主动抛下家中的一切离开。而那个年代,从那台黑白电视里出现的招聘海选并不多见,也正是这一次的机缘,就那么顺其自然的把她从照顾家里的琐事中推入了社会。虽然,她心里多少还是有些不放心妈妈,因为妈妈中风之后的四年里,她放下了学业,寸步不离的将她细心照顾直至康复。但是她心里也明白,自己不走出去,会与这个社会脱节,甚至被淘汰。好在当时父亲已退休,母亲的病也完全康复。虽然还是有一些放不下,但还是踏入了新的工作中去。
  新的环境,新的人群,新的工作……一切都是崭新的,对于这群从千八百人当中筛选出来二十几位的小孩子们来说,是兴奋的,是斗志昂扬的。也许是她经历了这几年照顾病人,和处理家中大大小小的事情的磨砺,人群中的她,显得比其他的同龄人成熟了一些,稳重了一些,甚至是身上无形之中带了一层浅浅的威严。她总是带着淡淡的微笑去工作,带着淡淡的笑看着身边这些同事们嬉笑,而她只是静静地看着,从不参与。宿舍里,嬉笑吵闹中她永远是最安静的那一个,捧着一本书,沉浸在其中,好似对身边的吵闹自动的挂起了屏障。

  那时候,她所有的时间就是在工作、学习中度过,休假的时间,就会回到家中看父母。当别人出去玩的时候,她会安静的看着她喜欢的书籍。周围的人也很喜欢安静却又自信满满的她,在这个岗位上,作为新人的她一个月左右便升了职,并且在工作的磨炼中,更加突出了自己的个性。

  二十岁左右的男男女女,在工作接触时间里,难免会出现一对一对的小恋人,只有她从来都是孑然一身,和男同事之间只有友好的点头招呼,从不曾多说一个字出来。也许就是她的这个样子,反而成了男同事的焦点。店的旁边有一家清真小饭馆,饭馆的老板是一个年轻的小伙子,一米八几的个头,吸引了不少小女生的注意,甚至有主动出击去追求的,但都碰壁而返。这些事情她不知道,只是后来从话务员小姑娘那里听到了许多,他拒绝了所有的追求者,却唯独对她心有所属,却又不敢表明,她不吃牛羊肉,甚至走在清真饭馆的门口,闻到里面飘出来的味道,都会明显的锁住了眉头。而他第一次看到她的时候就是在她路过饭馆的门口,只一眼就入了心。他不敢表白,却会跑去锅炉房的分机电话那里,拨通了总机求着小话务员帮他转接电话给她,也不敢说什么,就只是想听一听她的声音而已。就这样过了很久,除了她,几乎所有人都知道了这一份痴情。而她也莫名其妙的成了几个小女生的假想敌,对于她们有时候话里话外的敌意,她虽然不明白为什么,但并不在意,只是一笑而过,从未曾放在心上,还是一如既往的做着安静的自己。再后来,他的行为感动了那个小话务员,而她和那个话务员是最好的朋友,夏天的傍晚,话务员小姑娘会拖着她出门去散步,然后就会偶遇到他和厨师大叔,四个人中只有她以为是意外相遇,安静的走着自己的路,偶尔他会跟她说上几句话,而她只是礼貌的回答。尽管是这样的简单,那个男孩儿就已经感觉很开心了,因为可以近距离的和她并排走着……

后来,这样的相遇次数多了,她心里也明白了一些,但是却没有那种一样的心动,她只是在心里权衡了一下两个人是否合适,却什么都没说。其实她心里已经决定了两个人不合适。但是每次看到他因为和自己说几句话就开心的眉飞色舞,甚至开心的红了脸颊,她忍住了没有说出口。但是从此却很少再被同事拉出去散步了,她想慢慢冷却他的热情,让事情慢慢地回归原点,尽量不要有伤害。又过了很久,男孩儿的家人都知道了这件事情,他的父母一个是回族一个为汉族,生活习惯有很多的冲突,所以他们不希望儿子找汉族的女朋友,为此他与家人几乎决裂。而这些事情她根本就不知晓。

