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6月9日,对我来说,是有史以来,一次特别旅行的开始。

去美西深游,一直是梦寐以求的愿望。有朋友相约,顾不上大陆返美的时差和劳顿,便匆匆登上了飞往西雅图的飞机。我们将从那里自驾完成我们的美西之行。

一行五人中,三名是摄影“狂人”,和他们相比,我们两名女性只能算作是旅游爱好者,不敢称为摄影人。

严格的说来,此行应该算做是半随意性摄影之旅。虽然有了大概的摄影目标,却没有固定不变的行程计划,也没有酒店和一些景点的预定。每一天的计划都在路上具体制定,靠GPS手机导航和寻找吃住,行程也在不断更改之中。

我们的旅程从华盛顿州开始,经爱达荷州,俄勒冈州、加州海岸,经内华达州,犹他州,于亚历桑那州结束。行程四千多英里,历经13天,跨越美西七个州。

在这架飞机上,我们飞行了将近六个小时,晚上九点半钟,在西雅图机场降落。

取出车,经过三个小时的路程,到达酒店已经是凌晨2:30am。酒店的老板听说我们4点就要起床出发去海滩,竟然不可思议的笑起来。

来去匆忙,让我都记不起酒店叫什么,更没精力去明确它位于哪里。

凌晨气温很低,快至六月中旬,我们穿上羽绒服,防水衣裤和鞋子,依然感到一丝凉意。

当地的日出在凌晨五点。我们来的海滩时,天空的月亮还没退去。

五个人架起三脚架,在黎明前的黑暗里,开始了此行正式的开机摄影。

海上生明月

同行的伙伴,立即进入到拍摄的竞技状态。扛起长枪短炮,像战士寻找掩体一样,寻找自己拍摄的机位。然后就在等待阳光升起的每一个瞬间,按下快门,采集着一副副美丽的画面。

Ruby海滩的另一个奇观,是被海啸和风浪冲击而堆积如山的朽木。日积月累,来自原始森林的树木,在气候变迁的过程中,被搁浅在沙滩上。

不知道是什么人,把这些木头搭建在一起。也许是一种内心的艺术的表达,也许是用来当做拍摄前景的道具,也许是某些露营的人,没有来得及点燃而遗弃的柴堆,也许,,,,,,

无论如何,它们的存在,都给这片海滩以生命灵气。

Ruby Beach 中文名叫红宝石沙滩。它是美国奥林匹克国家公园的一部分分。

落潮的海滩,显得宁静、平和,犹如一位秀丽而优雅的女人。人们忍不住想要靠近它,投入到它温情的怀抱,融进它祥和的意境里。


这两块礁石,是Ruby海滩上的礁石明星。来过这里的人们,都不会放过它们的身影。

光洁如镜的沙滩,在朝阳的辉映下,泛起红光,就像一块巨大的闪亮的宝石。也许这就是红宝石沙滩名字的来历。

红霞与倒影,很像一副印象派的画面。晨光在云层间涂抹下它斑斓万变的色彩,被大海复制再现,把美景呈现给慕名而来的采风人。

在奥林比克国家公园的Ruby海滩,随处可见各样花色不同,形状各异,圆润可爱的鹅卵石。来到这里的人们,经常喜欢玩罗列鹅卵石的游戏。如果可以将五块以上石头叠加起来保持不倒,就应该算做高手。 也因为如此,这些留存在沙滩上的石头作品,也成了这里的一道景观。

阳光已经在云层中悄悄升起。红霞过后,它将把炙热洒向大地,把它的温暖献给那些赖以生存万物。

在离开海滩的一刻,回头看到了自己的足迹。它们将会被另一次潮水冲刷的无影无踪。明天还会有和我们一样或者不一样的人,继续留下他们的痕迹。

远处的浮云已经散。我不由的举起相机,拍下它们。Ruby海滩,我来过了!

原创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