琛哥是正月里出生的。在他刚满周岁的那个春节已经会走路也会讲些简单的话了。

他奶奶带他去村子里拜年,回来的时候发现他小小的衣兜里鼓鼓囊囊的装满了东西,掏出来一看,全是西瓜子!我问奶奶:“怎么拿人家这么多瓜子呀?” 奶奶说:“这是甜的西瓜子,他喜欢嚼着吃。他自己往兜里装的,不让他拿他就哭,说是要带回来给妈妈吃呢。” 瞬间我好感动,问儿子:“你为什么要带这么多瓜子回来呀?” 他说:“甜,给妈妈吃!” 他是觉得:这么甜的东西,我爱吃,那妈妈肯定也爱吃。

  幼儿园第一年琛哥是在乡下爷爷家上的,那时候的他特别调皮,经常惹爷爷奶奶生气。

学校离家很近,所以都是他自己上学自已回家的。一天,中午放学好久仍不见他回家,爷爷有些担心,就沿途去找,哪也没有,爷爷急了,大声叫他也没人应,就和奶奶一起出去找。最后发现他躲在一户人家的墙角,把腿叉开晒太阳呢!爷爷气得要揍他,他一脸委屈兮兮的说:“我要尿尿来不及脱裤子,把裤子尿湿了,我得晒干才能回家呢。”

  三年级那年的三八节,琛哥悄悄的用自己攒了好久的零花钱(那时候家里穷,很少给他零花钱)买了个礼物,然后又用这礼物跟同学置换了一个挂在包上的挂件送给我。是一个纯白的毛绒绒的,有饭碗那么大的可爱的狐狸挂件。只因为有一次我带他逛街时看到了,当时好喜欢站那儿抚弄好久,可是价格贵了没舍得买,而他看到同学那儿有一个,可他攒的钱又不够买,只能买个别的东西再去跟同学换!

老公一脸醋意的逗他:“你咋不送老爸礼物咧?” 琛哥答曰:“你就别和我妈争了,她是女生哎!”

  五年级的时候,有一天我去琛哥学校找他,放学回家后,他说:“妈妈,你以后还是别去我学校了。“ 我问:“为什么?” 他说:“因为同学看你显得年轻,就说你是我后妈。” 我笑了,说:“人家那是夸你妈年轻漂亮呢,你还不高兴?” 他说:“那也不行!同学说你是我后妈,我生气了,拳头一举,把他们全吓跑了!我只是吓他们的,其实我已经很多年不打架了!”说得我笑得直不起腰,那神情,一本正经!好象在说:我已经不做大哥很多年!

  琛哥刚上初一那年,可能是不太适应新的学习仼务和环境,那段时经常很烦燥。

一天晚上放学回来,让他做作业,他就不高兴做,然后干脆不做了,还说不想上学了!我被他一副恹恹的状态惹得心头火起,就威胁说要揍他。他说“你打吧,打死拉倒,反正我也不想活了” 我听了这句话心都凉了,无缘无故的就不想活了!气得我操起家里的竹板做的挠痒笆子就打,他不但不躲避反而躺到地上给我打,也不哭也不叫,就一直说“你打吧,你打吧!” 大夏天的,看着他原本白皙细嫩的皮肤被竹板抽得一道道暴突的红杠杠,我心疼的一边打一边扑漱漱直掉眼泪,直到挠痒笆的头被打断,我杵在那只知道伤心的哭泣。他倒好,反过来劝我“妈妈,你别哭了,我以后一定好好学,不惹你伤心了!”从那以后,我再没打过他。

  我的琛哥长大了,一不小心被我喂成了一个粗壮的汉子!看着他一身结实的板膘,我时常担心他太胖会影响健康,可他每天下了晚自习回来必须要吃得饱饱的才肯写作业,我说:“你每天晚上吃这么多会增加内脏负担的,你睡觉了可你的内脏还得工作,得不到休息,这样下去怎么能健康呢?你得少吃点儿,还得尽量减肥!” 他回我“妈哎,我不吃饱了都睡不着觉,哪还有劲减肥哦!” 我无语了,默默走开……

  记得高考前,儿子回来跟我说:“我们现在可是特殊人群,我们考生要做三天皇上,三天大臣,然后是三个月的小太监!” 鉴于这皇帝时间太短所以一天也不能浪费,吃喝不算,每天晚上回来要求我给他揉腰揉胳膊,不揉就拿脚气薰我!哼,算你狠,小样,我看你三个月小太监的日子怎么过……

  转眼琛哥都开始上大一了!其实很漫长的时间,可又仿佛一转眼的事。因为上学的城市离家只有三四个小时的车程,所以除了周末,只要节假日放假,他都要回来。每次回来前都要提前通知我:“妈,记得烧红烧肉哦!”

老公告诉我,儿子临走前情真意切的嘱咐他:“爸,我不在家时,我妈打你你要知道还手哦!”……小子,你这是恶意损毁我的淑女形象!有种你出来,咱俩单挑,我动手你动口!小样儿,别以为小时候喝过别人的奶就可以不认我这个亲娘。不在我身边我就治不了你啦,小心我给你找个又丑又凶的媳妇儿,让你生无可恋!我啥时候打你爸啦,我哪天不是把他哄得开开心心出门去,平平安安回家来。话说回来了,偶尔他不听话要求给你找小妈,那不教育能行吗?

  今年我生日那天,琛哥照例是要祝贺我的,并且还要发个小红包逗我开心。

因为有朋友在,等我们吃喝完毕到家后已经是晚上十点多钟,琛哥忽然又发信息祝我生日快乐,我正有些诧异,他要求语音通话。刚说了没两句,他开始抽泣,听他的动静我能感觉到泪水稀里哗啦流过他的脸颊,被他左一把右一把的胡乱抹擦掉,有点心疼,他已经好久没在父母面前哭泣。他说:“姑娘要跟我分手了,” 我问:“为什么?” 他说:“因为她说我平时跟她聊的太少了,现在有另一个人陪她聊了。” 我问他:“是不是不能挽救了?” 他说:“姑娘说了,即使没有现在这个人,将来还会有另外一个人!” 我说:“既然是这样,人家的心已经不在你身上,分就分吧,强求下去只能让你从主角沦为配角,将来你还得再为她哭泣。不如趁着这个空窗时期多学点知识和技能,只要自己修炼的足够好,何愁你这大帅哥没人喜欢!” 儿子听完破涕为笑。

我暗自好笑,我的琛哥居然也做人家的男朋友了,而且还尝到了失恋的滋味。看样子是离成熟越来越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