有一次,她凑巧遇到了男孩的小姨,小姨很喜欢她,但也把实情告诉了她,而且也说了一些自己姐姐是汉族,却要改变自己适应回族人的生活习惯的烦恼。她听到他为了自己和家里闹翻,其实很感动,也觉得心里暖暖的,她感动有一个这样在意自己的男孩儿,默默地在守护自己。但也觉得愧疚因为自己让他为难了。这件事情更加让她知道自己的决定没有错,哪怕是伤到了他,也是长痛不如短痛。

后来的几天里,男孩喝醉了酒,又用总机转来分机找她说话,她听到他喝醉以后大胆的表白,没有吭声,只是平静的告诉他,让他回去早点休息,第二天下班会去店里找他,他开心又紧张的问小话务员是不是她同意和他交往了。

第二天下班以后,她如约前来,还是一袭白衣,素简却又飘逸,男孩儿看直了眼。她微笑着从他身旁走过去,进到屋子里安静地坐着,男孩激动的拿来饮料和水果,然后开心的讲着笑话给她听,她静静地看着他那么开心的说着,不忍心打断他。男孩儿说了很多,还炒了几个菜陪她吃饭,他告诉她,炒菜前他刷了好多次的锅,没有牛羊肉的味道了,可以放心吃的,女孩平时吃得很少,他给她夹了很多的菜,她慢慢地都吃掉了,不管以后会如何,她不想浪费他现在的一番心意,吃过饭以后,他局促的第一次抓起她的手,红着脸说喜欢她,而且喜欢很久了,她笑了笑,跟他说了自己心里所有的想法,说清楚了他们哪里不合适,而且不想他和家里人闹矛盾,所以是不会接受做他的女朋友的,那时候,她已经知道他的父母已经帮他选了一个回族的女朋友,只不过被他拒绝了,父母问他理由的时候,他告诉他们他爱上了一个汉族的女孩儿,父母不想他们的不合适在他身上重复,就逼着他娶那个回族女孩儿,他这次和父母闹得很僵。但他不想放弃她,但是看到她说的那么坚决,他的眼中有着痛的颜色。而她假装没有看到,转身走出了饭馆。

从那天开始,她不再让他看见自己,电话总是让别人接,如果是找她的就说她不在。她也听到过他的消息,醉过几次酒,也在喝醉之后来找过她,但是却没有勇气见她,每次都是去话务员那里,把喝醉之后对她的想念说给别人听。
大约过了半个月,她在回去看父母的站台上,看到了双手提满礼物的他,她问他去哪里,他说要陪她去看父母,她不是不感动,但是想到他与父母的关系还是很僵的时候还是拒绝了他,她告诉他,不会改变决定的,因为她决定了的事情,即使是错,也要错出个结果,不会再改变的。望着她坚定的小脸,他苦笑着说知道了,他说我们还是朋友,既然是朋友,可以接受这些礼物吗?她笑了,伸手选了一个最小的礼物说这个就够了,多了会把手臂累疼的。然后转身上了回程的火车。
没过多久,他结束了那个清真饭馆,接了家里其他的生意。有很多人知道他以后的情况,可是她从不去打听,也不想知道。也许他娶了那个回族女孩儿,但这些都已经跟她没有任何的关系了。她又做回了那个安安静静的自己。依旧按着自己喜欢的模式去生活着。

