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月5日。上午参观洞里萨湖,下午参观小吴哥。


去洞里萨湖,不是去看风景,而是去参观住在湖上的水上人家。导游说,住在湖上的人是越南难民,好象是因为战争原因留在这里的。他们以船为家,出入不便,生活清苦,物质匮乏。望着那些简易的船屋,心中不免感到沉重。如果是我们住在这里,简直无法想象。和他们相比,我们的生活实在是太幸福了。突然间,有一抹红色映入了我的眼帘。原来有一家的船头上摆放着几盆鲜花,枝头上绽放着大朵大朵火红的花朵,非常醒目,给这里单调的生活平添了一抹亮色。这个家里一定有性格乐观的人吧,尽管生活如此枯燥乏味,却依然能够自得其乐。我们还看到了水上小学和水上教堂。水上小学的房子是这里最好的房子之一,令人感到欣慰,希望孩子们能有一个不同于他们父辈的未来。


游洞里萨湖,要先穿过一条长长的蜿蜒的水道(还是一条支流?)。因为我们团人少,这次坐的是一艘小船。这可比越南下龙湾差远了,在那里无论人多人少,都是一样的大船。我们出发的早,开始水道上只有我们孤零零的一艘船,寂静的水面上只听到马达突突突的声音。不一会,后面来了一艘船,这艘船比我们的船大,很快就追了上来,神气活现地超过了我们,把我们远远甩到了后面。接着,又来了几艘大船,又超过去了。我们还在不紧不慢地航行着。被超车的感觉,大概就是这样吧?唉!真有点郁闷。去的路上冷冷清清的,回来的路上可就热闹多了。好多旅行团刚上来,一艘接一艘的船迎面开过来。两艘船相遇时,对面船上的游客兴奋地挥舞手臂,大声冲我们打招呼:“嗨!哈罗!”有的举起相机冲我们一阵“咔嚓”。来而不往非礼也,我们于是也挥手作答。这样不断地打着招呼,有中国人,有韩国人,还有欧美人,好不热闹。


游湖,付给船家小费2000瑞尔。是一个人的还是两个人的费用,记不清了。


从宾馆窗户拍到的日出。虽然没去小吴哥看日出,在宾馆看日出也不错。


洞里萨湖码头上的猫咪。它们睡得那叫一个香啊,游客围着它们拍照,它们旁若无人地照睡不误。


洞里萨湖岸边。

洞里萨湖的水上人家。

水上教堂。


水上小学。


船屋上的小狗。


游完洞里萨湖,回到暹粒吃午餐。这家餐厅很有特色,从天花板、墙壁,到门窗、桌椅,全都是红木的。团友吕先生和金先生看得两眼放光,和导游开玩笑要拿点什么回去。他们研究了半天,发现只有两个红木花瓶好拿,其它的要么不好拿,要么根本拿不动。

小吴哥,即吴哥窟,也叫吴哥寺,是吴哥古迹中保存最完好的寺庙,也是世界上最大的寺庙。


到达吴哥窟后,我们先在护城河边拍了一张团体合影。这是免费赠送的,每人一张。不象在泰国,还得自己花钱买。背景中有一棵火红的凤凰花,我非常喜欢。


吴哥窟中的标志性建筑,就是矗立在高高的祭坛上的五座宝塔,象征的是印度神话中位于世界中心的须弥山。来到塔下,仰头望去,只觉得宝塔高耸入云(网上说主塔高42米,塔顶距地面65米)。再看那通往塔上的楼梯,也太长太陡了点吧!都快和地面垂直了,简直令人眩晕!俗话说:上山容易下山难。对于有恐高症的我来说,即使有勇气爬上去,到时候可怎么下来啊!我立刻决定明哲保身,表示自己不上塔了,在下面等大家。没想到团友们都不同意,说既然来了,不上塔多可惜啊。让我只管放心上去,如果我下不来,他们就把我抬下来。这时候天上的乌云已经连成了片,空中飘起了细细的雨丝,一副山雨欲来的架势。为了不耽误大家,我只好硬着头皮上了楼梯。心中欲哭无泪,只觉得这楼梯怎么这么长啊,爬也爬不到头。


