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乡的老屋,难以割舍的乡愁,魂牵梦绕……

那条老掉牙的白色老狗,是童年的伙伴,伴我走过整整十一载的春秋;那条贪吃膘肥体壮的狼狗走丢多年了,唯有照片可追忆……

老屋老了,搬出来后,倍感萧条冷清……侄子的老屋记忆犹新,每每回到老屋,他总有滔滔不绝的幼时故事……

门前屋后开满了蔷薇花,蜂飞蝶舞,沁人心脾……

芬芳是不老的记忆,是陈年珍藏的酒……

屋前的野草疯长,徒增了老屋的荒凉,儿时门前种植的五颜六色的花儿,也因为搬离后没人护理找不到踪迹了,唯有清香从记忆中飘过……

老井的水,依旧那么清澈甘甜……老井见证了我们的童年,青年……记载着童年戏水的种种过往……我们长大远离了故乡,父母却老了……

父亲老了!当年就老了!两鬓霜白……父亲生于1930年那个贫穷落后的年代,饥不裹腹,有生意头脑的父亲背井离乡……那个年代但凡会做点小生意能赚点钱的人都会被划为资本主义……那种环境限制了父亲施展聪明才智……在今天看来是有超前的经商理念值得点赞的行为,当年竟然是兜兜转转,明藏暗躲……

侄子们在帮倒忙,时常会听到父亲责备侄子的声音:"走远点,总是帮倒忙,真能帮上忙时或许你都不愿靠近了!",每每此时,侄子们总是充耳不闻继续我行我素……

小侄子帮拿铁钉,全然不顾父亲时刻的提醒……

父亲很睿智!几乎没有什么活可以难到他!那个知识贫脊的年代,为了养育我们姐弟七人面朝黄土背朝天起早摸黑忙于生计……

印象中儿时很怕父亲生气,无法理解他为何脾气那般暴躁!长大后才知道他和母亲那时为养育一群儿女,温饱未解决,日夜操劳,披星戴月,疲于奔波……父亲是家中的顶梁柱!儿时,只要父亲在,没有办不到的事!母亲是贤内助,只念过一个学期书的母亲,虽然没文化,却目光长远……那时村里很多人都不读书去外地打工赚钱补贴家用……也许是迫于生活压力,负重的父亲也曾动摇过让我们缀学去打工,可母亲坚决不同意!再穷再苦再难再累,都坚持让我们读书……

一辈子都不会忘记母亲讲过的话,母亲是渴望读书的,如今还时常念叨因为不认识字而遗憾!也会因为认对了一个字而欣喜……她说要过好日子就必须好好读书!不读书,出远门就成了聋子瞎子!那时年幼不明白是什么意思,母亲解释说听不懂别人的话为聋子,斗大的字摆在面前不认识是瞎子……母亲说服父亲,有好女才有好女婿!有好儿子才有好儿媳!什么材料的锅配什么材料的锅盖!瓦锅盖与铁锅不搭……母亲没有华丽的词语,只有通俗易懂的形容!……因为父母的坚持!他们象陀螺般运转……永远忙不完的家务事,干不完的农活……印象中家里每年父母辛苦养的猪、鸡、鹅、鸭、以及能换钱的东西全变成了我们姐弟的学费,还东拼西借……那年姐高考,母亲担忧!她说考不上她愁,考上了她也愁!因为考上了没有钱交学费,连一套给姐带去学校的床上用品都没有钱买……终于等来姐被录取的通知书!也终于见到父母久违的笑容!快乐总是短暂的,接下来是父母为了学费又南拼北借……伟大的父亲!伟大的母亲,为了我们耗尽了毕生的精力……没有他们一路负重护航,哪来我们的岁月静好……