  日子就这样平静的过着,她每天看各种各样的书,厚厚的本子上面,写满了自己喜欢的摘录,一本接一本。但她却从没有动笔写过自己的心情,也许是她的心情从没有过波动,不知该如何去写。也许是她的内心太过辽阔,可以装得下所有的经历。也许是她不想让自己偶然间的回首,还能找到这些青涩的所有痕迹…
  有一天,很多的同事,不管是男孩儿,还是女孩儿,都兴奋起来,相互议论着,等待着…她知道,他们都在等一批新人,是从很远的地方通过劳服招聘来的帅哥和美女,这次也是大规模的经过筛选后,被选上来的二十几个人过来,据说男生要比女生多,还听说其中有几个很帅,二十几岁的小姑娘们听到这些,怎么会不好奇?大家都翘首等待着,唯独她坐在那里,看着手中的报纸,无动于衷。
当所有人都在相互介绍的时候,她还是继续着她的工作,她不喜热闹,更不会跑去人家面前主动的搭讪。等到单位组织的迎新人仪式上,她才仔细的看了看那些个新面孔,年轻有朝气,有着那种进去新环境里的兴奋和激动。她没有记住他们都姓甚名谁,只是大概记住了都分去了哪个部门。客气的招呼过后,她安分的带着新人,依旧是不多言语的和大家交往着。在她的眼中,除了几个特别要好的朋友,对其他人都是一视同仁的相处。
  新人当中,有一部分去了本市的一家分店,但是下了班之后还是有很多会跑回来,找大家一起玩儿,其中有一个分去分店的男孩,几乎每天下班都会来这边,他算是这次来的人当中最安静的一个,也是大家评出来最帅的一个。个子高高的,白白净净的,她只是听说,但从没有盯着人家仔细看过,她总是觉得,这种事与己无关。其他男孩下班过来,都是喜欢对这边的女孩套套近乎,献献殷勤,就只有他,坐在那里,眼神儿只专注于一个人的身上,而她全然不知。
  大概过了半个多月,他们也已经适应了新的岗位,男孩每天都会过来看一看,大部分时间都只是远远的看着,并不惊扰她。有一个高挑漂亮的女孩也开始了对他的追求,可他始终冷冷地对那个女孩儿,可是那个女孩儿却是越挫越勇,追得很辛苦,也很无奈,就这样过了很久。她知道那个男孩喜欢她,可她总是拒人千里,让他无法把想说的话直接说给她听,很多人也暗地里帮着他,却始终得不到和她独处的机会。
  有一天晚上,他们几个下班又过来了,好像还是喝了很多的酒,那个男孩没有了往日的胆怯,就站在她宿舍下的大马路上,一直大声的喊着她的名字,别人拉也拉不走他,宿舍里的人都站在六楼的窗口,望着楼下,劝她下去看看他,可是她笑了笑说:既然不喜欢,又何必给他希望,也许他醉过这一次以后就死心了,何必要给他没有希望的希望呢?她说完了就低下头继续看书了,大概到了十一点半之后,楼下才归于平静,后来她听说这件事情上层领导都知道了,是他们的上级经理过来才把他给劝走了,之后的很久,他下班后不再过来,也没有再见到她,听说分店那边负责收款的小姑娘一直没有放弃追求他,但是他拒绝了。
  再后来,她要辞职不做了,辞职拖了很久不被批准,可是她坚决要离开,她本想回去陪父母一阵子,再开始新的工作。却没想到回家仅仅待了三天,就迫不得已的接管了一份新的工作,还有一个原来的同事要跟她一起去,就是那个曾经追过那男孩的高挑姑娘。她们去了新环境就马上投入了紧张的工作中。她做得很好,也很忙,那段时间她甚至没有时间回去看妈妈。
  有一次,高挑女孩儿休息回来,遇见了那个男孩,她让他送她回去上班,顺便带他看海,因为他家乡那边没有海,男孩一口拒绝了,却又在听到她也在那里的时候答应送她回去,当他们俩出现在她面前时,她诧异了一下,听到经过之后她也只是笑了笑,心里已经明了。她给了那女孩多一天的假,让女孩儿带他去海边。男孩说想和她到海边走一走,她以工作走不开推辞了,男孩说:也许这是我最后一次出现在你面前,难道你就不能为我破例一次吗?她打趣地把话题岔开了,还是没有答应单独陪他。他和女孩走了,去了海边,他们一直在海边待到了半夜才回来,女孩是红着眼睛回来的,对她说:都是你害的,他今天把心里的话都说出来了,他很喜欢很喜欢你,把我感动的哭死了。你怎么就不能给他一次机会,哪怕是试试也可以。女孩还说:虽然我喜欢他,但是还没有像他喜欢你那样的深,我决定帮他来追你。你等着瞧吧!女孩还说:他说他今天把所有的话都说给我听了,就是要真的放弃了,他问你能不能给他一张照片当做纪念。她想了想说,还是算了吧,何苦呢?
  第二天,男孩要回去了,问她可不可以送他去坐车?她答应了,但却是和另一个女孩一起送他,他笑着没说其他,路过景点的时候有人在拍照,他问能不能拍张照片,哪怕是三个人一起拍也行。她答应了,拍照的时候,他在中间,她没有靠太近,准备好了在按下快门的一刹那,他向她这边突然靠拢,这一张三人照片洗出来的时候,看着有些滑稽,本来是三个人并排的照片,变成了他和她靠得很近,那个女孩儿甜笑着被甩在了一边。
  后来的几天里,那个女孩儿还是努力的想要撮合,有时会打电话找他,然后会把电话硬塞到她手中,而她只是礼貌的跟对方说出了实情,说了声对不起,就挂了电话。
  再后来没几天,就听女孩儿说他闪婚了,娶的就是那个曾经被他拒绝的收款女孩儿。
  好像是第三个年头的时候,有一次她和姐姐吃早餐,巧遇了他,当时他和媳妇也是出来吃早餐,一看到她他便认出来了,打过招呼之后,他就跟他媳妇说:她就是那个我最最喜欢的人,他媳妇很和气的打着招呼,她也礼貌的回应了,后来是他们先离开的,离开的时候把她和姐姐的账单也一并结掉了。她心里想着:他应该挺幸福的吧?因为他媳妇一定很爱他,才会做到那个样子。但是不管他们过得如何,都跟自己无关。她有她要走的路,不会单纯因为感动,而为谁停下脚步。虽然是狠心伤害了他,但也是为了不伤害他更深!
  这些过往,不会在她心里留下太多痕迹,但也不会全部忘记,偶尔还是会在心里感谢他曾经对自己付出的那份真心。
她不会停留,因为她还有很长很长的路要走。

