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早老早,就想去青藏高原走走。传说那里的雪山不仅美丽动人,还犹如圣女般纯洁无一丝污染;天空特别特别的蓝并充满了暇想,仿佛一伸手就能採到那朵朵云彩;藏民们格外虔诚纯朴,那纯洁的人文以及对信仰的顶膜崇拜,仿佛回到了远古……这一切一切,曾经那么强烈地吸引着我。


老早老早,就想去青藏高原走走,但却未行,为何?怕呀!怕那海拔四五千米的高原反应,怕那冰天雪地的寒冷和暴风,还有那穿越几千公里的戈壁沙漠……

终于,川藏公路修通了,青藏铁路也贯通了,穿过了千山万水,雪山草地,戈壁沙漠,到了布达拉宫脚下。

这是一条非常美丽而神奇的天路!


我心早巳向往,虽然我年六十余又有高血压,老伴七十但腿还结实。趁现在兴趣浓,趁现在还走的动,趁交通方便还有点闲时闲钱,就去拉萨吧,去青藏高原吧,去实现这梦寐以求的愿望吧!

于是,2017年六月初,我们坐上了成都到西宁的列车。到西宁,主要是游青海湖,以及日月山等景区。

我还约了两位女友同行,我们一行四人到西宁后,就包了一台小车,二日游青海湖,包括离湖不远的日月山。

还未到日月山,就见山坡上的五颜六色的五个大字:美丽日月山。山上山腰到处都挂满了经幡,随风哗啦哗啦地暄哗。旁边多有白色或浅黄色牦牛,其背上都有彩色背带什么的,旁有穿戴五色藏民在招呼游人骑牦牛,或提供藏民服摄影的叫喊,加上建筑物的辉煌和多彩,这一切一切,使人感到新奇而美丽。

翻过上图这个山亭,山那边的景色截然不同。这边是青藏高原,那边是黄土高原。这也是我国外流区域与内流区域、季风区与非季风区、农业区与牧业区的分界线。

日月山海拔3521米,属祁连山脉,古时为中原通向西南地区和西域等地的要冲,是显赫一时的军事要塞,商业要通,现人称之:唐蕃古道。

终于见到了青湖海!

青海湖有着"中国最美的湖"和"高原蓝宝石"的美誉。如果说湖泊是大地的眼泪,那青海湖一定是饱含感恩和深情的那一滴。她不仅仅是一个生态的湖、一个神奇的湖、一个感知历史沧桑的湖。同时也是一个会唱情歌的湖,一个放飞心灵的湖。

此时,我们在这美丽的湖畔,尽情地任思绪翱翔,犹如这湖中自由而欢快的鸟儿。

众多湖泊都以瑰丽秀奇为人所爱,青海湖单单把瑰丽舒展为平淡,把秀奇换成一种壮阔。在这里,草原和大海得以对接。草原的优美,海的浩瀚与湖的沉静交织在一起,成就了清海湖的博大之美。

青海湖是美丽的,连同她湖周围岸边人文和景色。那幢幢或大或小的帐蓬、五彩飞扬的经幡、纯朴的藏民及牛羊、绿色的草原及各色小花,以及那茫茫的雪山峰……一切都那么和谐而安祥。

这上下几张手机摄影,不过是她美丽湖畔的一小小角落。

其实,青海湖也是喧哗的,尤其是在鸟岛。这里是鸟的王国,有天鹅、鸬鹚、班头雁等多种鸟。

那天下雨,然这湖边的崖石上,仍见数不清的鸟类,它们忽儿冲上云霄,忽儿扎进湖里,忽儿又在这崖石上扑腾。多在天上时,雨朦朦的天上更是黑压压的一片,只听鸟叫声吱吱喳喳,上千只鸟儿的鸣叫压住了风响雨声响,好一壮观的鸟景。

可惜,我们都不是摄影师,摄技也太差太差。我们的手机对着天空时,它们巳潜入湖里,当摄头对着湖水时,它们又飞到了崖上。它们飞的那么快,这崖上的也没抓拍好呀。

倒淌河,是青海湖的一个小溪河,如今已成为一个小景区。我们的小车经过此处,没来的及进去看看,只是透过红色的经幡,摄下了里面的小亭小河,还有远方的雪山。

我们小车沿着青海湖往西驰,经过黑马河到了茶卡盐湖景区。这是一个很大的自然

"盐海",据说青藏高原在远古时期是海洋的一部分,经过长期的地壳运动抬起变成高原,海水随着地壳的变化而在一些低洼地带,从而形成了盐湖和池塘。

那天,天下着大雨,天也因此而显黑朦朦雾胧胧的,然在茶卡盐湖景区,地下的盐海却白的透明,白的发亮,白的如镜子一般映出倒影。天色物色人影反映在盐海地下,天和地浑然成一体,也是一番美景。

别看我们四人都在六七十岁的年龄了,然游青海湖、日月山,海拔三千多米无任何高原反应,这给了我信心,继续向圣神而向往以久的西藏去。两女友因为之前巳去过西藏,我们在西宁分手,我和老伴坐上了西宁去拉萨的列车。

