霞浦。下青山特大桥下的渔村。

渔民悠悠地摇着小船或远出或归来。不时有快艇划破波光粼粼的水面。
不大的船以及很小的木屋,或远或近的泊靠在岸。
岸边密密麻麻的竹竿林,稀疏凉晒着最后收获的海带。
远处,青山如黛,仿若一个斜依半卧的老人,悠闲的一边啜饮着淡茶,一边打量着身边这休渔季里不太忙碌的村庄。
对于久居都市的人来说,这小美的风光,却是让人心情大怡,此情之悠然,不亚于骄阳下的阴凉里,呷了一口清爽的功夫茶。

村里屋前,渔民的捕捞工具挂得是错落有致。

这个渔篓,与家乡的巴笼相似,小时见人腰上挂着这个,在田间捉泥鳅黄鳝。

还有两天就是端午节了,这户人家正在赶包粽子。用的是新鲜粽叶,包出来的粽子却像一条条扎成的豆机一样。

靠山吃山,靠海吃海。海边渔民的家常便饭,自然是海产。

新鲜捕捞的现卖哦,两个游客在讲价,渔民这堆海鲜打包一齐硬要120元……贵不?

亲密无间,无关物质,只关风雨。

穷人的孩子早当家,这么小的小不点,放在都市里,还得老人追着求着喂饭吧,看人家,已经屁颠屁颠的忙着给大人拎东西啦~~

一条泊在岸边的木船上,妈妈蹲在船头剖鱼,身旁左右依偎着四个小孩。扛着单反的游客,一见小孩便拼命的追拼命的逗拼命的拍。孩子们便是羞涩的躲,偷偷的望,好奇的看。

村庄不大,住户不多。依在岸边的,一些楼房,一些棚屋。

通常来讲,住在这棚屋里的,应是外地来的打工仔吧。
之前在惠东后门码头曾遇见过成群的来自川东一带的老乡,他们便是专帮渔家出海捕获打捞。他乡遇乡音,总有一种油然的亲切。
想想,他们从小最多只是在安静狭窄的小河边长大,现在为了生计,也可以在海上乘风破浪的了。
这个渔村,一定也有不少来自内地的淘金者吧。
兴旺的渔业带来可喜的收入。简陋的棚屋盛满开心与希望。棚屋的主人也许在期待着,终有一天,他们会攒到足够的钱,那时,他们便可卷起他乡的倦怠,返归故里。

一个个小小的棚屋,装满一个个外乡人的梦想与希望。

这些棚屋,承载了风里雨里多少的辛酸,只有它们的主人知晓。

简陋的居室,相爱的牵手,爱心的陪伴,三两只鹅鸭。

幸福,竟可以这样的简单。

开心与快乐,便是此等的模样~~

趁着游团休息时间,去逛了逛霞浦菜市场。

不算很大的市场,人来人往十分拥挤。不宽的人行过道里,不时有摊贩抬货而过,或是市民们侧身而过打量着一个个摊档给自已的中餐挑选着食材。
肉禽海鲜萝卜青菜样样不缺。只是,这里近海,自然,更多的是海鲜的菜。

赚钱实在不容易。老板娘估计未食早餐,才将见缝插针的咬了口刚剥开的粽子,可是,又有顾客来了要招呼。

热气腾腾的熟食档很是诱惑。若不是拎着沉重的相机,真想买来尝一尝。

真的女汉子!

带着女儿卖桃的女人说,这个桃乃本地产,个虽不大,却很清甜。试吃过,的确甜。

这个豆腐西施,居然还要用绳子为顾客分割成一块一块的,真是服务到家。

霞浦沙江S湾,这个大大的“S”差不多是世界闻名的了吧。

这里的渔村,据说已有200多年的历史了。是一个老屋济济赖海生存的古老村庄。

馒头山附近不远处,村民们正在收捆晒干的海带。

那个海带的飘香啊,直至回到了深圳,仍有余香在鼻息里缭绕......

2017年5月随几得亿大师及菜甲甲组团,摄于霞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