  那一年,她24岁,那个冬天很冷,她穿着厚厚的白色羽绒服,去朋友开的烧烤大排挡玩儿,晚上月朗星稀,吃烧烤的人却不少。棚子里弥漫着烤肉串的香气,可是她不喜欢油烟熏呛的感觉,和另一个朋友始终站在棚子外面,路灯将她的影子拉得长长的。 她有一个习惯,不管在哪里,人群里的她从不多看别人一眼,以至于站了那么久,只和朋友偶尔悄声地说着话,没有多看棚子里那些吃串喝酒的人。可是路灯下安静的她,却在此时变成了别人眼中唯一的风景,甚至是带来一辈子伤痛却又无法企及的风景。
  他是农村出来的孩子,平时没有太多的话语,走出农村,在舅舅的厂子里开车,舅舅家的两个哥哥,都是好玩之人,经常带他去各个场所吃饭喝酒。可他却改不了那份与生俱来的淳朴和腼腆,有时候两个哥哥带他吃饭的地方有漂亮的女生,可他和女孩子说话依然还会脸红。
  这天晚上,他跟两个哥哥去楼下大排挡吃烧烤,看到了路灯下白色的她,一头及腰的长发在这个冬天的夜里被他铭记入心,那个巴掌大的小脸被藏在厚重的衣服里,看着惹人怜爱。他只是远远的看着,并没有去打扰她,那个年代的人还是有一些保守。两个哥哥看着他一个晚上的表现,再看看那个被羽绒服包裹的小人儿,那么的安静,与这个人声鼎沸的地方显得格格不入。也觉得值得这个弟弟去追求。过了一会儿,她和那个朋友打了声招呼就提前回去了。
  她走了,一切又恢复了吃吃喝喝的吵闹中,仿佛刚刚她所带来的那份宁静也随之消失了,他们叫来了她的朋友,问她芳龄几何?问她有没有男朋友,她的朋友是个挺活泼的小姑娘,她回答了他们提出来的话,但是也开起了玩笑:你想追她啊?应该挺难的,你得有思想准备才行。让我介绍你见她,也不是不可以,不过你得天天下楼来吃我得烧烤,不然甭想再见到她。虽然是玩笑话,但他却当真了,以至于为了能够见到她,几乎天天或者隔日就会来吃一吃烧烤。这些她根本不知道,都是后来才陆续听说的,她做烧烤的朋友的父母很喜欢她,知道这件事情也在观察着他的人品,后来觉得人不错,还帮着他说了不少的好话。过了一阵子,她的朋友跟她提起了这件事,说让她去见一见。她只是笑着拒绝了,在她的印象中,大马路上见到一个人就可以去追的人,今天能来追你,明天就可以去追别人。所以,朋友跟她提了几次她也没有在意这件事,但是拒绝去见面。
  就这样,她依然日复一日的工作、回家。而他成了烧烤摊儿上的常客。大约过了半年,她的朋友过生日,她们几个小姐妹凑在一起吃饭,在饭店里,大家都到齐了,她的朋友接到了一个电话,挂断电话之后跟她说:你先别骂我,我跟你说件事,那个谁,吃烧烤连续吃了快半年了,目的就是想要见到你,天天问我,他说再见不到你他听到烧烤两个字都要吐了。我今天告诉他你在这里了,他一会儿会过来坐一坐。说完了她朋友嘿嘿的笑着,她气得牙痒痒,还没开口说什么,门口传来刹车声,他的车停在了门口。一进门,就看到了坐在门口的她,依旧是长发披肩,安安静静的。朋友给他们相互介绍了下,她只礼貌的点点头说:你好!他突然就红了脸,也跟着说了句:你好。场面突然有些尴尬,谁也没有再吭声。朋友招呼大家坐下开始吃饭,他坐在了她的身边,也不知道说什么好。坐了一会儿,他说厂子里还有事,就先走了。满桌的朋友都笑着说这人不错,看到女孩儿还能脸红,挺好的就处处吧。可她还是觉得有些别扭,抬头瞪了大家一眼说暂时不想处朋友,以后再说吧!
