朋友发来江南随拍的橱窗图片,他说:青崖,猜你肯定喜欢这些橱窗,特别有味道,只可惜手机拍不出效果。

朋友是为数不多认真读我文章的人,往往因能力有限,我在文中难以表达清楚的思想,常常不过三言两语便被他直击要害。这一度让我很不服气,小小虚荣心遭遇挫败感,面子有些挂不住,却又不得不承认人家说的入木三分,时常让我有茅塞顿开的感觉。其实对自己眼高手低的毛病心知肚明,只是苦于自身局限性难于突破,加之天性懒散,不肯在文字上多下功夫研磨,多数时候还是喜欢随心所欲、信马由缰想到哪儿写到哪儿,文章质量水分颇多。所幸无他,兴之所至提笔码字,不过是为愉悦心情而已,并未过分纠结水平高低给自己徒增烦恼。好在朋友亦非苛责之人,每次点到为止寥寥几句,虽然面子不爽,其实内心还是老老实实拜服此等思维高我几筹的人。

巧的是很久前我亦萌生过描写窗的文章,只是腹稿一直不成熟,举棋不定应该以古色古香的窗棂作题材,还是用琳琅满目的现代橱窗更容易发挥,隐隐约约始终抓不住想表现的关键点。于是一直搁置心底由它自由生长,想着终会有破茧而出的那一天。

此时因了朋友手机街拍的橱窗图片,脑海中江南水乡古老的青石板蜿蜒曲折穿过的小巷,街边琳琅满目、精巧细腻的橱窗林林立立,心里有说不出的欢喜。而苏州园林古色古香、如大家闺秀般眉目舒朗、气质沉稳的窗棂,此刻便自悄无声息默默隐去。好吧,既如此不妨顺其自然,待去江南寻机会专程再与窗棂相约罢。

彼时我正打算静下心来读张爱玲小说。一代才女大作,在我这里竟落得"年少难识张爱玲",多年来备受冷遇,我不曾认真拜读过她哪怕一部作品。对这个恃才自傲偏偏爱情低进尘埃的小女人,始终带着哀其不幸怒其不争的情绪,有着恨铁不成钢的怜惜。喜欢看闲书的人,却是置整套张爱玲全集做了摆设,任其寂寞无声堆在书橱一角。取书时偶尔也会无意识瞟她一眼,然而从未有拿来细读的愿望。许多年,在我手里她的书像极她的人生一样清冷孤寂。心里禁不住就对这个孤傲女子带了几许歉意,惦记找时间一定静心拜读。

说实话,有书不肯读,于我而言并不常见。但凡杂书到手通常会囫囵吞枣一气看它三五遍,遇到喜欢的又会细嚼慢咽再看它三遍五遍乃至无数遍。假如遇到金庸、古龙、梁羽生之类通宵达旦自不必说。因为有看武侠小说三天两夜不曾合眼的不良记录,家中书橱至今被老公强行禁止出现武侠小说,甚至借阅也不被允许。没想到嗜闲书如命的人遇到张爱玲,居然读她原著无论如何也没有正真读进去,始终不曾走心。于是退而求其次转去看她作品改编的电影。这在我是绝无仅有的,内心一直排斥名著改编电影,总感觉像是风姿绰约的美人被强行拉去整容一般,结果无疑都会变得面目全非。细思之下,终是愧疚自己慢待那个才情纵横的孤傲女子,所以在看过几部电影后,还是决定认真去读原著。

初夏的黄昏,江南橱窗与张爱玲,风马牛不相及的两个就这样被我胡思乱想揉进一个画面。不过我眼中的她们并无半分违和感,江南女子与江南橱窗本就是两道靓丽风景线,是唯美的化身。何况她是张爱玲,是那个"民国世界的临水照花人"。恍恍惚惚潜意识里有些模糊不清的认知:这些年不喜欢读张爱玲,不过是她那扇窗我不懂欣赏,骄傲如她也不屑于世人的认知而已。她的爱情纵使低微,却哪里需要世间凡人同情与理解?就像一扇精美至极的窗,心高气傲等的只是那个真正懂得欣赏的人。

张爱玲说:"我小时候没有好衣服穿,后来有一阵拼命穿得鲜艳,以致博得奇装异服的美名,穿过就算了,现在也不想了。" 一生爱旗袍懂旗袍的小女子,实在懂得如何打理自己,旗袍于她算是知音,只是在遇见太过低微的爱情时,低进尘埃开出的花大抵也是苦涩的吧!她说:"遇见你我变得很低很低,一直低到尘埃里去,但我的心是欢喜的,并且在那里开出一朵花来"。窗里怀春少女憧憬属于自己的爱情,用旗袍将她的窗装点如《霓裳记》华服美裳那般迷醉。窗外胡兰成流连花丛,遇见张爱玲这扇窗,幸与不幸,他却是看懂窗内风光的那一个。骄傲如她此生只为等待一个"懂"字:"我爱你,为了你的幸福,我愿意放弃一切--包括你"......于是,遗世独立的孤傲女子决然离去。一生爱旗袍懂旗袍的小女子和她低进尘埃的卑微之恋,犹如飞蛾扑火,刹那间耀眼了生命。然而她心里最是清楚:"浮华褪尽,人比烟花寂寞"。橱窗绚丽夺目的喧嚣掩不去曲高和寡的孤寂。

慢下脚步细看琳琅满目的绚丽橱窗,心中逐渐了然:橱窗精致到哪怕极尽奢华,终归缺少生命力。想来她是最懂得:"没有几个女人是因为灵魂之美而被爱上的";"一个女人不管有多么的风华绝代,才华出众,如果没有爱情,那也不过是一朵等待枯萎的玫瑰而已"。似江南橱窗的绚丽,缺少窗外那个欣赏的人,便自失去生机。她的爱情,飞蛾扑火刹那间闪亮,终不过还是繁华过后成一梦。着旗袍的张爱玲有着怎样的情丝:"恋爱的时候,就像与世隔绝般,在风平浪静的日子里,留点空间给自己,留点空间给对方,留点美好给距离,自由可贵,但是,每天数以万计的人,在用自由换取爱情"。为爱痴迷的女人,一生为爱而生,心无旁骛,哪怕低进尘埃,却依旧是人世间最懂爱的那一个:"我爱你,与你何干?"……

她的窗华丽夺目,似焰火璀璨,耀人眼目,却又如昙花一现,短暂的爱终是辜负一生骄傲。窗,生机不再!人,年华已逝!窗里的华丽缺少生机,窗外的人难有灵犀。着上旗袍怎一个知遇了得,于是便赋予旗袍璀璨的生命,一如女人昙花一现的爱情:"我知道我变了,从前的我,我就不大喜欢,现在的我,我更不喜欢,我回去,愿意做一个新的人"。这恐怕应该是只属于张爱玲的《传奇》。

只为一个"懂"字,这一扇窗再难为世人打开。失去窗外那个因懂她而驻足的人,再精致的橱窗也便失去往日生机。恰如江南橱窗倘若离开江南,还会是那一扇美到炫目的窗么?如此单纯的爱,如此简单一个懂字,又怎会需要俗世慰藉?

夏日黄昏,不知不觉便教人迷失在江南琳琅满目的橱窗里,沉浸在《今生今世》中,苦苦追寻孤傲女子迷一样的芳踪……


文字:原创

图片:部分来自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