我和老伴在布达拉宫广场上,那兴奋激动的心情无言以表,手机摄下了张张欢乐的场面。

登上布达拉宫,认真仔细地逐一参观。这里收藏和保存了极为丰富的历史文物,神圣的殿堂内不容许拍摄,只能慢慢欣赏或静静虔拜。我对藏传佛教不懂,但那里面深博的内容及多元化的显现,巳足令我静心领会,至诚至尊地学习了。

我依依不舍走出布达拉宫最后一道门,在高大庄重的红墙门边,老伴用手机为我留了影。

那天我是最后一个走出布达拉宫的,回头看,身后通往布达拉宫的路,已被拉起了布条。山腰观布达拉宫,在蓝天白云下,仍神圣庄严,风采依然。

布达拉宫广场,每天都有不少各地的僧人们来此观光。

广场上还有和平鸽,我与和平鸽也有近距离接触。

布达拉宫下的虔诚的祈祷者,男女老少皆有,源源不断,无时无刻都能看到。

这位藏族妇女把幼婴放在一边,自顾自地虔诚地朝拜着。

整个拉萨,朝拜者随处可见,尤其是布达拉宫附近和众多的寺庙周围。这大昭寺门前,朝拜者更是多多。

这位大爷看样子有把年纪了,虔诚地在大昭寺门前祈福朝拜。他来此多久了不知,还要虔诚多久也不知。

这些脚残的藏民,在大昭寺外的八角街,一步一拐地围绕大昭寺"转经",以示对供奉在大昭寺内释迦牟尼佛的朝拜。

在这里,身体健壮的男女老少藏民,更是源源不断的,从远远近近来到西藏,来到拉萨,来到这里的大大小小各个寺庙,朝拜及转经。

围绕大昭寺转经的藏族老人,转累了,在八角街坐下来息一会儿脚。

另一寺庙外的这对藏族老夫妻,看样子是特来朝拜的,而且不是朝拜一会儿就走的,他们的携带物中有吃喝用具和食物。此时,也许他们累了,也许寺庙前没有空位了,他们正坐在树荫下休息。

圣湖——羊卓雍错,是西藏最大的淡水湖,湖水清澈晶莹,周围雪山耸峙,景色十分美丽。

据说,这里还是藏南最大的水鸟栖息地。每当产卯季节,湖上的十多个小岛便成了天然蛋场。

可惜,我们来时不当季,那壮观的场面我们没看到。

离开羊卓雍错,汽车向日喀则驰。一路上山路,一路见远远近近的茫茫雪山峰。

我们来到西藏四大神山之一,乃钦康桑峰脚下。这里公路边海拔5020米,面前的顶峰7191米。高出公路两千来米,却仿佛触手可及。然每跨上一步,都会令人喘不过气。

这年轻游客在高峰半腰,给藏族姑娘摄影,我在下面不远处,留下了他们欢快的场面。

在西藏旅行,虽然我们旅行的季节在六月初的夏季,但随着海拔高度,茫茫雪山随时可见。在去林芝的路上,我们穿越了这白茫茫的雪山后,又见胜似江南,柳暗花明的林芝风光了。

我们来到美丽的巴松错景区,这里青山如黛,雪峰连绵,风景迷人,素有"东方日内瓦"的美称。

湖边草地青葱,一些年轻游客席草地而坐取乐,几只藏香猪在一旁凑热闹。

藏香猪,这小牲口不仅其肉香鲜人爱,还样儿小巧灵敏逗人欢喜。藏民多是散养,这几位小孩正和藏香猪玩的欢。

不远处的藏东南文化遗产博物馆。

雅鲁藏布大峡谷,位于林芝地区米林县派镇。不要认为没啥看头,这只是它的谷口,深入几十千米,有南迦巴瓦雄姿,雅鲁藏布江的跌水和瀑布。

世界上最高的大河——雅鲁藏布江,发源于西藏喜马拉雅山北麓,它以壮婉而美丽的身姿,从西向东贯穿西藏南部,它美丽而活跃了雪山草原,生生不息,奔流不止。

藏族人是非常好客的,我们在雅鲁藏布江附近的一个小村庄参观,这个叫普巴的妹子热情地叫我们去她家作客,并用酥油茶、糌粑招侍我们,离开村庄时我同她了合了影。

去青藏高原,这"天路"真是神奇而美丽。从西宁到拉萨的列车上,沿途风光或秀美,或峻丽,或大雪压峻峰的豪壮,或雪化冰释的舒展,加之牦牛羊群的休闲,时有野生动物的出入,村庄和藏族人文景观的点缀……一路美不胜收的画卷。

这最后的几张图片,均来自开动着的列车上或汽车中,隔着不是很干净的玻璃,在晃动和景不断地交错下,摄下了这里司空见惯,见惯不鲜的美丽。

火车上看到的川藏公路,青藏铁路,在茫茫的大地,峻美的雪峰下,它气壮山河,纵横戈壁高原,美艳无比!

我的摄技太差,又是傻瓜相机,见到的那般壮美,摄下的差远。留点遗憾,下次再来吧。


老幺妹文字(原创)

摄影:老幺妹 老简

旅游时间:2017年六月上旬

制作于2017年六月底


  谢谢阅读 谢谢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