  过了几天,这件事情她差不多都已经忘记了,那天下午,她正在一家美发店里,天突然黑了下来,所有人都有些害怕,美发店里把所有的电源都拔了下来,黑咕隆咚的室外和室内。胆小的小姑娘们都吓得抱成了团儿,都不知道这天为何突然这个样子了,相信那个午后至今还是会有人记忆犹新,因为那是几十年难遇的可怕天气。在这黑暗里,她也有些怕,却还是维持了表面的平静。突然,他打来电话问:你在哪儿?一会儿怎么回家?外面危险,别出去坐车,哪儿也别去,等我!电话挂断,她听得到那边车在雨里轮胎擦着地面的声音,心里有一丝暖流涌过。这场暴雨来得急,走得也快!过了一会儿,天慢慢祛除了黑色,有一丝丝光亮慢慢地出现,但是雨还是噼里啪啦的落着,一会儿功夫,他的车停在了门口,他从天一暗下来的时间就向她所在的地方赶过来,一刻也没有耽搁。当他从车里下来,看到她时仿佛松了口气,笑着说:听说你家那边下雨路很难走,我来送你回家。她想拒绝,却又说不出口。
  从这天开始,他们算是开始了约会,而从他第一次见到她到现在,已经接近一年了,她还是很忙,所以约会也不算很多,偶尔的见面她也不多话,他带她兜风,给她说着各种趣闻,她笑着在听,他带她去和哥哥们吃饭,她也是很随和的与人相处,从不多话,好似一个安静的孩子,是之前他们吃饭时饭桌上面女孩子们不同版本,所以她给大家的印象很好,有一天,他开车拉着她办事,需要回家去一次,她跟着她回到了农村的家,父母是淳朴的农村人,看到她很喜欢,晚上妈妈去邻居家做理疗,妈妈牵着她的手一起去了,老人喜欢她,他看得眼睛里都是藏不住的笑意。尽管在很多年后,他们没有走在一起,那个妈妈还是会经常提及她,还会偶尔的想她。
  就这样相处了两个月左右,有一天,她在朋友的排档,同样是站在那个路灯下面,他的车从远处快速的驶过,经过排档的时候依然没有减速,她和朋友清楚的看到了他的旁边坐了其他的女人。朋友望着她,而她只是笑了笑,没有说一句话。后面的几天,他们没再联系。
  然后的某一天里,他的一个哥哥约她见面,她去的时候看到了他,样子很憔悴。不敢看着她的眼睛。他哥哥让他先出去,然后跟她说起了所有,说厂子里舅舅的好友也是共事的伙伴的女儿从他一进厂子就开始喜欢他,可是他不喜欢她。舅舅和对方爸爸极力想促成他们俩,对方家中条件不错,那个年代里,从农村出来的孩子能在城里有住房,有一份稳定的生活其实挺难。他开始没有答应,而在天天吃着烧烤却还是见不到她的那段日子里,他慢慢的心灰妥协了,就在第二次朋友生日见到她之前的一个星期,和那个女孩儿确定了男女朋友关系。他很矛盾,一面不想放弃她,一面是无法跟舅舅和那个女孩儿交代,又怕影响了舅舅和那女孩儿爸爸之间的关系。而他的哥哥并没有说出全部实情,只是说他很难过很难过。他的哥哥慢慢的说着,她只是静静地听着,抬眼看到他站在远处,甚至看到他眼中的那种绝望。她冲他抿了抿嘴角,他回了一个苦苦的笑容,以至于苦得有泪水滑落。