好不容易提心吊胆、战战兢兢地爬到了塔顶上,刚刚松了口气,一场暴雨就倾盆而下。外面天昏地暗、日月无光,树木在风中狂乱地摇摆,好象随时都会折断一样,整个森林都臣服在这场狂风暴雨的威力之下。我突然想到,每天来吴哥窟的游客不计其数,爬到宝塔上的游客也不计其数,但是能站在这世界的中心,欣赏到这么壮观的一场暴风雨的游客,恐怕就没有多少了吧。能有这种独特的经历,也算是一种幸运。


几座宝塔之间都有连廊相连,我们在塔顶参观了一圈,外面的雨也停了。一想到还要下去,我就觉得两腿发软,心都揪成了一团。唉!如果可能的话,我真想住在上面不下去了。硬着头皮走到出口,没想到在那里碰到了吕阿姨,却不见吕先生父女。吕阿姨说,吕先生父女俩已经下塔去了,她知道我害怕,特意等在这里,准备接应我下去。听了吕阿姨的一番话,我当时差点热泪盈眶,感动地说不出话来。那一瞬间,我仿佛看到了母亲来到了我身边。我拉着吕阿姨,连连说:您千万把好扶手,多加小心,不用担心我。吕阿姨和表妹先下,我在后面跟着,两手牢牢抓住楼梯扶手,眼睛只盯着脚下的楼梯,不往地面看,这样就不会觉得眩晕了。当我的双脚终于踏上地面,一直紧绷的神经才慢慢松弛下来,这时才发现,我身上已经出了一层冷汗。脚踏实地的感觉就是好啊!我无比喜悦,真想欢呼万岁,我成功了!我创造了自己的历史!哈哈。这时候吕先生笑眯眯地迎了过来,说已经把我们刚才下楼梯的“英姿”拍了下来。我听了更加高兴,还能有照片纪念我这次壮举,真是太值了。


常言道:锦上添花易,雪中送炭难。吕阿姨的一番好意,对我来说绝对是雪中送炭,给了我巨大的勇气,支持我平安地爬下了高塔。扪心自问,如果换成是我,恐怕都做不到这点。惭愧惭愧!所以,每每回忆起这一幕,我的心中就充满了温暖和感动。我曾在网上看到过这样一句话:人生最好的旅行,就是在一个陌生的地方,发现一种久违的感动。现在我深深地体会到,这句话说得实在是太好了!


提醒:有恐高症的朋友们如果想上塔顶的话,请一定慎重考虑,最好不要轻易尝试,那可真不是好玩的!


暴雨洗礼过的吴哥窟,清新而朗润。森林、草地和石头上的青苔,愈发青翠欲滴,一树树凤凰花愈发娇艳如火,处处都显得生机勃勃。难怪网上说柬埔寨的雨季和旱季会呈现出两种不同的景象,雨季的柬埔寨景色更加迷人。


吴哥窟远景。


吴哥窟近景。

穿着和凤凰花一样颜色袍子的僧侣。


壁画。


暴风雨。


雨后的吴哥窟。


通往宝塔的楼梯。恐高的人伤不起呀!


猴子。


回到宾馆后,团友们聚在一起商量,今晚是在柬埔寨停留的最后一晚了,大家决定去老市场和附近的商业街逛逛。TT立刻去服务台咨询,带回来好消息,宾馆会帮我们联系车送我们过去,而且是免费的。呵呵,真是太棒了。结果那台车迟到了20多分钟,反正是免费的,迟到就迟到吧。外面虽然又下起了小雨,但也没影响我们兴奋的心情。


我们先去了老市场,那里商品很丰富,食品,纪念品,衣服,丝巾等等应有尽有。我和表妹在那里买了冰箱贴。网上说在市场买东西一定要讲价,所以我也硬着头皮用半生不熟的英语和人家“one dollar、two dollar”地讲价,想想就好笑。


