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amy约好一起去圆明园拍荷花(老法师的习惯动作),头天晚上她说有一套与荷花很配的衣服,就带上了。早上一起拍了半天荷花,拍完没事干就给她也拍了一组照片。


楼兰已毁,

尽管那里曾经有过多少难舍的爱。

多少细细堆砌而成的,

难舍的繁华。

当你执意要做善变的河流,

我就只能成为那迁移无定的湖了。

而我并没有忘记,

每个月夜,

我都在月光下记录着水纹的痕迹。

为的是好在千年之后,

重回原处,

等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