她听完了之后告诉他哥哥,她已经有了决定,让他先回去吧。她从车里走出来,走到他的车旁坐了进去,他楞楞地看着她,她说:走吧,送我回家。一路上,他看她,她看路面,谁也没有开口,快到家的时候,她让他把车停下,跟他说:好好去对她,不管怎么样,她喜欢你那么久,而我还没有开始喜欢。何况凡事都有先来后到,我不会去抢属于别人的任何,包括你。不用再送了,回去开慢点,注意安全。他想要表达一些设么,却根本找不到合适的话语,看着她越走越远,他的泪在心里流成了红色的河。很多年后她知道了一些事实,他在生日宴看到她之后就提出和那个女孩儿结束朋友关系,也告诉了那个女孩儿她就是他这辈子的最爱,所以不能接受女孩儿了,女孩子不肯分手,以死相逼,割腕后在医院待了很久才康复。
  就这样,她走了,甚至不让他知道自己去了何方,不是她心太硬,而是她自认为没有喜欢一个人到可以为他放弃生命。也不想破坏任何人的感情。他经常会去烧烤摊上去打听她的消息,却始终不知道她到底去了哪里,也打听不到她的电话号码。但是他还是不放弃的打听,终于有一天,他知道了她的电话,拨通电话时候,他应该是开心的,可是她平静的声音却让他不得不冷静下来,她说不希望他再联系她,只希望他们好好过日子,更不想因为自己而影响他们之间的关系,而他也明白自己已经没有了资格,他说没有其他意思,就是不希望以后不知道她在哪里,只要知道她在哪里,知道她很好,偶尔还可以听到她的声音就足够了。那段时间里,他做什么都心不在焉,即使平坦的马路上也能把车撞向旁边。他不敢总给她打电话,他害怕她生气又会消失不见,他也怕她声音里的冰冷!
  有一次,夜里他拨通了她的电话,她恰好在妈妈家,半夜没有听见电话响,第二天早晨看到之后打给他问出了什么事?因为他从不会半夜拨打电话找她,他看到她的来电,很兴奋,听她说半夜自己曾打过电话,而他自己根本就不知道这件事,电话挂断之后,他兴奋得告诉朋友她给他打电话了,然后又问自己开药房的朋友,问他自己昨晚是不是打电话了,朋友告诉他,晚上他们两个在酒吧喝酒的时候,他每一句话都是在说她,喝醉了之后喊着她的名字非要打电话,朋友笑着说他:真的很好奇到底是个什么样的女子,真想见一见。他去药房拿了一些老人用的上的保养品,和朋友开车去了她的家,说是看望她妈妈,顺便给老人带了些药,她没法拒绝也就答应了,到了之后,他朋友笑着跟她说:从他身边很多人口中听到过你,就是没见到本尊,这次终于圆了心愿。她也被逗得笑了起来。
  后来,他结婚了,有了一个儿子。这时间里,他们一直都没有联系,他也只是经常去烧烤那里打听她是否过得好。
  再后来,他离婚了,他跑去她工作的地方找她吃饭,她那天确实忙着走不开。他告诉她自己离婚了,她愣了一下,哦了一声,他又问她有没有男朋友,她指了指那边站着的一个高高的男人,说那个就是,他顺着手势看过去,苦笑着说:长得挺帅的,你们挺般配,我知道自己现在配不上你了,你一定要过得幸福!她嗯了一声说:你也是,记得要幸福!
  就这样,他走了,离开她工作的地方。后来又离开了这个城市,听说他去了南方某个城市工作去了,也闯了一番属于自己的世界。

