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年暮春的一个早晨,忽然传来一个噩耗陈忠实老师走了!我开始还不相信,以为又是网上炒作罢了。但接下来的全是关于他的报道,才不得不接受这一残酷的现实。陈忠实老师已离开我们很久了,但我的心情依然还没从悲痛中走出来。认识陈老师是从他的几篇短篇小说开始的,喜欢上他是读他的《白鹿原》开始的,那时我正上高中拿到那本书一口气读完。我被书中所展现的栩栩如生的人物所吸引,也为书里那如史家般深邃的厚度而震撼。后来我又看了他的其他作品,经常在网络里和媒体上关注着老师的新闻和动态。我多次路过蓝田的白鹿原,看着高速路旁的标志脑海就会幻化出白嘉轩等一众人来。我想等以后会有机会去拜谒先生笔下神圣的白鹿原,因为我觉得自己还没有准备好。我很庆幸和陈老师都是陕西人,且我们的故乡离的也不远,大概不到一百公里吧!可没想到等来的却是先生离世的噩耗。他走的太突然了。从此白鹿原上再无神鹿了,因为先生就是那头有灵性的白鹿。

  陈忠实走了,却留下巨著《白鹿原》;路遥走了,却留下经典《平凡的世界》。如果当代中国文坛没有陕西,那将是不可想象的,就像盖房塌了一角。如果陕西文坛没有陈忠实,那将黯然失色构不成一块完整的拼图!我一次次怀着虔诚的心情拜读老师们的作品,眼前便浮现出他们坎坷而多彩的人生。他们的作品就像黑夜里的火把,照亮了我迷茫的人生,指引我前进的方向。纵使再过几十年也依旧会散发出耀眼的光輝,影响着后来的人们。

  看当代作家财富排行榜,陈忠实老师居然排在十几名之外。我真为我们这个时代感到悲哀!我一贯不屑于那些所谓的“快餐文化",和用身体去写作的所谓`美女作家`。这些林林总总的乱相,让原本并不繁荣的文坛显得更加凋敝。也许我的观点有失偏颇,这才招致有人反对。这也是迟迟没有把这篇文字拿出来的原因吧!可是你看看连国家领导人都送来花圈,还有那么多的老百姓都自发地赶来为陈老送行,我又释然了!一位作家不是看你的财富有多少?而是看你的作品能否经得起时间的考验!大师就是大师,经典永远无法超越。倘若过了十年几十年上百年还能得到读者的认可,那才称得上是经典名著!比如鲁迅,永远是这个民族的精神文化符号与象征。陈老师说的对,看一位作家的好坏是要看他的作品扎实不?陈老师走了,但他留下的作品永垂不朽!

  那些天几乎铺天盖地都是悼念陈忠实老师的文章,我也是每次看着看着就泣不成声,鼻涕一把泪一把,洗了好几次脸都不能自抑。仿佛失去的是我一位至亲长者,让我久久无法释怀。我好像没有资格去写点文字来纪念先生,因为我只是个爱好文学的草根而已!和陈老师的年龄相比我就就是个小字辈,可实际已虚度四十多载光阴,只是凭着一腔热血喜欢一直追逐到现在。陈老师的《白鹿原》刚一出版我就买了一本,后来不知被谁借去弄丟了。反正也落到一位爱书的人手里,算是没辱没它的价值想想也就欣慰了!

  有的人走了,就像一阵风刮过留不下什么痕迹。有的人走了,却刻在人们的心中。十年,几十年,甚至上百年人们都会记得。这就是平凡与伟大的区别。他们的作品会将他们保存下来。陈忠实、路遙就是中国文坛的最亮的星辰。记住他们,就是好好拜读他们的作品。在他们的作品里与他们做心灵的沟通交流。

  今年正月最后的一天终于遂了我多年的一个心愿,我虔诚地踏上先生笔下的蓝田白鹿原。一到北大门就看见那头神鹿正昂首奋蹄矗立在哪里,可在我心中真正的神鹿却早已驾鹤西去。

  我走在一座座明清建筑的院落里,墙上挂着电影或电视剧的剧照。这个是白嘉轩的家,那个是鹿子霖的家。还有朱先生的学堂,村公所,祠堂,药铺等电影电视里的场景都出现在眼前。我又被带到小说的情节里,仿佛白嘉轩、鹿子霖、黑娃、小娥等一众人物栩栩如生站在面前。他们就圪蹴在碌碡上正端着粗瓷老碗酣畅淋漓地咥着油泼面,那红红的油泼辣子看着就让人食欲大开。咥美咧!抹抹额头的汗水意犹未尽,然后再爬到黄土梁上可着嗓子吼一声秦腔。这才是真真的秦人关中楞娃。

  陈老师已经走了一年多了,又恰逢春暖花开的四月天。我觉得心里的话不吐不快,总想说点什么写点什么。尽管我只是一名卑微的文学爱好者。人微言轻,才敢想敢说。


写于2016年6月,改于2017年6月。