其实我最感兴趣的地方不是老市场,而是在它附近的蓝色南瓜(Blue Pumpkin)。网上好几篇游记里都推荐这个地方,说比起国内的DQ、哈根达斯,味道一点儿也不差,但是价格要比那两家便宜,而且有很多热带水果口味的冰激凌,在国内吃不到,还有各种口味的沙冰也超级好喝。对于我这个冰激凌控来说,蓝色南瓜实在是太有吸引力了。我们从老市场出来后,没费多少劲就找到了蓝色南瓜。我和表妹点了一个芒果沙冰,还点了两个蛋筒,表妹要的是芒果口味的,我要的是朗姆酒口味的。可惜的是,味道没有想象中的好。可能我的口味和别人不一样吧。虽然有点失望,但还是很高兴,亲口尝到了也就没有遗憾了。


蓝色南瓜。


离开蓝色南瓜,雨停了,我们边走边逛。忽然看见路边有一家做“小鱼spa”的,一男一女两个外国人坐在水池边,脚放在水中,一群小鱼团团围着他俩的脚,争先恐后地亲吻着,两个人又笑又叫,场面十分有趣。我的表妹,还有TT和她的先生都动心了,决定也去体验一把。(多少钱忘了,反正不贵。)她们刚把脚伸进水里,小鱼们就蜂拥而至,迫不及待地献吻,只听见尖叫连连,好不热闹。表妹说刚开始觉得有点痒,后来就适应了。TT小两口和那两位外国人攀谈起来,原来他们来自澳大利亚。我们这里玩得高兴,飞蛾们也跑来凑热闹,有的直接往脸上扑,赶也赶不完。表妹忍无可忍,拿出防蚊水喷了一圈,这下终于安静了。


做完了“小鱼spa”,已经快十点钟了,我们恋恋不舍地徒步返回宾馆。这让我想起了2012年在新加坡和团友们出去夜游,上次是七个人,这次也是七个人。真是太巧了!


小鱼spa。


吴哥窟的明信片。在暹粒机场买的,1美元1张。虽然有点贵,但还是忍不住买了。其中的一张,水池里开满了红色的睡莲。我们去的时候,水池里别说花了,连叶子也看不见一片。不知道几月份去,才能看到这样美丽的景色。另外一张,是吴哥窟的全景,从空中拍摄的。乍一看,还以为是模型呢,很漂亮吧。

6月6日。上午自由活动,下午参观女王宫,晚上从暹粒飞往越南胡志明市。


由于我们团没有参加崩密烈的自费项目,今天上午就多出来半天自由活动的时间。大家一商量,决定再出去逛逛。我和表妹来到一楼大厅的时候,看见TT两口子正在和一个年轻的女士聊天。原来这位女士也来自中国,自己一个人独自旅行,刚到柬埔寨,雇了一个当地的导游。她的英语并不好,于是带了一个电子词典,靠这个和别人交流,她就是用这个办法顺利游完了越南。听了这位女士的经历,我觉得既佩服又羡慕。仿佛看见了一位女侠,孤身仗剑走天下。这也再一次证明,只要有了去旅行的决心,语言不通真的不是什么难题。


宾馆外面停着一排等客的突突车,有的司机会说英语,雇车的任务自然义不容辞地落到了TT两口子身上。突突车,就是摩托三轮车,是暹粒最常见的交通工具。我们雇了两辆车,车费10美元。坐在突突车上欣赏街道两边的风景,感觉真的很不错。


我们一行人先去了一个农贸市场,是本地人去的农贸市场,不是专门做游客生意的。用吕先生的话说,来看看柬埔寨人真正的生活,接接地气。市场里面人来人往,非常热闹。各种生熟食品、调料、土特产等等,琳琅满目,和我们国家的农贸市场差不多。看得我眼花缭乱,不知买点什么好,结果什么也没买成。表妹买了3包莲花茶,1美元3包。


我们乘坐的突突车。


暹粒的农贸市场。

我们又在农贸市场周围逛了一圈,在一家类似古玩店的小店里,金先生淘到了一串木雕手串,非常满意。然后突突车司机带我们去了一个小广场,好象是王室的什么广场。广场上有一排高大的树木,大家猜猜树上有什么动物?是蝙蝠!一大群蝙蝠!没想到吧?我们也没想到。只是那些树太高了,枝繁叶茂的,蝙蝠们都藏在树叶里,我们仰着头看得脖子都酸了,一只蝙蝠的影子也没见到,只能听见从树上传下来的吵闹声。它们在吵什么?开辩论会吗?