她知道他到如今心里还是没有放下她,但是她不想捡拾过去的种种,因为已不是当初的模样。

有些事,放下是美好!拿起来,或许已千疮百孔。不如彻底的保留最初的单纯就好!

【未完待续】

  
  

【续篇】
  多年来,她孤身一人,不是没有人追,而是她从不动情,也没有遇见可以动情的那个人。她好像已经习惯了拒绝,从不给别人任何希望,但是却从不缺追求的和守护的。对此,她并不多说什么,也从不多做接触。只是不急不缓的生活着,总是将自己关进有书有音乐的空间里,宁愿把时光囚禁在这些她喜欢的事情里。身边的小同事们一直都是出双入对,但是也都频频更换着男友。她看见也只是微微一笑,从不多做评论。也许在她的心里,不是不希望有人陪,而是一直在等命中注定的那个人出现……
  有一天,她的一个叔叔给她打电话。说他朋友的儿子开的店想让她过去。她去看了看,对那个店并不看好,回来的路上,她谈了自己的看法,也给出了自己的建议。叔叔的朋友让她一定要去帮忙,说的很诚恳!她最终不好意思拒绝,就答应了。
她和他每天一起工作,他个子高高的,为人也很谦和,但也是因为这样的性格,身边围了很多朋友,但是在她的眼中,这些人根本不能算是朋友,只不过是利益当前的酒肉知己。她不喜欢他们,但是并没有说什么,只是提醒他要交就交那些真正不离不弃的朋友,不管你是任何身份,都可以交心相扶的那种朋友。作为她,只是点到为止的提示,并不方便说很多。她觉得他太单纯,出于对店里的负责,和他父母的交待,只是善意的提醒就好!他认真的听她说话,也明白很多,但是他说他心里清楚,只是碍于面子,不好意思而已,她笑了笑,没再说什么。

  他长相不错,所以也经常会有女生主动的投怀送抱。而她经常被他用来做了挡箭牌。事后他会开玩笑的说得好好谢谢她。她笑着说不用感谢!只是有些憋屈,无缘无故的又被人当做了假想敌。不过为了哥们儿的幸福,憋屈就憋屈点吧。他们虽然天天在一起,但是她的心里始终把各自的位置摆的很正确,从不多想其他的,相处的和哥们儿一样。他的朋友们经常开玩笑喊她嫂子,每次有人这样喊,她只是笑着解释他们只是哥们儿和同事关系。让他们别误会

  就这样,他们像哥们儿一样,相处了一年多,他的父母对她很好很好。最后她劝他把店出兑,正好有人想接那个店。他们就各自回到了家里,他偶尔会喊她出来吃饭,和朋友,和家人。有时候,他会开玩笑说要去她家吃饭,她给了他一个白眼儿,他笑着说可以叫上几个哥们儿,他不是单独去的,她只是笑了笑把话题岔开了。不是她不舍得让他去吃饭,而是那个时候,她的年纪也不小了,邻居家这么大的姑娘都已经结婚了,若是把他带回家,她不知道父母会不会多心。她知道父母心里着急她怎么还没有男朋友,但是又不敢直接去问她,因为她从小就有自己的主意,总是按照自己的想法去决定事情。
  后来有一天,他约她吃饭时,跟她说想去南方,问她行不行?她笑着说:和你父母商量一下,他们同意的话你就出去闯一闯。他追问她的意见,可她不知道该说什么?在她心里,她觉得他们不是很合适,所以她没办法说太多,因为这个时候,她说的话很可能就是一句需要负责的承诺。而她不知道自己是否已经认定。对于其他任何事,都不曾难倒过她,唯独在感情上,她好像天生就不会多思考,因为她总觉得自己想不明白,索性不去想什么,就这样顺其自然的也挺好。
  他们吃好饭走出来的时候,他对她说:我去南方待上半年,如果前景好的话,你也过去呗?如果不是很好,我就回来好不好?她看着他,有些不知所措。他们之间相处了两年多,都是很自然的相处,她觉得他是在承诺着,也是在索取着答案。可她不知道自己想要什么?也不知道自己可以给他什么。她嗯了一声,说:你先过去看看情况吧,我放不下我妈妈,有些事说早了也未必能做到。她看到他眼中的失望和无助,也懂他心里想的,不想给他太多压力,就笑着说:你先去吧,有事给我打电话,去外边自己要学会照顾好自己。他笑着说好。过了没几天,他就离开了这座小城,去了他向往很久的地方…

他走了,过了几天,她也去了附近的大城市。也许是孤独,也许是放不下她,他会经常的给她打电话,说一些当地的风俗和特色给她听。她总是乐呵呵的听着,也偶尔说一些安他心的话。她知道他没有经历过太多的事情,一个人出去,肯定没有什么可依靠的。每次通话,总是他说的多,她听着。
  有时候,他会可怜兮兮的说忙起来忘记了吃饭,有一次,他病了,好几天起不来,说身边没有个熟悉的人可以照顾他,只有客户帮他联系了医生,照顾了几天才好起来。还有一次,他过生日,忙到了半夜才想起来自己还没有吃面。她知道,他不是在诉苦,而是想要一份安慰和依赖。就这样平平淡淡的,过了快一年。
  