没有一刻消停的外甥女想看猪妈妈猪宝宝,父亲抱她去看……

老母亲,勤劳善良任劳任怨,从未向岁月低头,再苦再难历尽磨难为我们付出了所有……几十年一路走来,不舍得吃不舍得穿,把好吃的全留给我们,因为长期的营养不良昏倒卧床不起,一碗芝麻粥下肚后,才清醒下床……因为饥饿和营养不良在干农活时晕倒在地不省人事,还怀着孕,是别人通知父亲去背她回来……儿时不懂事的我们,见到好吃的还没上桌便蝗虫般扫荡,一点不剩……印象中的父母是饥饿的……长大后每谈起从前,曾问过母亲,当年为何不留点给父亲及她自己,她说我们长身体没有吃长不高……饿了,她就喝水,听到瞬间泪奔……印象中记得问过父母为何这么喜欢喝米汤,米汤有什么好喝?终于明白……苦尽了,甘未来,一场大病后,母亲手脚不灵便了,时常无助时常失落,却不忍心给我们添半点累……

父母老了,几十年风风雨雨为我们撑起了一片天!清楚地记得,在母亲中风那年的冬季,陪着父母散步我跟在他们身后,看到他们蹒跚的步伐,摇摇欲坠的身影,在那个阴冷的日子里满目凄凉……

父亲是孤独的!母亲是寂寞的!儿女如同长硬了翅膀的鸟儿,展翅高飞……

时间都去哪了?来不及好好看看儿女,转眼就老了,头发白了,掉了,牙齿松了,脱了,眼睛花了,蒙了,腰板弯了,挺不直了……当年力拔山兮的父亲,脑溢血术后身体大不如从前,老母亲摔倒了,却没有力气扶得起她……

岁月如斯,父心未老!60岁多岁时他有买摩托车搭客的想法,被我们阻止了……70多岁时想外出打工,被我们阻止了……85岁时,他计划和同村一位和他年龄相当的人合作种植,被我们阻止了……去年86岁他有学开四轮电动车短途搭客的想法,又被我们阻止了……这是在乡村,他能看到且他认为他能做到的商机……父亲己经苍老了,在一杯融泪的浊酒里,映出了满面的沧桑,依然没放下赚钱养家养儿女根深蒂固的想法……如果苍天可以让时光倒退40年,让老父亲老母亲回到中年,我愿意少活40年……

父亲是山,是母亲心中的山!是我们和母亲心中不老不倒的山!是坚不可催的依靠……这种身心的依靠一直都在!从未去想,父母依靠谁?有谁可依靠?习惯了依靠父母,却从未想过有哪样一天,他们再也无力为我们遮风挡雨……某年某月某个黄昏,夕阳西下,斜照着两个缓慢苍老的身躯……父亲立于风中,望着落日沉思……那画面入心入髓……别问黄昏,黄昏昏黄……残阳如血……

父亲的眉深锁多年,父亲是有心事的,父亲是缺少关爱的!饱经沧桑的脸庞慈祥且从容,再找不到当年的暴燥!他从不轻易言输,年龄却输给了岁月……岁月悠悠,转眼己是风烛残年!

父亲的爱是深沉的,却从未向儿女索求过半点所需……每次回家,远远就能看到父亲母亲守望在家门前……每次离家,走远了回头远远还能看到父亲母亲在眺望……

世间最好的孝顺是——你陪我长大,我陪你变老!父母不要钱!钱买不到亲情!不要吃好!没牙了!不要穿好,穿什么都不怕谁笑话了!父母是孤独寂寞的!父母需要儿女的陪伴……陪伴的渴望年龄越大越强烈,思念儿女日夜煎熬却从不说出口……每想到此,泪长流不止……

老母亲笑了,外甥一个拥抱换来她如同3岁小孩般单纯快乐的笑……母亲的需求简单,幸福也很简单!

百善孝为先!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世间唯孝不可等!父母在时,我们的人生尚有来处,百年后父母走了,我们的人生只剩归途……年迈的父母,守在生我们养我们的地方,从未离岗,他们日夜牵挂,时刻守望……我们是他们余生在这个世界上唯一的依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