蝙蝠藏身的大树。


最后我们去了吴哥国家博物馆。博物馆是要买门票的,但是我们时间已经不够用了,只能在外面参观了一番。听说博物馆内收藏了很多吴哥古迹中的精品,没能亲眼看到,实在遗憾。


回到宾馆后,付了车费,会说英语的那位突突车司机又向我们要小费(多少钱忘了),因为他给我们当了导游。我们面面相觑,这导游当的时间也太短了吧?团友们都好说话,就把小费给他了。如果大家去暹粒旅游,碰到一个热心给你当导游的司机,那么就要问问清楚,先小人后君子,把价钱谈好再说。


吴哥国家博物馆。


导游先带着我们去吃午餐,然后去参观女王宫。今天天气晴朗,太阳在空中毫不吝惜地散发着热量,好象就怕我们这些即将离开的游客不知道它的热情似的。红砂石的路面,在强烈的阳光照射下,刺地人睁不开眼。走在上面,仿佛走过热气腾腾的烤盘,有种要被烤熟了的感觉。虽然戴着草帽,穿着防晒衣,我仍然觉得抵挡不住紫外线的威力,头发里都在咝咝地往外冒火。女士们都没心情仔细参观了,只想找个阴凉地方呆着。我们这才意识到,前两天一直是阴天,老天爷是多么照顾我们。现在是雨季,晴天时就这么热。这要是到了旱季,那得热成什么样啊?


女王宫虽然规模很小,但是非常漂亮。不同于其它吴哥古迹,它是用红色砂岩建造的。它的浮雕精美绝伦,可见古代高棉人高超的雕刻水平,令人惊叹。


暹粒前往女王宫路上的风景。

  女王宫景区门口的商店。

女王宫远景。


女王宫近景。

精美绝伦的浮雕。


又见蚁群。


女王宫的森林。


烤箱一样的路面。


我们是晚上的飞机,参考航班VN812,18:20起飞,19:20到达。不到15点的时候我们就到了暹粒机场。暹粒的候机厅很小,不到快登机的时间不让过海关。在候机厅里漫长的等待就有些无聊了,我于是到处参观、拍照。当我站在显示屏前观看上面的航班信息时,走过来一位年轻漂亮的的外国女士,满面笑容地和我打招呼。我凝神一听,她说的是英语。惭愧的是,我的英语都快忘光了,虽然听到一些熟悉的单词,可是根本想不起来是什么意思。我只好抱歉地说了声“sorry”,然后绞尽脑汁地告诉她我英语不好听不懂。可能是我表达的不对,这位女士又微笑着说了一大串…我晕!那种感觉,真是鸡同鸭讲啊!我不知如何是好,正好看见金先生走过来,连忙一把抓住他当翻译。原来这位女士是俄罗斯人,来自莫斯科,她和我们坐同一班机去越南。唉!我又一次深刻地体会到,出国旅行如果会说英语实在是太方便了。如果我英语好的话,就能和这位女士好好交流一番了,那该是多么有趣的经历啊。可惜可惜。


过了海关,在机场里面居然看见了蓝色南瓜。表妹买了一个三明治,我忍不住又买了两个雪糕球,一个是柠檬味的,另一个记不清是什么口味了。好不容易来一次,怎么也得多尝尝吧。


越南的胡志明市,原名西贡。下了飞机后,导游先带我们去吃晚餐,然后送我们回宾馆休息。可能是突然换了环境的关系,那些狭窄的街道、喧闹的摩托车声,还有刺鼻的尾气,都让我们无法适应,团里的女士们情绪都有些低落。我不由得想起了在暹粒的那些日子,清新的空气,宁静的城市,悠闲自在的慢生活,实在太令人怀念了。


胡志明市的宾馆要付小费,每晚1万越南盾。在下龙湾和河内的宾馆,好象没有付过小费。


暹粒机场。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