  

  春节的时候,他回来了,他没有跟她说什么,带着礼物,买了戒指,来见了她的父母。她有些诧异,但是也没说什么。她的父母很喜欢他,不知道他和她父亲说了些什么,在他过完春节回到南方以后,她的父亲就经常在她面前念叨他的好,也念叨着他身边应该有个人陪着。她赌气说再念叨下去她就真的也去南方去了,父亲一听居然开心的安排起来了,母亲却是有些舍不得和不放心。她苦笑着却又说不清什么。就这样,她也踏上了去南方的列车。

  他接了她,去了租来的住处,她对他很细心,不让她单独出去,他下班回来陪她去买菜,一起做饭吃饭,一起看电视,给她讲当地的一些习惯。她说想出去工作,他说再等等,等熟悉一些再出去,可是她闲不住,因为她知道他这一年根本没赚到钱,而且租房子的钱也是她寄过来的,所以她不能不工作。一个星期后,她去应聘了一份工作,虽然起点只是个中层的管理,但是她相信自己会用自己的能力做到高层。她知道他有一些不高兴,因为他怕她适应不了大城市的这份工作,觉得这里的工作不好做,也是这样跟她说的,可是她没有听,因为她觉得,行不行都要做过才知道,如果坐在家里等,永远也等不到想要的结果。就这样,她开始忙碌起来。每天都忙到半夜才带着疲惫回来。他偶尔也会去接她下班,但是她说自己可以回来,让他吃过饭在家好好休息。她用了没多久,就在几十位中层管理中脱颖而出。这其中还是要谢谢当地的管理们排外的心态,本来是想要排挤掉她,可是她总是做好自己的事情,对那些小动作毫不理会,直到有一次,董事长的弟弟喜欢经常来店里走动,恰好看到她,就问她为什么有一个小团体的人都在针对她说话?她笑着问他都说什么了?他说都在说你的不好。她笑得很灿烂,跟他说:我从不做别人嘴里的自己,我只做真实的自己,只要是做好了自己,其他人说的不会影响到我工作的质量和原则。至于你们老板,信或是不信,那要看你们是否够精明,是否看得清每个人说话做事的动机和真假?几百位员工,有几个人说其中一人不好,原因你们可以自己去找。说完她就继续去忙工作去了,他在她身后大声的说:你不用想太多,事情会弄清楚的。她笑一笑,摆了摆手,继续自己的事去了

  过了没几天,老板的弟弟远远的就喊她的名字,她走过去,打了招呼,就安静的听着他在说自己调查来的结果。因为她心里完全明白是怎么回事,所以她并不担心什么。当时有两个高层拉帮结派,而都看中了她的能力,都想拉拢她,而她毫不客气的告诉她们,工作上的事情,她会尽职,其他没有用的事情,她哪一边也不会站。就因为这样,那两个人就安排自己的人去散布一些对她不好的说法,没想到的是,反而因为这样,奠定了她在董事长和家人心中的认可度。就这样,拉帮结派的人全部被董事长的弟弟给辞退,把权利都交给了她。还说以她的人品做事,谁都会放心。这样,她的工作变得越来越忙,一忙就是几年。忙得几年都没时间回老家。他和她也一直这样平淡着相处着,没有轰轰烈烈,也很少有花前月下。他变得越来越依赖她,他总是在工作上遇到不顺心,很多事情都需要她去开导才会心里平衡一些。几年后的一天,他突然问她回去结婚行吗?她说行啊。就这样顺其自然的定了日子,请了假,回去老家办了婚礼。也是在此时,他在检查身体的时候查出了问题,开始吃药治疗。而她并没有因此对婚礼有任何的更改。单位给了她一个月的假期,而他辞去了当时的工作。一切都好像是顺理成章,没有过多的喜悦,也没觉得有什么不对。那年,她已经32岁了,在她心里,总觉得这是父母最想看到的结局。结了婚,也算是完成了父母心里牵挂的事情了
【故事并没有完结,但是不知该不该写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